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葡國前總統蘇亞雷斯逝世說開去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昨日向葡國總統德索薩致發唁電,代表中國政府和人民並以個人的名義,對葡國前蘇亞雷斯逝世表示深切的哀悼,向蘇亞雷斯的親屬表示誠摯的慰問。習近平在唁電中指出,蘇亞雷斯先生是葡萄牙卓越的政治家和領導人,也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為中葡建交和澳門問題解決作出了重要貢獻,是中葡關係發展的積極推動者。習近平強調,中方高度重視中葡關係發展,願同葡方一道,推動雙方各領域合作向前發展,開創中葡關係更加美好的未來。
  此前,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也發出唁函,對葡國前總統蘇亞雷斯的離世表示深切悼念和緬懷。崔世安指出,蘇亞雷斯先生除了是葡萄牙傑出的領袖之外,也與澳門有著深厚的淵源,曾先後三次到訪澳門,他還支持推動了中國與葡萄牙關於澳門問題的談判。如今他與世長辭,實感悲痛,值得我們永遠懷念。
  蘇亞雷斯與澳門有緣,不單止是他曾三到澳門,更因為他的開明政治決策,而使得中國政府恢復對澳門行使主權的過程更為暢順。其中,有他在任葡國總理時,承認澳門是中國領土,為澳門回歸奠定了政治基礎。而在中葡談判時他出任總統,而葡國的政制較為特別,參加中葡談判的是葡國政府,但按葡國憲法規定,澳門是由總統管轄,當政府與總統並非同屬一個政黨時,就有矛盾。比如澳門回歸年期問題,政府和總統就顯得不同調,最終還是召開國務會議,並由蘇亞雷斯拍板,才獲得妥適解決。
  實際上,在中葡有關澳門問題的談判的過程中,葡國社會黨扮演了較為正面積極的角色。在當時,總統蘇亞雷斯是中間偏左的社會黨,總理斯華高是中間偏右的社會民主黨。在中葡談判過程中分歧最關鍵的澳門移交年期問題上,中方按照鄧小平「在本世紀內實現國家統一」的設想,提出在一九九九年結束前收回澳門的訴求;而葡方則以澳門不像香港那樣具有年期限制的「不平等條約」,及希望能在撤出澳門之前擁有足夠時間搞好幾項大型建設為由,主張最快也得在二零零七年才交還澳門。為此,中葡雙方鬧得頗不愉快。但作為按照憲法規定主管澳門事務的社會黨籍總統蘇亞雷斯,卻在主持國務會議時拍板決定,在一九九九年年底年前交還澳門。而在當時,現任聯合國秘書長的古特雷斯,則是葡國社會黨全國書記處書記。
  《中葡聯合聲明》簽署之後,對澳門過渡期事務的「話事權」似乎已經轉移到葡國政府的手中,但澳督是由葡國總統任命及節制,由葡國政府派員參加的中葡聯合聯絡小組,就澳門過渡期事務作出的各項決定,最終還是要由澳督領導的前澳葡政府執行,仍然回到澳督——總統一脈的手中。不過,由於總統始終是掌握在社會黨的手中(蘇亞雷斯的後任沈拜奧也是社會黨),因而都能獲得落實。這是因為,葡國社會黨不但是極力主張「脫殖」的政治力量(按:聯合國已經於一九七二年通過非殖民化決議時,將香港和澳門從「殖民地」名單剔除出去),而且一向對中國的態度友好。
  這對澳門的政治地位,及澳門的回歸,十分重要。這是因為,儘管在葡國「四二五革命」之後,葡國的政治生態是充滿左傾色彩,甚至中國政府和澳門的左派群眾團體還一度懷疑葡國政府是「葡修」,但在澳門的葡人社群,卻仍然是右傾當道,懷念當年薩拉斯的時代,並排拒葡國派來的左派軍人澳督。尤其是一群左派葡人受到其國內「非殖民化」思潮的影響和鼓舞,在佛笑樓餐廳開會,擬撰公開信要求葡國政府將澳門交還給中國時,澳門的右傾葡人立即群起反對,並催生並成立了葡文為「維護澳門人權益委員會」,中文為「公民協會」的政治團體。由於在當時的葡文語境中,「澳門人」是專指土生葡人,不包括華人,因而其維護「殖民」的心態就暴露無遺,並以一九八零年的意圖修改《澳門組織章程》,將澳督的產生方式,將符合中葡建交協議對澳門政治定位的方式,修改為帶有「澳獨」色彩,由「澳門人」直接選舉產生(當時澳門的華人居民沒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達到高潮。後來他們與左派軍人澳督高斯達將軍的權力鬥爭,又是一個小高潮。高斯達將軍因勢便利,建議葡國總統恩尼斯將軍下令解散澳門立法會,並向澳門華人居民開放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才挫低了「澳門人」的「戀殖」心態,並在客觀上為後來的澳門回歸實行「澳人治澳」創造了有力條件。但不知為何,曾經在此四年前對「澳門人」意圖透過「修章」來實行「澳獨」進行堅決鬥爭的澳門愛國團體(驚動到廣東省長習仲勳訪問澳門),卻在此時作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以「聯合」的名義力圖將他們全部拱回立法會。
  在澳門的社會黨人,對「澳門人」的「澳獨」圖謀進行了堅決的鬥爭。一九八六年葡國社會黨的創立者蘇亞雷斯當選總統,給澳門的社會黨人帶來極大的鼓舞。正因為社會黨對澳門前途的態度正確,因而無論是中國政府,還是回歸後的澳門特區政府,都對前社會黨人十分重視。——在澳門回歸前,葡國的主要政黨,在澳門都設有黨部,而澳門葡人的政治團體,往往就是與其澳門支部「一套人馬,兩個牌子」。社會黨的澳門支部,是「民主協會」,華年達則是其領袖。因而華年達一直受到尊重。回歸初期,華年達遭受綁架,驚動了北京,並由廣東省公安廳提供「內線」情報,使得澳門警方得以迅速破案。直到現在,華年達的言論仍屬「一言九鼎」,尤其是他在今年司法屆開幕典禮上,對新《土地法》中某些不盡完善條文的弊端的批評,受到相關機構的高度重視。
  一九八六年蘇亞雷斯首次參選葡國總統時,在澳門土生葡人社群中流傳了一些軼事。當時的三名主要候選人,是一右二左,左派是社會黨和共產黨。在第一輪投票中,右派候選人最高票,但因得票率未過半而必須進行第二輪投票,由得票第二的蘇亞雷斯與之對拼。共產黨與社會黨有「黨仇」,本來是不支持蘇亞雷斯的;但又不願總統落入右派的手中,因而共產黨人及其支持者,是戴著黑紗,流著眼淚去投票,支持蘇亞雷斯的,才擊敗了右派的候選人,使得蘇亞雷斯當選。
  從葡國社會黨對澳門回歸中國的積極正面態度,到古特雷斯對中國的友好態度,澳門特區應當在中國與聯合國的聯繫方面,發揮積極的作用。藉著古特雷斯出任聯合國秘書長,澳門特區加強對葡國的某些資助,當然中國政府也宜透過「一帶一路」戰略,幫助由社會黨的科斯塔總理領導的葡國政府恢復經濟,就可進一步感動本已是對中國友好的古特雷斯,在聯合國的涉台問題上,主持公道,粉碎蔡英文當局的意圖「入聯」行為。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1-11 05:51:2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