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既應消除不作為現象更宜補強專業力量

  審計署昨日公佈《無線寬頻系統─WiFi任我行》衡工量值式審計報告,發現前電訊管理局在「WiFi任我行」的規劃根據、營運服務的監管、無線接入點的安裝及結算等方面都存在顯著問題。並建議當局應從澳門的整體大局出發,深化研究並精準訂定「WiFi任我行」今後的實際作用及預期達致的目的。制訂機制確保服務點具足夠的經濟效益,達到善用公帑的原則。通過規範營運商設立的監察機制,並結合局方執行的獨立監察機制,構建良好的監察服務水平及發現問題的整體機制。同時制定有效的問題跟進機制,以確保所發現的問題獲有效解決。在合同中詳細訂明給付內容,以及合同價金的計算方式,尤其存在不確定性時,應避免訂定固定價金,以確保按實際接收的內容支付。在結算文件中明確反映是否已按合同規定的數量收取財貨及勞務,結算時也應明確相關的計價理據及合同條款
  這個審計報告的對象是郵電局,其實審計報告中所列舉的不作為、怠作為及亂作為現象,與重組後的郵電局完全無關,因為這是發生在郵政局與電信管理局合併之前的事,因而應由原電信管理局負責。不過,郵電局回應審計報告,認同並接受報告的改善建議,包括在選擇 WIFI服務點的合理性和效益上,正制定依據、篩選準則和檢討機制,並更新「WIFI任我行」的核心系統和設備升格;優化監察機制,以及訂明更清晰的採購條款等。這是作為負責任的公共機構應有的擔當精神。
  對比之下,從審計報告中指出原電信局對「WiFi任我行」的規劃根據、營運服務的監管、無線接入點的安裝及結算等方面都存在著顯著的問題。這不但是反映在原電信局領導層的據位者,在公共行政領域內的不作為、怠作為、亂作為現象,頗為嚴重;而且更折射出該公共機構領導層在專業技術領域的不夠熟悉狀態,也極為突出。在這兩大要素的交織重疊之下,就使得電信局犯下系列行政失誤,不但沒有很好地向澳人提供高品質的電信服務,而且也糟蹋了不少公帑,並造成「商告官」而法院依法判決政府敗訴的事件。其中最矚目的,是因為該機構沒有承擔起依法管理「有線電視」專營權的責任,不但導致頻頻發生「公天斷網」事件,令廣大民眾無法正常收看電視節目,而且還讓特區政府輸掉官司,須對「有線」作出九位數字的賠償。而電信局與「澳門電訊公司」簽署的特許經營合約,也衝擊回歸後特區政府開放特種營業,取消專營權的施政取向,而且還結下倘基於公共利益中止合約必須賠償九位數字的「城下之盟」,從管理者墮落為被挾持者。
   這就暴露了一個大問題,某些專業性特強的公職部門,即使能夠在公共行政領域能夠擺脫「細老哥做人大嘢」的現象,在某些專業技術很強的特種專門管理部門,其領導層的專業技術卻仍然是處於「細老哥做人大嘢」的狀態。在科技發展日新月異,社會經濟運作不斷出現新技術,公共行政管理也面臨新技術的可考驗之際,原電信局給澳門的公共行政部門提供了一個不良的示範電信典型。
  誠然,澳門公共行政與其他地區尤其是香港不同,他們一直或很早就由當地人進行管理,因而無論是公共行政管理的本身,還是專業管理的領域,都已駕輕就熟,在發生政權轉移時,也能夠無縫銜接。但澳門過去長期以來實行葡式的殖民管治,公共行政職位從高到低都是由葡人所掌控。是在《中葡聯合聲明》簽署之後,並在中方施加壓力之下,才促使葡方實行「公務員本地化」,允許華人居民進入公職。此時距離澳門回歸不到十年時間,要在此短短的時間內培養出一個能夠「全盤式」地接掌政府班子的高中低級公務員隊伍,確實是存在著「先天不足」的困難。因而首任行政長官何厚鏵以「細老哥做大人嘢」來形容此現象,要求「澳人」對其失誤予以包容,在當時是可以理解並予以接受的。
   現在已經回歸十七年了,在中央關懷下,特區政府加強培訓,而且不少公務員也很爭氣,以「後天努力」來補強自己的「先天不足」,因而進步很快,出現了一番新氣象。其中一些公職部門,不但是行政效率和品質都有提高,而且對民眾的服務態度也很好。因而雖然居民們對某些細則項目如房屋、交通等,懷有怨氣,但對特區政府的整體施政,還是滿意的。當然,這只是今天的自己與昨日的自己的「直比」,倘是以澳門特區與鄰近地區進行「橫比」,卻仍然是大有距離。
  最令人難以包容及接受的是,類似電信局「不夠專業」的表現。與其他同樣也是專業技術「含金量」較高的公共行政機構相比,更是落後得太遠。何況,其主管的業務與澳門經濟的營運,市民的生活息息相關,也與特區政府的政策和民情「上傳下達」密切相關,必須滿足民眾對政府政策的知情權,及中央政府的最新決策。但作為重要載體的電視轉播,卻曾經因為「有線」專營權與「公天」的矛盾,而「攪到一鑊泡」。
  這其中,除了人們常說的公共行政技能之外,電信局是屬於專業技術「含金量」較高的部門,因而也涉及到技術問題。比如,從「WIFI—任我行」的問題,其中既有「闊佬懶理」的不作為,也有由於不太熟悉寬頻技術的運作,讓服務提供商獲得「蒙混過關」機會的問題。倘追溯到「公天」問題,可能還涉及到對有線電視的國際法律知識的問題。另外,由於澳門已有數家衛星電視台,更是涉及到國際性公約等的問題,如聯合國《衛星傳達節目載波訊號之散佈公約》,《聯合國大會對於各國人造衛星用作直播電視廣播的管理決議案》,《亞太地區國際衛星電視節目內容指導原則》,《亞太地區國際衛星電視節目內容指導原則》等,還有與知識產權有關的各種國際公約等。
  這就需要提高據位人的專業技術了。澳門雖然是一個國際城市,但國際化的程度尚未算高。澳門要建設「一中心一平台」,澳門要參與「一帶一路」戰略,就必須擁有一批高質素的公務專業人才。而從目前情況看,雖然已有較大進步,但「計劃趕不上變化」,仍有較大距離,因為當初在制定相關培訓計劃時,尚未有這些新項目。
  要解決這個迫在眉睫的問題,除了加強培養人才之外,可能還需考慮行使《澳門基本法》第九十九條的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有關部門還可聘請葡籍和其他外籍人士擔任顧問和專業技術職務。上述人員祇能以個人身份受聘,並對澳門特別行政區負責。」尤其是注意招聘「海歸」人員。他們在公費或自費到歐美先進國家留學,其中一些人所學成的專業技術知識,就可填補澳門特區政府某些部門的空缺。其中一些人可能在外國工作局生活不盡如意,返回中國內地可能也感到不習慣。在到實施「一國兩制」的澳門,因為政治制度及生活環境較為近似其原在的國家,因而更為適合他們。實際上,澳門的高等教育機構,就聘請了不少這樣的專職教職人材。這對渴望高品質人才,進一步提高公共行政的專業技術品質和效率的澳門特區來說,是一個豐富的人才庫。澳門中聯辦和國家相關機構,似乎可以在這方面幫扶澳門特區政府一把。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2-28 05:29:4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