青少年吸毒漸趨隱蔽 何少金質詢如何應對

  【本報訊】立法議員何少金關注青少年吸毒漸趨隱蔽的問題,質詢當局有何應對措施。

  根據濫藥者中央登記系統今年上半年統計,呈報人數及青少年呈報人數雖持續減少,但在家中吸毒的案件同比持續上升,說明青少年濫藥漸趨隱蔽。青少年吸食冰毒之比例亦上升,達百分之四十二,接近「K仔」的百分之四十八。另外,呈報個案中有犯罪記錄比例亦上升,反映吸毒與犯罪互為影響,為禁毒工作帶來不穩定因素。這些情況說明禁毒工作任務更顯艱巨,我們絕不能掉以輕心。

  本澳雙職工、輪班工作家庭和單親家庭增加,父母管教子女時間減少,管教方法缺乏針對性,其次,亞洲地區加強對「K仔」原材料的監管,毒販改為生產更多冰毒以滿足需求。近年新型毒品湧現,部分製作工序簡單,甚至可在家居廚房合成,配方亦可在互聯網上獲得。凡此種種,成為青少年選擇在家中濫藥的誘因。我們必須使學校和家庭認清形勢,加強與青少年的溝通,攜手合作,建立教育和預防機制,施行針對性教育,幫助青少年抵制毒品的誘惑。

  何少金說,禁毒工作關鍵是教育。許多國家已經做了大量工作,並積累了不少經驗,值得澳門借鑒。他們重視社區禁毒教育,通過具有廣泛性、群眾性、互動豐富的禁毒活動,把毒品的危害和流行趨勢宣傳到老幼皆知;一些國家還特別重視在學校開展禁毒教育,針對青少年的年齡特徵,開展各類防毒禁毒活動,引導青少年選擇健康的生活方式。反觀澳門,現時在毒品危害、毒品防範的日常宣傳教育上仍存在覆蓋面不廣、手段單一、工作流於形式等不足之處。許多市民對毒品犯罪和有效預防存在認知不足,大大影響禁毒效果。因此,加強社區禁毒宣傳,嚴厲打擊吸毒販毒,鼓勵市民及時舉報,在源頭上予以堵截,是政府和全社會必須共同承擔的責任。

  何少金說,戒毒亦是禁毒的關鍵環節。吸毒者持續減少,毒販就難有存在的空間。因此,為了有效地開展禁毒工作,必須把戒毒工作做得更具體、更細致、更具實效。本澳現時暫未實施強制戒毒措施,戒毒工作的效果未能彰顯。近年,社會和民間團體多次提出強制戒毒推行方案,但有關當局回應指當中牽涉法例修改、資源調配以及跨部門工作規劃,需要再作研究。禁毒委員會亦就此向當局提出意見和建議,社工局稱會繼續跟進,但結果如何,至今未有公佈。戒毒工作須作長遠規劃,政府很有必要適時制定工作時間表。

  何少金質詢當局:

  1、針對新型毒品不斷推陳出新和難以即時定義等情況,政府必須在法律上予以解決,現時澳門的相關法律能否跟上形勢,有效地打擊新型毒品對青少年的危害呢?面對青少年濫藥漸趨隱蔽的情況,當局有何措施應對?

  2、當局的社區毒品防治宣傳策略和措施如何?怎樣構建“家庭、學校、社會”三位一體,全社會齊抓共管的禁毒教育和防治體系?

  3、針對民間提議的強制性戒毒措施,當局就有關方面的工作進展如何?澳門是否有條件實行強制性戒毒措施呢?由於本澳禁毒法律相較周邊國家地區,刑罰較低,本澳不少涉毒的青少年因受到毒犯的教唆而誤入歧途,當局會否考慮提高刑罰嚴懲教唆犯呢?


傳送給  


華澳日報有限公司
社址:澳門慕拉士馬路二三一號南方工業大廈十五樓E座
電話:(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八、(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九
傳真:(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六四、(八五三)二八七一七五七二
電郵:(行政)correio@ macau.ctm.net,(編採)sanwaou@yahoo.com.hk
All Copyright by JORNAL SAN WA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