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荔枝碗船廠遺址處置各司其職互不協調

  關於荔枝碗船廠的處理問題,在社會上引發不同聲音,雖然批評聲音不少,但也非「一邊倒」,可說是各有各的道理,見仁見智,難有交集。之所以會造成這樣的情況,尤其是未能形成最大的公約數,可以說是特區政府各個有權限的單位,都是只顧各司其職,都沒有失職做錯,但卻缺乏全局觀念,沒有進行單位間互相協調的結果。但更重要的是,各機構的上司,也缺乏鼎鼐縱橫的意識和意願,任由其下屬「各吹各的號」,而致形成特區政府保育政策嚴重偏差的形象,而且還在某些團體的極力渲染下,可能將會釀成又一次公關災難。
  先說工務局和海事局的態度。在澳門回歸後,曾經輝煌一時的造船業開始式微,尤其是從二零零六年起,澳門的各家造船廠就再也沒有接到訂單,因而各家船廠實質上已經是處於停業的狀況,澳門的工業項目又被剔除了一項。既然如此,荔枝碗各家船廠就再也沒有繼續存在的價值和需要。因此,它們向政府租賃土地以作為船廠,亦即造船生產基地的理由,也就已經失去。這就使這些船廠所在的土地變成了「另類置閑土地」。政府對其中一些損毀程度嚴重,缺乏維修價值及前景的船廠,不再對其「水位紙」予以續期,在邏輯上,就等於是臨時批出土地二十五年,卻為完成發展計劃就宣佈失效,或成為「閒置土地」那樣。而那些曾經向特區政府施加壓力,要對臨時批給土地超過二十五年,就不管承批商是否需要歸責,都有「一刀切」地予以收回的社團或個人,卻對已經確定根本接不到訂單,而且其船廠更是根本不可能繼續生產,甚至是存在著嚴重的安全隱患,因而政府不再為其「水位紙」予以續期,而嚴厲批評特區政府「不講人情」,似乎是採取了「雙重標準」。
  但不管如何,荔枝碗的船廠實際上已經是「玩完」,不可能會再接到造船的訂單,這是連船廠東主自己也已預料到的。因而一直沒有維修,任憑其破爛,甚至一些船廠只剩下幾根殘柱,風雨飄搖。倘是某些「探險性」的遊客,或「獵奇性」的攝影愛好者,以至是頑皮的當地少年兒童,在到此地探秘、打龍或玩耍時,很容易會發生意外。而且,也將會成為偷渡的捷徑。因此,海事局等機構不再為其所持「水位紙」續期,是符合其職權的做法,無可厚非。至於保育,並不是海事局的職權,不能越俎代庖。
  實際上,這些船廠如果還有接到訂單的機會,是不會這樣消極對待的。盡管澳門的造船工藝一流,但在這領域也在「與時俱進」中,內地的造船技術後來居上,更加先進。與過去連內地船家也來澳門落單訂做正好相反,現在是連澳門的漁民有擴大再生產的需要,也是反而到內地的船廠落單了。總之一句話,澳門的造船工業,就像曾經盛行一時的炮竹、火柴、神香等工業一樣,成為歷史。至於其所在行業的工會,套用內地「殭屍企業」的概念,其實也已是「殭屍工會」。
  即使如此,海事局也不是所有十八間船廠都沒有為其所持有的水位紙」續期,只是其中的十一間已經極度殘破,因而有安全上的虞慮而已,其餘的七間船廠的「水位紙」,是按照其不同情況,或是活化,或是維修,而給予續期的。有人只是抓住沒有獲得續期的十一間船廠,進行批評,其實這是選擇性的批評,對其餘七間獲得續期的視而不見。因為偏頗,就站不住腳。就此而言,海事局的處置方式,就已比宣布土地批給失效的「一刀切」,要實事求是得多了。
  至於工務局在對待船廠方面所採取的行政行為,則顯然是從安全的角度思考問題,這也是其本身的職責,而且也已盡到了責任。至於保育,並不是工務局的職責。如果海事局和工務局突然大談保育問題,說不好某些「批評家」又跳出來猛批狂轟了。
  保育應是文化局的職能。即將卸任局長的吳衛鳴,似是從其本身對文物建築的高度喜愛的本性,具有高度的保育意識及意願,而且他也確實是盡職盡責。但似乎是他的一些見解或主張未被接受,甚至連派人員到某些場域如荔枝碗船廠考察,也不獲批准。
