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事實證明沒有「珠澳同城化」這一回事

  「遲唔會遲,十月都是拜年時」。二月十六日,珠海市委書記郭元強,市長鄭人豪率領珠海市代表團訪問澳門。澳門特區政府新聞局發出消息,行政長官崔世安會見了珠海市代表團。其實,珠海市代表團還拜會了全國政協副主席何厚鏵,澳門中聯辦副主任陳斯喜、姚堅,外交部駐澳門特派員公署代理特派員蔡思平,解放軍駐澳門部隊司令員王文、政委張智猛,並與澳區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座談。他們代表珠海市委、市政府送上新春祝福,並就進一步深化珠澳合作,共同推動橫琴自貿片區建設發展,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和維護澳門長期繁榮穩定等進行了深入交流和探討。
  珠海市領導此行,雖然是例行的拜年活動,但卻從談話內容中,透露出一個信息,就是連珠海市委、市政府,也沒有興起過推動甚麼「珠澳同域化」的議題,而是大談共同推動建設「粵港澳大灣區」創新高地、「一帶一路」戰略支點、珠江西岸核心城市、城鄉共美的幸福之城;並表態珠海將全力以赴支持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希望珠澳雙方共同把握機遇,增進共識,以橫琴自貿片區為載體和平臺,圍繞「一帶一路」戰略支點的建設目標,進一步深化珠澳合作,更加務實地推進粵澳合作產業園、粵澳中醫藥產業園、澳門青年創業谷、中拉經貿合作平臺建設,譜寫珠澳合作的新篇章。
    在與澳區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座談時,珠海市代表團也沒有提及什麼「珠澳同城化」,而是市委書記郭元強表示,珠海將始終牢記維護「一國兩制」、促進港澳長期繁榮穩定的政治使命,按照中央和省委的部署要求,繼續從國家戰略高度把握和推動珠澳合作,落實CEPA最新成果,深度推進粵港澳服務貿易自由化,促進港澳金融、會展、法律等服務優勢與珠海實體經濟發展相融合。加快珠澳跨境基礎設施建設,深化口岸合作及查驗機制創新,提升通關便利化水準。繼續做好對澳供水供電供氣、食品等民生服務保障,加強文化、教育、醫療等領域合作,鼓勵港澳青年到珠海創新創業。郭元強還表示,珠海將更加重視橫琴在珠澳合作中的地位和作用,把橫琴的開發建設作為「十三五」的重要工作,深入推進橫琴開發和橫琴自貿片區建設,加快建設粵澳合作產業園、粵澳中醫藥產業園等平臺,推進橫琴國際休閒旅遊島建設,全力配合澳門建設世界休閒旅遊中心,打造葡語系、西語系國家經貿合作平臺,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化發展,將橫琴自貿片區建設成為珠澳深度合作示範區、「一帶一路」開放合作區和全國新一輪改革開放先行地。
  這就澄清了前段時間由香港某媒體散佈的「珠澳同城化」傳言。實際上,當時香港某媒體的相關報導,是以隱晦的手法暗示,有關「珠澳同城化」的構思,是由珠海市方面提出來的。而事實證明,並沒有這麼一回事,而是珠海市委、市政府堅決執行中央和廣東省委的部署要求,牢記維護「一國兩制」、促進港澳長期繁榮穩定的政治使命,繼續從國家戰略高度把握和推動珠澳合作,落實CEPA最新成果,深度推進粵港澳服務貿易自由化,共同推動加快珠澳跨境基礎設施建設,深化口岸合作及查驗的「粵港澳大灣區」建設。
  顯然,香港某媒體是將「共同推動加快珠澳跨境基礎設施建設,深化口岸合作及查驗的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有意無意地曲解為「珠澳同城化」了。其實這是兩回事。共同推動加快珠澳跨境基礎設施建設,深化口岸合作及查驗的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這是物質上的,並沒有制度上的融合之意。實際上,珠海市代表團也表態,珠海將始終牢記維護「一國兩制」、促進港澳長期繁榮穩定的政治使命,這就沒有任何如同香港某媒體所言的「融合一體」之意了。即使是日後珠澳兩地的跨境交通基礎設施建設,使得兩地來往就像同一個城市那樣方便,澳門特區仍然將實行「一國兩制」,實行現行的資本主義經濟、社會及政治制度五十年不變。這是受到《澳門基本法》的法律保障的。「粵港澳大灣區」是中央及廣東省委的戰略部署任務。這有合作,也有分工,不涉及到「制度融合」的問題,不是「珠澳同域化」。前段時間因為香港某媒體散佈的傳言所引發部分澳門居民的疑慮和虛驚,其實是不必要的。
  珠海市領導在這次拜年活動中所表達的態度是誠懇的。可以說,這既是他們理解和執行中央和廣東省委的部署要求的自然行動,也是澳門中聯辦主任王志民不久前的談話內容發揮了作用。實際上,王志民在不久前分別會見珠海市長鄭人豪一行和珠海市委常委、橫琴新區管委會書記劉佳一行時就強調,珠澳兩地在地緣和親緣上緊密相連,澳門回歸後取得的巨大成就與珠海的貢獻密不可分,希望珠海繼續立足國家整體發展大局,堅守「一國兩制」初心,堅持珠澳互利共贏,實現兩地優勢互補,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不斷豐富和發展「一國兩制」在澳門的實踐。王志民所強調的「一國兩制」,就將澳門是政治特區,實行的是資本主義制度;珠海是經濟特區,實行的是社會主義制度,嚴格地區隔開來。而且根據中央推動「一國兩制」事業發展的「初心」和戰略高度決策部署,無論是「珠海特區」還是「橫琴新區」,都是因「一國兩制」而設立和發展,亦即是「因澳門而生,因澳門而興」,在豐富「一國兩制」實踐中具有天然的歷史使命和重要責任。
  應當說,改革開放已經實施了三十多年,珠海經濟特區的「當家人」也已經從過去的某種「本位主義」思維中跳脫了出來。他們由於出身背景不同,不再是從「公社書記」中成長起來的幹部,而是一接觸到社會就已經是受到改革開放的氛圍所熏陶,因而就能站得高,看的遠,具有較高的全局觀念。
   內地曾有一個傳說,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美國的一個基金會擬邀請被視為「中共一支筆」的胡喬木前往美國訪問,但美國相關部門認為他極「左」,不願發出入境簽證。胡喬木得知後,在《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篇文章,內容大致上是談幹部的出身背景決定其思維定勢,亦即是在甚麼時代參加工作(革命)的幹部,就受到那個時代的政治氣候所影響。比如在抗日戰爭參加革命的,其民族鬥爭意識特別強烈;在國共內戰中參加革命的,階級鬥爭意識就成其主導思維;倘是在「大躍進」時期參加工作的,就較為浮躁;……等。結果,美國某部門認為他「考試及格」,向他簽發了入境簽證。而當時的珠海市主要領導人,是「大躍進幹部」,因而就沾染了「大躍進」時期「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風氣,與充滿南歐「休閒氛圍」的前澳葡政府的交往,就必然會產生許多扞格。
   現在內地的幹部,全部都是在改革開放後成長及參加工作的,而且也是在恢復高考後上的大學,其出身背景,可能除了沒有顯赫的家庭,及未曾「上山下鄉」之外,都與習近平差不多,因而對於執行習近平的治國理政理念,也就較為「自然而然」,充滿改革開放的思維定勢,並高瞻遠矚,實事求是。因此,我們對珠澳兩地的堅持「初心」,深化合作,共贏發展,充滿了信心。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2-21 04:50:5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