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一項綁架公務員反對政府政策的拙劣行為

  「尋常新聞歲歲有,惟有今日出得殊」。作為公務員團體,應當是在為廣大公務員爭取合法合理權益的同時,團結起這些執行政府公務的基層工作人員,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成為特區政府履行「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職能的「共同體」。但澳門有一個聲稱是公職人員協會的公務員團體卻偏要說「不」,除了是為了提高自己的薪酬福利待遇而「發聲」,因而可以說得上是與自己的身份相關之外,並沒有履行其他的與自己身份相關的義務:包括對會員進行行政執行力的培訓,以提高會員在執行公務時的能力;以及指導會員們積極努力地做好公務工作,以自己的實際行動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提升特區政府的整體績效,使得澳門特區的經濟更繁榮,從而達到「水漲船高」,廣大公務員進一步提升薪酬福利待遇也就具有可靠的物質基礎作支撐。反而是對特區政府的各項施政行為表達反對的立場,動輒就上街遊行抗議。就像一家企業的員工,經常上街抗議及反對自己的老闆的營商業務,非要老闆成為「跛腳鴨」不可,卻又要老闆大幅加薪一樣。
  這不,當特區政府為整治交通,推出新的違泊車輛解鎖費率措施後,作為在廣義上也包括執行該項公務的公務員在內的某公務員團體,卻再次拉隊上街遊行抗議。這一次,連通常是與該團體「同聲同氣」的一些網上社交媒體,也看不過眼了,指責他們是「食碗底反碗面」,「倒」自己老闆的「米」,並未自己的同事在執行職務時製造障礙。甚至有人在電台的聽眾互動交流節目中表示,後悔曾經將自己手中的一票投給這個團體推出的候選人。這位聽眾指出,自己作為公務員,作為警察,為執行自己的公務,日做夜捱,都是為了暢順交通,讓市民有一個舒適的出行環境,工商各業的經營更為暢旺。但在目前車輛擁有量激增,道路建設未能跟隨得上之下,希望政府能採取必要措施,以「辣招」來強化交通管理。而這個公務員團體的代表人物,也有呼籲政府推出「新招」改善交通。但是,他們卻像「好龍」的「葉公」,當政府的「新招」出來了,卻上街遊行抗議了。這豈不是自打嘴巴?
  其實,有心水清的人更是看穿了週日這場遊行的「醉翁之意」,是要借題發揮,「項莊舞劍」地「劍指」司法警察局拘捕該團體頭頭涉嫌販毒的一對兒子的公務行為。並要轉移視線,把自己打扮成「受害者」,暗示警方是對自己實施「政治迫害」,以騙取不知真相的人的同情,進而在即將到來的第六屆立法會選舉中,騙取更多的選票。實際上,就在幾天前的記者會上,該名頭頭不但拒絕為自己的管教不嚴而向社會道歉,相反還煽動人們將「火頭」燒向行政長官。因而在昨日的電台聽眾互動節目中,有可能是警員的聽眾表達擔憂,以這位頭頭的行事風格,當其兒子的販毒顯行進入司法程序時,可能還將會發動該公務員團體上街遊行,譴責特區政府對其進行「政治迫害」,並要求將販毒行為改為「合法」,至少也應修改《刑法典》,降低販毒罪的刑罰。
  這並非是杞人憂天。因為這位頭頭已經有著太多的類似「前科」,經常是指鹿為馬,顛倒是非黑白,策劃於密室,點火於基層,不把自己的上司以至「老闆」鬥垮鬥臭,誓不罷休,甚至還要「腳踏兩條船」,享受著中國澳門特區對公務員的豐厚報酬,卻要去附和某國國會「譴責中國侵占越南領海」,及「歡迎達賴喇嘛到訪」的反華行為。因此,當其一對「寶貝」兒子的涉嫌販毒行為移交司法機關依法審判時,說不好他還將會抓住某些社會議題,又一次發動其領導的公務員團體上街遊行,進行一番「項莊舞劍」式的意淫。
  其實,這也是某些人實行「澳門式拉布」的行為。這使人想起了日裔美籍學者福山在其所著的《政治秩序和政治衰落:從工業革命到民主全球化》一書指出,「良政善治」核心論點是:一個秩序良好的社會需要三個構成要素:強政府、法治和民主問責;而且三者缺一不可。民主並不是第一位,強政府才是。像印度那樣,由於議會、政黨、工會、公民組織以及各種利益集團的諸多牽制,許多計畫遭遇各方爭議阻擾,訴訟不斷,曠日廢時,最後往往無功而返,就不是「良政善治」。
  實際上,本來民主政治是「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但在臨近地區,卻演變成了「少數挾持多數」。比如香港特區的泛民議員「拉布」,台灣地區「數人頭」變成了霸占主席台的「揮拳頭」,就是要阻礙政府有利於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的法案獲得通過,讓政府的政令出不了政府總部,從而為推翻政府製造「無能」的「事實」及社會氛圍。這是另類的「顏色革命」手段。善良的人們,必須警惕這種卑劣手法,也正在被引進我們澳門特區。
  新《土地法》立法過程中的「擴權」行為,除了是未能準確領會基本法有關「行政主導」、「保護私有財產」及「無罪推定」原則等的規定之外,恐怕也與目前正在泛起的民粹主義密切相關。其實,澳門早就已經出現了「拉布」的現象。雖然在特區立法會中,建制派議員佔多數,反對派議員無法仿效「拉布」,但在社會上的「拉布」現象卻比比皆是。無論是西灣湖夜市的計劃,還是新中央圖書館的選址,都是反复無常,今天的我否定昨天的我。總之一句話,就是有些人其實並未實質接觸過法律及公共行政以及各種專業領域,但偏偏就以「周身刀,把把利」的「專家」的面目出現,能夠阻滯特區政府的發展計劃,就不管有關項目是否存在「利益輸送」,總之就是要反對,讓自己能展現「喊水能凍結」的「實力就夠「爽」!「爽」了自己的「意見領袖」滿足感,卻阻滯了特區的發展和「澳人」的福祉。
  倘這些民粹主義者只是為了力圖建立自己虛幻的理想,卻也符合反對派的本意。實際上,既然是實行「一國兩制」,就應當容許有「反對派」的活動,這並不可怕,相反還能凸顯「一國兩制」的自由度和包容性。但有的人卻是挾著私心去大搞民粹。就以前日的這場遊行為例,表面上看是反對交通罰款加價,實質上卻是這場遊行的發動者因兩個兒子被警方揭發涉嫌販毒而將之拘捕,但其本人在記者會上的惡劣表演引發天怒人怨,社會輿情迅速發酵,因而就挾公洩私憤,並意圖轉移視線。
  今年將進行第六屆立法會選舉。選民們應當擦亮眼睛,不能將那些專門反對政府依法行政,或是在立法會議場內擲紙飛機搗亂的人,選進立法會。否則,澳門特區立法會就真的象別的地方那樣出現「拉布」現象,澳門特區政府的行政效率,及習近平主席讚許的澳門特區「風景這邊獨好」形象,就將受到損害,這是任何熱愛澳門的人,都不願見到的。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1-10 15:41:2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