   因此,近段時間吳衛鳴在保育方面所作出的努力,可能白費,而且也顯見他開始有違心之言,與自己過去的主張呈現矛盾衝突,因而受到了「批評家」們嚴厲的指責,使他變成「風箱裡的老鼠——兩頭受氣」。因而這可能也是他要辭職的重要原因之一。可以說,吳衛鳴應是會有「孤臣無力可回天」的無可奈何感覺。
  實際上,當吳衛鳴辭職的消息傳出後,就有人猜測,他與其上司的思路有衝突;也有人猜測,由於他此前對保育過於熱心,在其業權情況尚未明朗之下,就為益隆炮竹廠的保育花費了五百多萬元,而導致上頭對他的保育觀念「有看法」,並對其保育作為實施「矯枉過正」,因而廢了他的「武功」,使他正確的保育思維受到桎梏限制,那就不如「掛官歸去」。在此情況下,文化局即使是有心對荔枝碗船廠進行保育,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但坊間對荔枝碗船廠進行保育活化的訴求,也不能忽視。實際上,在《世界文化遺產名錄》中,就有項目以「工業遺產」的名義被收錄進去。-----工業遺產是文化遺產的其中一方面,囊括了過去歷代先人遺留下來的,如今被保持原狀並爲後代得益之計而存留的,經常形成旅遊重要觀光地的建築物和工業遺物,或為地方經濟振興策略的基地(創意園區、藝術村),或為新興藝術文化館舍(博物館、美術館)等等。國際間對於工業遺產保存與應用日益重視,尤其以成立於一九七三年的國際性非政府組織「國際工業遺產保存委員會(TICCIH)為指標性機構。「TICCIH」同時是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轄下國際文化紀念物與歷史場所委員會針對工業遺產保存、登錄與審查的官方諮詢單位。現今工業遺產業已成為旅遊業關注的對象之一,例如歐洲「工業遺産路綫」就是網羅了歐洲最重要工業遺産的旅遊路線。亞洲地區則有二零一二年由「TICCIH」亞洲理事籌組之「亞洲工業遺產區域網絡」,呈現出不同於歐美國家的工業遺產特色與發展路徑。
  盡管澳門荔枝碗船廠未能上榜,但保留這這麼一個工業遺產地,也可算是對「澳門歷史城區」的補充或外延,日後還可在國家文物局的協助下,向世遺中心申請,將其收納進「澳門歷史城區」去。即使是不作「工業遺產」處理,也可作為澳門人「歷史的記憶」。臨近地方的一些船廠舊址,都得到很好的保護,中山市還是在市區核心區地價最昂貴的地方。
  當然,以澳門寸金尺土,特區政府連公共房屋都找不到土地的情況下,全部十八間船廠都作為保留,可能過於「矯情」。或許,「水位紙」獲得續期的七間船廠,可以進行活化,並將之經營為保育遺址,配合「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打造成為「保育特色旅遊」的項目。造船工藝家溫泉及其愛徒,還可在此表演造船工藝,所製作的木船模型也可出售,成為文化產業。更重要的是,配合路環其他現正進行或計劃進行的旅遊項目,將在市區的旅遊分流出來。
   其餘十一間船廠的土地怎麼辦?倘是其東主無力或無意繼續的,就應該拆掉,改建為濕地公園,以作為「造船工業遺址」附設的公園。當然,也可作為公共房屋用地。但必須注意的是,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作商業用途,包括批出興建私人樓宇尤其是別墅。否則,就將坐實了「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的指責。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2-11 05:22: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