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在經濟安全與員工健康間尋求最大公約數

  六家娛樂場營運商前日公布澳門娛樂場吸煙室成效報告及員工意見問卷調查結果。「澳博」董事局主席蘇樹輝指出,有六成員工支持保留吸煙室。因而六家博企在深切關注員工和顧客的需要,以保障員工和顧客的健康為責任的前提下,認為貫徹落實《控煙法》與設立吸煙室並無衝突,兩者均旨於提供一個無煙環境,因此希望在推行《控煙法的同時,娛樂場亦能繼續保留吸煙室,以滿足不同客人的需要。六家博企也已於去年底將制訂的更高規格吸煙室設置及標準作業程序提交政府,希望政府平衡不同持份者的意願作出決定。
  而衛生局也召開記者會,公布娛樂場吸煙室技術指引。衛生局副局長鄭成業認為,六家博企向政府提交的賭場吸煙室規格,包括有負壓要求等,較政府現行規範項目更多,整體屬較高規格,具可行性和可操作性。衛生局制訂的指引則提出更嚴格要求。控煙辦主任鄧志豪也表示,指引規定娛樂場室內範圍不准吸煙,只容許在吸煙室內吸煙,即擴大娛樂場禁煙範圍,現有吸煙區將全面取消;指引同時規定吸煙室須有實質分隔,阻止煙霧洩漏至賭場其他範圍;設立吸煙室亦只能由博企申請等。 
  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也指出,衛生局建議娛樂場可設吸煙室,不是向博企「跪低」,亦沒有受到壓力。他表示,不同人有不同意見,正如議會上意見紛陳,要以大眾利益為依歸,這是民主的真諦,少數的要尊重。他又說,現時起碼沒有廢案,而且能保障員工健康,尤其是貴賓廳員工的健康。他還指出,他很早就承諾,設置吸煙室必須要員工同意,而且有更高規格的吸煙室,現時博企做到了,如提出負壓的吸煙室,避免影響不吸煙者,現時娛樂場空氣亦有所改善;同時博企指六成員工支持設置吸煙室,二常會亦有不少意見,所以衛生局向他提出建議,共同分析。
  由此看來,曾經堅持在賭場貴賓廳必須全面禁煙的譚俊榮司長和衛生局,在六家博企提出嚴謹客觀的調查報告及精密科學的更高規格吸煙室設置及標準作業程序之後,也已實事求是地調整思路,尊重嚴謹客觀的調研報告數據和科學合理的設置吸煙室訴求。這是一個較為妥適的解決問題的出路,既遵守世界衛生組織控煙公約的原則,又針對澳門特區的實際情況予以靈活處理;既注意保護博彩業員工和賭客的健康,又能維護好澳門特區的經濟和財政安全,是一個符合各方持份者利益的最大公約數。
  曾經有人認為,執行世界衛生組織《煙草控制框架公約》,就是要絕對禁煙,尤其是在賭場貴賓廳,這顯然是未能精準理解,甚至是故意曲解世界衛生組織《煙草控制框架公約》的精神及內涵。實際上,中國中央政府已經宣佈將該「公約」延伸到澳門特區實施,澳門特區當然應當嚴格遵守,認真執行。但「公約」的用詞是很精準嚴謹的,是「控煙」,而不是「禁煙」,亦即不是「一刀切」,亦即不像聯合國「禁毒公約」那樣,採取「禁止」的辭藻(如《聯合國禁止非法販運麻醉藥品和精神藥物公約》)。因此,當然是不能公開宣傳吸煙的好處,但既然吸煙不像販毒那樣是刑事犯罪行為,就有部份人在吸用,一下子在某些公共場所尤其是賭場內全面禁止,連修建專門的吸煙室也不允許,這固然是保護了非吸煙者的健康權益,但也是限制並侵犯了吸煙者的權益。因此,相信大多數人並不反對嚴格控煙,但這並不等於是他們也贊成絕對禁止吸煙。吸煙確實是是不良生活習慣,也確實是會危害自己和他人的健康,但卻不是犯罪行為。
