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中美關係對澳門的影響不僅限於經濟安全

  本週日由一群青年學者舉辦論壇,探討在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後,國際形勢開始發生變化,中美之間也可能會處於不穩定狀態,其將會對本澳賭業帶來的影響的問題。學者們均指出,自美國新一任總統特朗普上台後,憂慮中美關係出現衝突,澳門難以獨善其身。由於澳門長久以來是外向型的依附微型經濟體,很容易受外來經濟因素波及,倘若中美關係磨擦,就有可能影響內地的經濟和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令出外旅遊的意欲減低,從而使澳門的旅客數量和質量都有所下調。倘中美之間不是爆發貿易戰,而是全面掀起大型政治或軍事事件,對澳門的影響就將會更大。因為博彩的本質和政治密不可分,若中美在政治或軍事層面發生衝突,致無法挽回的地步,可能令澳門變成「磨心」。也有學者指出,國際及香港的傳媒反而較本澳媒體,更關注博彩業如何受中美關係的影響。反觀在本土的公眾層面上,很少人去關心國際新形勢,大家都「食花生」居多,特別是過去一段長時間澳門經濟好景的情況下,大家都缺乏危機意識。
    青年學者對這個議題的探討,確實是打到了要害的關節點上。實際上,中美關係的良窳,向來都對澳門的經濟構成程度不同的影響。即使是在回歸前的葡治時期,澳門在中美關係中所受的關聯並不是十分密切,但多少都受到一定的影響。比如,當時就有人覺察,凡是中美貿易摩擦強烈時,美國海關來澳門「查廠」的頻率就高些。無他,因為當時美國對澳門的成衣及紡織品給予配額優惠和關稅特惠,但澳門的製衣廠和紡織廠為了降低生產成本,基本上均已將其主要工序遷往內地,這就對美國提供的優惠待遇構成了衝突。倘是中美貿易關係暢順,美國海關就「只眼開只眼閉」,因為澳門的成衣紡織品輸往美國的數量,多極有限,只佔美國總進口量的極少份額,未能對美國的成衣及紡織品工業構成威脅。何況,葡國與美國都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成員國,也不願因此而與葡國攪僵關係。但當中美之間爆發貿易戰時,美國海關就跑來澳門興師問罪了,因為澳門出口到美國的成衣和紡織品,其主要工序在中國內地完成,這就不但是牽扯到中美貿易戰的層次,而且更因為澳門抵觸了美國給予特惠待遇所必須遵守的條件:主要工序在澳門完成,以符合國際貿易慣例的「原產地原則」。在當時澳葡政府允許美國海關來澳門「執行任務」,以國家主權學說來說,是帶有「被侵犯」的屈辱性質的。      
  回歸後,中國政府對澳門恢復行使主權,在中美關係的層次上,澳門就直接「暴露」在美國的面前。好處是,美國的任何公權力機構不能進入澳門「執行任務」,因為這是侵犯中國國家主權的行為;「壞處」是,澳門沒有葡國這個「緩衝物」的「庇護」,中美之間的大小摩擦,澳門都受到影響以至是衝擊。比如,當美國在核六方會談的會議桌上討不到便宜時,就籍口澳門的銀行與朝鮮有交易,而由財政部出面,要「制裁」澳門的特定銀行,導致該銀行發生擠提,並進而衝擊澳門金融市場。但美國對澳門的干擾並不止於經濟層面,而是延伸到政治層面,什麼「人權」問題,什麼「人口販賣」問題,都是其手中要任意「宰割」澳門的「利刀」,尤其是在中美關係緊張之時,就是此類「雞蛋裡挑骨頭」活動頻繁之際。
  在澳門特區開放賭牌之後,美國又增添了一個直接或間接干預澳門的「利器」。本週日青年學者探討的中美關係緊張,導致澳門博彩業利益受損,進而影響澳門特區的經濟安全和財政安全,這固然是明擺著的。但其實還不止於此,而是遠超出經濟的範疇,深入到政治層面中去。這就除了是關係到澳門特區的經濟發展利益及政府財政安全的利益之外,還牽涉到國家主權和安全的統一、完整和安全的利益。
  實際上,澳門賭牌開放之初,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就以美國在澳門擁有企業利益(美資賭場),及美國公民(主要是在美資賭場及其周邊行業工作)為由,要求在澳門設立其分館。但被時任行政長官何厚鏵拒了回去,當然他是按照基本法關於澳門特區的對外事務是中央負責的規定,經請示中央後作出的回應。
  但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仍不死心,不久前又再提出在澳門設立「澳門小組」。據說,中央也是否決了,因而行政長官崔世安按照授權頂了回去。
  其實,美國要在澳門就近對其公民提供領務服務是假,要就近並直接指導澳門名為「本土」,鼓吹「自決」、「公投」,從而暗渡陳倉為「澳獨」的人士及其活動為真。實際上,據說美國有一個「宏圖偉略」,要在五年之內,將澳門變成「第二個香港」(專指「港獨」等各種激進活動)!問你驚未?
  而在十多年前首先由筆者分析並指出的某些美資博企與美國情治機構的關係,現在就更益發明顯。已經發展到兩大主要美資博企,都與美國的情治機構有密切關係,而且還十分巧妙的是,其中一家的聯繫對象是中央情報局,另一家則是聯邦調查局,好像存在有所默契的「分工合作」,簡直就是「雙劍合璧」。
  公開明擺著的是,這兩大美資博企,都與美國的政黨政治扯上了關係,都有資助美國政客參加政治選舉的動作。此前其中一家博企充當某個政黨的候選人的活動正方興未艾,另一家美資博企也趕來湊熱鬧,做了特朗普的「大金主」,而且更是在當時特朗普較為不被人看好的初選階段。安知道當日後特朗普與北京發生摩擦時,是否會借助此層關係,向中方施加壓力?
  比如,這家美資博企原本向澳門特區政府提交的發展規劃,是使用八幅土地。現在已經獲得批給六幅土地並已完成利用,對餘下尚未獲得批給的兩幅土地,仍死心未息。這就牽涉到一個重大的問題,倘其再獲得這兩幅土地,美資博企的總規模,就將超過華資博企的總規模。這就將進一步加大美資博企在澳門的收益,遠高於其在美國母公司或基地的收益差距,而且也將使得美資博企可以進一步扼住澳門特區的經濟和財政命脈。  
  這就涉及到兩方面的政策問題。一方面,是屬於澳門特區高度自治範疇內的土地資源的合理利用分配問題。盡管澳門是實施資本主義制度,但也應有大致上的公平。土地資源都讓美資博企拿走,可能會對華資博企形成較大的競爭壓力。因此,這兩幅土地,即使是使用於博企,也應是提供給華資博企,而且還是沒有或正在計劃向海外擴張的華資博企,亦即一心一意在澳門發展的華資博企,而且也應是以發展非博彩元素為主。
   另一方面,是屬於中央與特區關係的範疇。眾所周知,全中國境內只准澳門開設賭場,這是國家政策,因而必須遵守國家當初的決定,包括三個賭牌,也包括中資企業不得參加開賭,以及每年增加賭台不得超過百分之三等。據說,還有一個不為外人所知的條件,就是主要由美資博企組成的外資博企,其總體量不得超過華資博企的總體量。因此,此兩幅土地不能再批給美資博企。
  不能讓美資博企的規格繼續擴張,正是為了維護澳門特區的經濟和財政安全,也是為了維護國家安全和政治安全,不能讓澳門特區的經濟命脈,被美國佬「掐住」。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3-01 05:35:3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