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高天賜圖以遊行挽救選情再次老貓燒鬚

  高天賜是製造輿論尤其是組織發動遊行,以催谷或挽救其選情或人氣的老手,而且曾經屢試不爽,頻有斬獲,讓其他同道中人「拍馬都跟唔上」,只有既羨又妒的份兒,大嘆「人比人,氣死人」!
  但不知是否近年「貼錯門神」,導致「流年不利」,卻頻密失手,尤其是在其一對寶貝兒子涉嫌販毒案件被揭發後,他擔心將會影響自己即將到來的立法會選舉的選情之際,恰好此時特區政府為整治交通,推出新的違泊車輛解鎖費率措施,他就如法炮製,發動作在廣義上也包括執行該項公務的公務員在內的某公務員團體,拉隊上街遊行抗議。但卻被心水清的人們看穿了這場遊行的「醉翁之意」,是要借題發揮,「項莊舞劍」地「劍指」司法警察局拘捕其一對涉嫌販毒的寶貝兒子的公務行為,並要轉移視線,把自己打扮成「受害者」,暗示警方是對自己實施「政治迫害」,以騙取不知真相的人的同情,進而在即將到來的第六屆立法會選舉中,騙取更多的選票。因此,引發社會的強烈不滿和譴責,尤其是同為公務員的警察大倒胃口,紛紛批評他就像一家企業的員工,上街抗議及反對自己的老闆的營商業務,非要老闆成為「跛腳鴨」不可,卻又要老闆大幅加薪。也有警員在電台的聽眾互動交流節目中表示,後悔曾經將自己手中的一票投給高天賜。這位聽眾指出,自己作為公務員,作為警察,為執行自己的公務,日做夜捱,都是為了暢順交通,讓市民有一個舒適的出行環境,工商各業的經營更為暢旺。但在目前車輛擁有量激增,道路建設未能跟隨得上之下,希望政府能採取必要措施,以「辣招」來強化交通管理。而高天賜本人也曾經呼籲政府推出「新招」改善交通。但是,他卻像「好龍」的「葉公」,當政府的「新招」出來了,他卻帶頭上街遊行抗議了。這豈不是自打嘴巴?就連通常是與他「同聲同氣」的一些網上社交媒體,也看不過眼,指責他是「食碗底反碗面」,「倒」自己老闆的「米」,並為自己的同事在執行職務時製造障礙。
  但從來「不服輸」的高天賜,仍然不忿,繼續要以組織發動遊行來向特區政府施加壓力,拯救自己的一雙寶貝兒子,及拯救自己的選情。不過,還是有接受到「公務員團體反對政府公務行為」的教訓,今次不再以其所在的某公務員團體為遊行的發起單位(可能也是遭到該公務員團體內部的反對),而是與工人自救會的幾個人合作,以「民間自發聲音」之名,計劃在明日下午發起汽車慢駛遊行,並於前日下午舉行記者會,宣布這個計劃。高天賜在記者會上曾稱,在上月發起遊行後,在過年前曾與運輸工務司羅立文會面,但對方堅持不改動加費的批示內容,因而決定再次發動遊行,並形容今次慢駛遊行「迫不得已」。高天賜又指,在政府加價同時,私人車位等隨即加價,形容是「官商勾結」。今次他們遊行訴求是要求羅立文下台,以及撤回交通局對鎖車和拖車的新調整費用。而將於明日進行的遊行,起點由旅遊塔一帶出發,經過媽閣、沙梨頭、提督馬路、高士德、士多紐拜斯大馬路等再抵達政府總部,並指在記者會後與政府方面開會商討遊行路線。
  但僅在三兩個鐘頭之後,高天賜又代表「民間自發聲音」發出新聞稿,宣布周六的慢駛遊行暫時取消。該新聞稿稱,「民間自發聲音高天賜、李潔明、陳建東、蘇國偉、馬明、陳偉強等代表與政府部門代表開會」,. 「由於政府不接受民間自發聲音本來擬訂之路線圖,對其遊行批示之路線圖作出極大調整,經過雙方討論後,最終大家未能達成共識。因此將其慢駛遊行示威暫時取消,再次商討新的路線圖。」
  這種「縮沙」情況對「抗爭閱歷」豐富的高天賜來說,極為罕見,更可能是「雛雞破啼——第一遭」,或許今年是「雞年」,開年的第一件遊行活動就「騰曬雞」乎?這樣的輕率行事,引來更大的反應,可能後果更糟。正是「陸文霆睇相——唔衰攞來衰」,使得這位平時「只有自己是一枝花,別人都是爛茶渣」的「英雄」,落得個「佢以為自己好醒,點知係豬頭丙」的效應。
