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華澳人語
華澳人語

更高層次地思考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行政長官賀一誠在二零二一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中提出澳門特區政府明年度施政總體方向及主要任務之一,是主動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其中包括深化區域合作,主動對接國家「十四五」規劃,積極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和「一帶一路」建設,加快推進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具體內容有,澳門特區要把握機遇,主動對接國家「十四五」規劃,加快推進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加快建設橫琴「澳門新街坊」項目。加強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橫琴口岸澳方口岸區及相關延伸區第二階段部分區域將於二零二一年底開通,粵澳新通道(青茂口岸)將於二零二一年啟用。研究推動澳門車輛經港珠澳大橋口岸進入廣東行駛。完善便利澳門居民在內地發展和生活的政策措施。參與和助力「一帶一路」建設工作,打造好國際基礎設施投資與建設高峰論壇等重點平台。推進「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建設,全力配合辦好第六屆中葡論壇部長級會議。
  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這個題目很大。除了是在狹義上,賀一誠上述的具體內容,及尚未受到邀請但應積極爭取的「亞投行」等之外,也有廣義上的,就是不但要在物質建設上,而且還要在非物質建設上,密切配合國家「十四五」規劃及二零三五年願景目標。
  在狹義上及物質建設方面的內容,賀一誠在施政報告及昨日回答議員們的提問,以及前日回答記者們的提問中,已經闡述得很清楚很透徹,而毋庸筆者「虎尾續貂」。
  不過,似乎還有可以予以補強之處。如賀一誠昨日在回答議員「澳門如何參與國內國際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的問題時,指出澳門是「雙循環」的交匯點,因此希望本澳青年、企業多到內地開發線上銷售。他稱,引進知名電商來澳,帶動本澳開展跨境電商,跨境電商便是直接經濟循環方式。
  「雙循環」的交匯點,不但是物質建設領域的「內循環」與「外循環」的交匯點,也應是在非物質建設領域,充分利用澳門特區實行「一國兩制」的特殊有利條件,尤其是自由港政策及單獨關稅區地位,來充分發揮交匯點的作用,推動跨境電商業產生「加值」效應。
  實際上,近年來內地群眾的消費力大幅提升,踴躍出國旅遊。除了是親身體驗異國風情之外,就是購物尤其是奢侈品。早在二零零五年,上海《新民周刊》就以《血拼》為封面專題,以英文「SHOPPING」諧音來形容中國遊客在購物時的「血拼」景況,還羅列了大量的具體數據,指出中國遊客的消費額,已經超越此前曾經長期高居榜首的日本遊客,因而受到全球主要旅遊市場國家的歡迎。這還發生一段插曲,台灣地區「行政院長」謝長廷的幕僚,根據筆者提供的《新民周刊》公開報導「血拼」的資料,撰寫報告建議開放大陸居民到台灣旅遊,而獲得陳水扁裁示批准。
  但一場新冠肺炎疫情,使得這種「血拼」景況嗄然而止。今年的國慶中秋黃金周,內地跨省旅遊盛況呈現井噴式景象,除了是已經被壓抑了八個月的旅遊慾望「報復性」地爆發之外,也是對不能出境旅遊的替代補償。但畢竟無法達成「血拼」的願望。在全球普遍注射疫苗之後,亦即國際權威專家預測的二零二三年才可以恢復全球人員流動之前,內地群眾的「海外血拼之旅」仍然未能恢復進行。
  已經意識到澳門是「電商雙循環」交匯點的澳門特區政府,適宜「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地思考,充分利用這個巨大的商機,在與拱北海關密切合作,力圖防止走私逃稅的前提下,組織協調澳門的電商與內地的著名電商合作,以作為自由港和單獨關稅區的澳門特區,或是加上享受特殊政策的橫琴新區為基地,為內地居民代購海外的奢侈品?這也是一個「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重要業態,說不好澳門將會成為「國際電商中心」,與「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及「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平台」相輝映,毫不遜色於香港的國際航運中心、國際金融中心。即使是在疫情完全平緩之後,仍然可以繼續發揮作用,為那些因種種原因而未能親自到海外旅遊的內地居民,提供「代血拼」服務。
  施政報告提到鼓勵大灣區企業來澳門發行債券,及支持離岸人民幣業務的穩健發展。其實《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更要求澳門特區建立以人民幣計價結算的證券市場、綠色金融平台、中葡金融服務平台。因而今年初有內地專家研擬了建立澳門第二證券市場的方案建議。這兩者之間可能不是同一回事,但一個特朗普非法「制裁」香港特區的事件,卻使得澳門可能會成為香港證券市場「避險」的分擔市場。畢竟,上海、深圳的證券市場不具「一國兩制」的優勢,而特朗普卻在非法「制裁」香港特區的同時,對中國企業尤其是國企到紐約證券市場上市加以禁制;即使是拜登上台,也將一時難以扭轉美國目前的「反華」暗流。這就使得內地尤其是廣東省的企業要籌集資金,缺少「門路」。實行「一國兩制」,而且並非是美國針對對象的澳門特區,就可扮演重要的角色。當然,需要很多高規格條件,如人才等,而法律也是其中之一。賀一誠昨日在回答議員提問時,作出了加緊債券市場的法制建設,希望明年可逐步落實,有系統並紥實地向前發展的承諾。希望能夠得到盡快實現。
  賀一誠昨日提到,澳門首個五年規劃已基本完成,各項指標符合當初制定的要求,第二個五年規劃留待中央明年三月公布「十四五」規劃後再制定。這是正確的。因為雖然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已經就制定「十四五」規劃及二零三五年遠景規劃作出建議,但這只是總體及框架性的文件,還要等到明年三月全國人大通過「十四五」規劃及二零三五年遠景規劃後,才知具體及詳盡的內容。既然要融入及密切配合國家發展大局,就必須與其相銜接。因此,澳門的第二個五年規劃,必然與國家「十四五」規劃完全融合。
  但不能原地踏步。目前澳門的「新基建」似乎還是停留在十多年前國家為了應對國際金融風暴時,所採取的「新基建」策略如興建高速公路、高鐵等,以基建來推動GDP的情況,因而是一興建公屋及跨海通道等大型基建項目為主。
  這是有必要的,而且也符合澳門的實際情況。但還需「雙管齊下」,與習近平主席的「新基建」目標看齊:包括高端製造業領域、自主可控領域、生物醫藥行業、新能源汽車產業、傳感器產業等。當然,其中一些領域或產業是澳門不具備條件的,但其中一些是澳門現正進行卻仍待進一步提高,或是有條件而未有設計,可以進行嘗試的。作為「非佛系特首」的賀一誠及其智庫團隊,適宜多想辦法,在這方面下功夫。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11-18 04:1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