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五年規劃和修訂選舉法成台港澳十大法治事件

   據中評社報導,南開大學台港澳十大法治事件(二零一六)研討會暨新聞發佈會日前在南開大學召開,評選出了二零一六年度台港澳十大法治事件。 其中「《澳門特別行政區五年發展規劃(2016-2020年)》正式發佈」、「澳門立法會細則性通過選舉法修訂案」,入選二零一六年度的「台港澳十大法治事件」。 
   南開大學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是從「台灣地區舉行『二合一』選舉”等十一個台灣法治事件、「香港高鐵『一地兩檢』惹爭議」等十一個香港法治事件,和四個澳門法治事件中,由與會專家通過討論,以不記名投票方式,評選出二零一六年度的「台港澳十大法治事件」的。南開大學法學院副院長劉士心表示,南開大學的「台港澳十大法治實踐研討會」已經連續了舉辦三屆。每年「十大法治事件」的發佈,不僅有助於港澳臺法治問題的研究,也在社會上形成了廣泛的影響,希望通過這個活動把該領域中的知名學者和知名媒體的聚集起來,加深南開法學和相關領域的法學學者的學術交流。
   台灣地區入選的法治事件,包括「『立法院』通過蔡英文提名『司法院』七名大法官獲任命」、「《不當黨產處理條例》」、「台灣地區舉行『二合一』選舉」、「南海仲裁案引發島內抵制」等四項;香港特區入選的法治事件,包括有「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五次釋法」、「《基本法》將納入香港初中課程」、「旺角暴亂」、「香港特區第六屆立法會選舉」等四項。澳門則是有「《澳門特別行政區五年發展規劃(2016-2020年)》正式發佈」、「澳門立法會細則性通過選舉法修訂案」兩項入選。
   南開大學台港澳十大法治事件(二零一六)研討會暨新聞發佈會對澳門特區入選的兩項法治事件的說明詞是:一、「《澳門特別行政區五年發展規劃(2016-2020年)》正式發佈」。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澳門特別行政區五年發展規劃(2016-2020年)》正式發佈並實施。規劃兼顧了澳門短、中長期發展需要,是特區治理走向系統化、民主化、精細化的重要戰略部署。該規劃由戰略篇、民生篇、發展篇、善治篇組成,描繪了今後五年發展要實現的七個主要目的。規劃所選擇的發展戰略與部署,融合了四大發展觀念:創新發展、均衡發展、對接發展、共用發展。該規劃不僅以民生為出發點,民生是發展的重中之重,以提高澳門人民的生活水準,保證澳門繁榮發展。
   《澳門特別行政區五年發展規劃(2016-2020年)》主動與國家「十三五」規劃接軌,明確了澳門未來發展定位是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相信該規劃能夠促進澳門經濟繼續發展,人民生活水準提高,建設一個更加美好的澳門。
   《澳門特別行政區五年發展規劃(2016-2020年)》明確了澳門未來發展定位是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裡面提到善治、民生等,具體措施有七個舉措。澳門的民生領域的立法是非常精細的,包括食品安全和住房公積金補貼。
    二、「 澳門立法會細則性通過選舉法修訂案」。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澳門立法會細則性表決通過修改《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選舉制度》法案。修訂案增加了擁護澳門基本法和效忠特區的條款,新設保證金制度,明確放棄議員資格者無被選資格等。
   今年澳門的立法會要重新選舉,二零一六年年末澳門表決通過修改《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選舉制度》法案。澳門立法有公眾諮詢的期限,提交到立法會做一般性討論,接著進行細則性討論。《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選舉制度》法案涉及幾個問題,其中第一個問題就是擁護基本法的條款。
   實際上,《五年發展規劃》是崔世安過去的七年任期之內,最得意之作。
   因此,特區政府有必要在崔世安的第二個行政長官任期和第四屆特區政府任期即將過半之際,力爭在餘下的三年任期內,做好計劃內的各項工作,不要將「包袱」以「擊鼓傳花」的方式遺留給其接任人。尤其是不能有任何的怠懈,更不能懷有「船到碼頭車到站」的想法,要像習近平主席那樣,負起時代的最大責任,從打貪、全面深化改革到軍改,即使是已經取得關鍵性的勝利,也不停步,而是「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進一步擴大戰果。有必要在「軟體」層次搞好改革的同時,在「硬體」層次也抓緊時間推動完成。包括完成新城填海區A區的填海工程,並完成公屋規劃;完成輕軌澳門段的規劃,並可能在任期內動工;完成第四道跨海大橋的研究及規劃;完成新城填海區B區法政區的規劃,並動工興建,以擺脫每年花費數以億元計的租金,還徒惹來「圖利發展商」的質疑的現象;完成海域利用研究,充分利用好海域,以推動澳門特區可持續發展;完成粵澳新通道和港珠澳大橋澳門口岸的建設。總之一句話,就是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永不止步。
   澳門立法會表決通過修改《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選舉制度》法案,在進一步嚴謹反賄選等條文的同時,增加了參選人必須宣示擁護基本法、不得雙重效忠,不得辭職後參加同一屆期的補選等條款,嚴肅規範和維護民主選舉。這是行政長官崔世安和特區立法會的另一得意之作。
   行政暨公職局日前公佈,在去年共接受了二萬五千一百三十八份自然人選民的新登記申請,其中一千四百三十七份申請屬十七歲的永久性居民依法提出的提前登記申請。截至二零一六年底,本澳的自然人選民數字為三十萬零七千零二十人(包括辦妥提前登記手續但仍未滿十八周歲的人士),與截至二零一五年底的選民人數(二十八萬五千九百九十九人)比較,增加二萬一千零二十一(百分之七點三五);與四年前截至二零一二年底的選民人數(二十七萬七千一百五十三人)比較,增加二萬九千八百六十七人(百分之十點七八)。
   與上次立法會選舉時相比,增加了二萬九千八百六十七名選民,亦,亦即百分之十點七八,這是一個什麼樣的量化概念?按其三年多前第五屆立法會選舉的經驗,倘這新增加選民全部都出來投票,而且投票目標都明確地集中給某特定團體,將可供三名甚至四名候選人當選。當然,在實踐中將不會這麼「固化」——全部新選民都是集中投給某一特定團體,也不一定都全部出來投票。但某些近年來參選實績呈現「走下坡路」態勢的團體就要提高警覺了。因為此消彼長,在自己的票源流失之下,別的團體卻增加了新的票源,就有可能會使得「走下坡路」的現象更趨嚴重。
   其中一個疑問必須得到澄清的是,在新增加的二萬多選民中,年青人所佔比例有多少?實際上,在公佈的數據中,就有不少新選民是依法提前進行登記的。而在去年底的選民登記工作過程中,某政治團體很積極,除了是催促政府相關部門在節假日也做好登記工作之外,自己也親自走街頭,號召青年人前往登記。會否因而使得其支持者選民大量增加?倘此,說不好澳門立法會可能會有類似香港「青政」、台灣「時代力量」那樣的人物,混進立法會。
   有一個新傾向是頗為不利於傳統愛國社團的,就是在「海一居」苦主的微信群中,近日有小業主反映,他們在到立法會請願陳詞時,接待他們的屬於傳統愛國社團的直選議員的態度,令他們極為失望。其中有連續兩次將手中選票投給該社團的小業主,就聲稱不再如此忠心,而是考慮改投給真心幫助他們走出困境的候選人。由於「海一居」苦主可能擁有六千張以上的選票,這足以導致該團體重蹈另一傳統愛國團體三年前慘遭滑鐵盧的覆轍。
(發自貴陽)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1-18 05:03:4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