  其實,高天賜「走下坡路」的態勢,他的那位參選搭擋,似乎也已強烈地感受到,因而在高天賜為其販毒兒子而召開的記者會上,顯得比他更傷心。當然,她並非是為高天賜傷心,而是為自己滿懷希望去參選,結果可能會因此而受到連累,當不上立法會議員而傷心。
  高天賜在舉行記者會宣布遊行計劃,隨即與警方商討遊行路線,遭到警方調整其遊行路線,但他卻誓死不從,在離開警局後立即宣布暫時取消遊行,癥結就在「遊行路線」。也惟其如此,卻讓人們感悟出某些微妙之處:
  其一,高天賜為何要選擇這條遊行路線?因為在十年前,這條遊行路線的「主軸」——沙梨頭及提督馬路,曾經發生遊行隊伍與警方嚴重衝突的事件,遊行人員還侮辱五星紅旗,影響極為惡劣。此後,無論是遊行活動發起者出於自覺,還是警方調整遊行發起者的路線,再也沒有遊行隊伍挑選這條路線。但高天賜竟然又要重回沙梨頭和提督馬路,挑起人們對「暴亂」的不愉快回憶。他究竟是要籍著到此已經十年未見遊行活動的「未開墾處女地」,進行遊行活動以促成「開發新票倉」,還是預示自己也將會效法當年的「失業工人」,「搞一鋪傑嘢」,尤其是在警方將其寶貝兒子依法移送檢察院之時?
  其二,沙梨頭和提督馬路是貫穿澳門南北的主要通道,而且以澳門的馬路佈局,南北向通道較少,這就注定這條通道是澳門的最主要交通要道。高天賜卻偏要在此搞什麼「慢駛遊行」,而不是到非交通要道的其他地方進行,是否刻意製造澳門交通大癱瘓,以向警方施加壓力?因此,這就證明,治安警察局不同意其遊行路線,是有其道理的。
  其三,政府在推行大幅增加開鎖費用措施之時,其方式方法確有瑕疵,但在實施效果方面卻是頗有成效。早上澳門電台的「澳門廣場」節目,就有聽眾致電稱現在終於可以找到車位了。而同是反對派的某網媒,更是張貼了有多個空泊車位的照片,這是反對派網媒所罕見的贊同政府施政的行為。可見政府的這個措施在「實施手法」的負面效應消散後,凸顯了其方便廣大「有車一族」的正面效應,因而受到他們的擁護和支持,實踐證明這項措施是符合廣大「澳人」的利益的。這就反而凸顯了高天賜「撤回」訴求的無理取鬧,與廣大「澳人」的泊車利益為敵,倘真的發起「慢駛遊行」,可能將會流失這部份選票。
  因此,高天賜的「缩沙」動作,也就格外顯得過於功利主義了。因而引發互聯網上一片嘲笑聲,有人說「務求癱瘓交通的路線」,也有人說「如果有心做,路線可以改,不用取消慢駛遊行。總之,得啖笑啦」,更有人說「爲了增加曝光率? 做SHOW姐 」不一而足。可見高天賜之行為,已經偏離正常軌道,「走火入魔」因而就「老貓燒鬚」。實際上,高天賜近年的重大行為,都是「六月債,還得快」。在行政長官選舉時他聲稱支持並非是候選人的何超明,反對唯一候選人的崔世安,還不惜違反《行政長官選舉法》,將選票攜帶出選舉會議會場,向記者們展示空白選票。結果,他認為最適合出任行政長官的何超明,現正因涉嫌觸犯多項罪名,接受法院的審訊。他為「十幅墓地案」聲嘶力竭,煽風點火,「攪得週天寒徹」,結果各位被告獲法院宣判無罪。高天賜要以參選葡國議員來挑戰中國的國家主權,澳門特區就為《立法會選舉法》增添「效忠」條款。正是「無邊落木蕭蕭下」,落得滿地的不但是秋葉,還有高天賜摔不盡的玻璃碎片。
  高天賜還有什麼噱頭「出籠」?我們且拭目以待之。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2-10 05:06:3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