  從實踐看,世界上一些著名的博彩娛樂城市在考慮博彩娛樂業的經營特點後,均允許在博彩娛樂場(俗稱「賭場」)內設立吸煙區。例如:美國、澳洲和新加坡在各自的博彩娛樂場內並非一面倒地實施全面禁煙。就美國而言,著名的博彩娛樂城市拉斯維加斯,便規定博彩娛樂場的餐廳及會議地方實施禁煙,博彩娛樂區則獲豁免。但美國另一些地區例如紐約、華盛頓、加州、德拉瓦州和佛羅里達州則採取沒有豁免的全面禁煙政策。而澳洲方面,維多利亞、昆士蘭和新南威爾斯的博彩娛樂場雖然全面禁煙,但高投注額的賭廳則可豁免。至於新加坡,也是允許博彩娛樂場內設置吸煙區,例如聖淘沙名勝世界賭場分 A至 E 五個區域,其中兩個區域允許吸煙,至於金沙賭場分四個樓層,當中僅第一層為吸煙區。值得注意的是,世界各地設有博彩娛樂場的地區,在控煙問題是否採取一刀切的全面禁煙政策,均會綜合考慮各方因素,尤其博彩娛樂業在當地經濟所佔的比重等。
  現在有一個必須正視的現實問題,就是在內地開展反貪鬥爭之後,原先澳門各家賭場常客的賭客,為了規避內地反貪機構的監控,已經遠走澳門的周邊國家和地區,繼續參賭。倘澳門在賭場控煙方面更為嚴苛,就等於是「趕客」,把那些並非是貪官的賭客,「趕」到周邊的一些國家和地區的賭場去。這種「趕客效應」對澳門經濟的影響,可想而知。
  實際上,澳門的經濟和政府的庫房收入,對博彩業的依賴之重,是人所共知的。正因為如此,國家「十二五」和「十三五」規劃,都要求澳門特區實現「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建設「一中心」、「一平台」。而特區政府和廣大「澳人」,也積極響應中央的號召,為完成上述任務而努力奮鬥。但無可諱言,距離中央的要求尚遠。在可見的幾年內,仍將是博彩業一枝獨大,澳門特區政府的公共財政收入主要是來自博彩業,這種現象仍難改變。如果在賭場絕對禁煙,某些有吸煙習慣的賭客可能會感到不方便,就干脆改到鄰近地區去賭,這當然是「趕客」,倒自己的米。這一點,是必須承認的事實。
  因此,在立法會委員會審議《修訂〈預防及控制的制度〉》法案時,應當根據澳門的實際情況,予以靈活的處理。希望能在堅持原則下,根據澳門實際情況尤其是博彩業的情況,有所靈活掌握。
  何況,從實踐上,許多國家和地區的公共場所也不是完全禁止吸煙,而是設置了專門的吸煙室,讓煙民們能夠解決煙癮問題。誠然,有報導說,北京首都國際機場等一些場合是絕對禁止吸煙,但顯然是地方政策。因為同樣是機場,全國各地的多數機場都是設有吸煙室的,台灣地區的三個國際機場也設有吸煙室。
  現在科技發達,人類可以上太空,在真空情況下仍能透過高科技設備進行正常呼吸。因此,要製造出達標的吸煙室,就並不困難。實際上,有一種利用高壓離子靜電場對浮塵具有非常強的吸附作用的原理設計的吸煙室,就能有效的去除香煙產生的煙,使原本煙霧繚繞的吸煙室空氣得到很好的淨化,並且在高壓離子靜電(雙級電場)作用下擊碎細菌胞囊,以殺滅細菌淨化空氣。這種吸煙室滿足最嚴苛的各國法規,可足以適應各類公共和半公共建築(如機場、工廠和辦公室、賭場等)的需求。
  當然,容許在貴賓廳設置吸煙室,並不等於是博彩業員工的健康不重要。但在設置了高規格的吸煙室之後,就應可解決此問題,使得博彩業員工和賭客的健康都能得到保障。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2-16 05:04:3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