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以更好方式踐行「一國兩制」紀念鄧小平

  明日是鄧小平先生逝世二十周年紀念日,今年一月下旬,也是鄧小平先生第二次南巡的二十五周年紀念日。此時此刻,正在享受鄧小平先生提出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優越性及好處的澳門居民,特別緬懷這位世紀偉人。
  澳門的回歸及實行「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都在在是遵循著鄧小平的指示。從中葡談判的過程中,中方除了是堅決執行必須對澳門恢復行使主權的重大任務之外,也堅持在二十世紀內收回澳門,到在澳門回歸後,實踐「一國兩制」的十七年來,所取得的各項成就,都在不斷地豐富發展鄧小平「一國兩制」的論述,與時俱進地總結出新的經驗,在堅持原則下根據形勢的發展,進行適當的調適。畢竟,按照辯證法的觀點,事物是在不斷變化的,在發展過程中會有新的情況發生,因而再好的真理學說,也需進行實事求是的調適。
  「一國兩制」的精髓,是在於「一國」。在澳門回歸之前,是必須實現國家的統一,恢復對澳門行使主權;在澳門回歸後,必須堅持中央政府對澳門特區的絕對管轄權,理順憲法與基本法、「一國」與「兩制」、中央與特區的關係,既要維護好澳門特區的長期繁榮穩定發展的利益,更要維護好國家主權的統一、安全和發展的利益。這是不能有任何更改的。盡管說,澳門回歸已經解決了國家主權統一利益的問題,但在國家安全及發展利益方面,卻仍然有各種不同政治勢力以各種形式進行干擾破壞。不要說,帝國主義忘我之心不死,仍在利用各種方式,要干擾中國及中國澳門的內部事務,就說是在澳門特區的內部,也還有各種政治勢力在以五花八門的不同方式進行破壞活動,要破壞澳門已經回歸祖國的現狀,將澳門重新從祖國的懷抱裡分離出去。
  其一是美國。除了是在澳門回歸初期,頒佈《美國--澳門政策法》,粗暴干涉中國和中國澳門的內部事務外,還企圖將黑手直接伸入澳門。在何厚鏵時期,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就要求在澳門設立分館,遭到何厚鏵的拒絕後,仍不死心,在崔世安出任行政長官後,又提出在澳門設立「工作小組」,也同樣理所當然地遭到崔世安的拒絕。其實,他們所說的要就近照顧在澳門工作、生活的幾千名美國公民是假,要在現場指揮這些美國公民中某些懷有任務的人士,及「指導」澳門中國公民中的分離分子的活動是真。
  而美資博企的不斷擴大地盤,不但是要地,拿下了六幅位置最佳的土地仍不滿足,還要多佔兩幅土地,而且也要拿下最多的賭台,要在六家博企中佔有最多的賭台,兩家最大的美資博企可說是扭盡了六壬,千方百計地擴張其在澳門博彩業所佔的份額,誓要超過華資博企。他們在澳門的收入,遠超過其在美國母公司的收入。這對澳門特區的經濟安全和財政安全,構成了重大的威脅。
  美資博企的不知收斂,還威脅到中國的政治安全和政權安全。某些博企的頭人,毫無顧忌地與美國的政黨、政治勢力勾勾搭搭,尤其是與中央情報局、聯邦調查局建立了千絲萬縷的關係,並直接參加美國總統、國會選舉的活動,還聘請美國情報機構的退休探員作僱員,在中國的南大門構築了「堡壘」,搜集情報,策反內地的高級官員,破壞中國的捍衛政治安全的鬥爭,觸目驚心。
  其二是葡國的某些機構,仍在有意無意地將澳門視為其「海外屬地」。本來,關於在歷史上形成的澳門居民所持有的葡國證件問題,已經在中葡談判過程中得到妥適的解決。但葡國駐澳門總領事館卻不顧此事實,在前年四月的葡國選民登記中,挑戰《中葡聯合聲明》的《中方備忘錄》,及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中國《國籍法》在澳門特區實施的解釋的規定,將持有葡國旅行證件的十幾萬中國公民稱為「葡國公民」,呼籲他們前往總領事館進行「葡國選民」的登記,並參加葡國總統、國會和葡僑委員會委員的選舉,向中國政府爭奪中國公民。而高天賜為了參選葡國國會議員,及與其拍檔一道參選葡僑委員會委員,爭取獲得更高的得票率,竟然大肆造謠,說什麼持有葡國旅行證件的華人居民,倘不進行「葡國選民」登記,其後其證件續期手續就無法辦理,企圖以此來威嚇持有葡國旅行證件的中國公民。與此同時,又公然藐視《中葡聯合聲明》葡方《備忘錄》的相關規定,聲稱可以為在澳門回歸後出生的華人居民辦理加入葡國國籍的手續,大發「售賣國籍財」,這更是直接與中國政府爭奪中國公民,尤其是青少年一代的行為。
  在「兩制」方面,在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先後兩任行政長官何厚鏵、崔世安的正確領導下,在特區政府全體公務員和全體「澳人」的共同努力下,取得了傲人的成績,已是有目共睹,習近平主席也以「風景這邊獨好」來形容,李克強總理也說「這是一片熱土」。但我們在看到成績的同時,必須查找不足,以便於及時予以糾正,爭取獲得更大的成就。
  鄧小平說,香港、澳門回歸後,實行資本主義制度五十年不變。這個主軸論述分別寫進了《中葡聯合聲明》和《澳門基本法》。應當說,澳門回歸十七年來,基本上是忠實地執行了這個方針。但在近來,在某些人「左」傾思維的主導下,出現了偏差,絲毫不顧實行資本主義就是以工商界主導的基本原理,而是以「仇高恨富」的心理,將工商界都視為「奸商」,並開口就是「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污衊其正當經營,連帶特區政府也「有罪推定」地列入「原罪」。尤其是在新《土地法》的立法過程中,將所有土地承批商都視為「奸商」,並不顧基本法「行政主導」的政制設計,剝奪行政長官應有的行政裁量權。而且,還違背基本法有關保護私有財產權的規定,以至損害澳門投資環境的形象,侵害小業主的合法權益。
  按照鄧小平的原意,「澳人治澳」中的參與者亦即愛國者,只要是熱愛自己的祖國,擁護中國政府恢復對澳門行使主權,就不管他們是相信資本主義,還是相信封建主義,甚至相信奴隸主義,都是愛國者,不要求他們都贊成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在澳門回歸的十七年來,基本上都能做到,因而反對派也能當選立法會議員,特區政府也委任了反對派人士出任各種諮詢組織的成員。
  實際上,「一國兩制,澳人治澳」事業需要有忠誠的反對派,這是廣開言路,監督政府依法施政的需要,也是「一國兩制」形象的需要。但是,必須警惕某些賣身外國勢力,進行「顏色革命」,以「本土」來包裝其分離主義實質,進行「自決」、「公投」活動的「變相澳獨」行為。香港的「港獨」分子就是從以「本土」包裝開始,而逐漸發展起來的。幸好,澳門特區政府在過去的幾次大政治活動中,包括二十三條立法等,都堅持了區分兩種不同性質矛盾的底線,狠狠地打擊了分離勢力的活動。
  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已經立法,過去是備而不用。現在看來,是應當啟用了。因此,有必要研究如何設立相關的執行機構,實質性地執行《維護國家安全法》,以保障國家的政治安全和政權安全,保障澳門特區的政治安全和經濟安全。
(發自深圳)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2-18 05:22:1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