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台胞新入境措施既是實務更有政治考量 

  治安警察局昨日發出新聞稿,公佈自二零一七年四月十日起,台灣地區居民可憑《台灣居民來往大陸通行證》(簡稱《台胞證》)經本澳各邊境站出入境。治安警察局將沿用原有的入境規範,對《台胞證》持用人豁免簽註及入境許可,且對其是否前往内地不設限制,持用人可獲批給最多三十日逗留許可。新規定不影響台灣地區居民沿用原有進出本澳的旅遊證件,但必須注意,若交替使用不同證件進出本澳,邊境站將會合併不同證件的留澳情況批給應有的逗留期。台灣地區居民持用《台胞證》進入本澳僅屬旅遊性質,期間不可申請為就學、工作或其他類別的「逗留的特別許可」,亦不可提出定居申請。入境後如有需要,持用人可申請最多九十日的「逗留許可之延長」。
  由於「澳門錢七條」規定,澳門特區與台灣地區之間以各種名義進行的官方接觸往來、商談、簽署協議和設立機構,須報請中央人民政府批准,或經中央人民政府具體授權,由澳門特區行政長官批准。而台灣居民在澳門特區入出境是屬於兩岸關係層次的事務,尤其是簡稱為《台胞證》的《台灣居民來往大陸通行證》,本來就是中央政府相關部門(國家公安部)頒發給台灣同胞的證件,因而也就是屬於兩岸關係事務的範疇,澳門特區將之延伸為台灣居民入出境的持憑證件,也必須獲得國家公安部的批准。因此,這項方便台灣居民入出境的新舉措,已經超越了澳台關係的範疇,是屬於兩岸關係的範疇。如果不是中央政府為踐行「兩岸一家親」而指示澳門特區實施,就是澳門特區報請中央政府批准。
  「澳門錢七條」的第四條規定,「台灣居民可根據澳門特別行政區法律進行澳門地區,或在當地就學、就業、定居。現行的入出境方式基本不變。為方便台灣居民出入澳門,中央人民政府將就其所持證件等問題作出安排。」在經過一番曲折後,回到了澳門回歸時中央政府「將就其所持證件等問題作出安排」的初衷。
  實際上,在澳門回歸後翌日,剛宣誓出任行政長官何厚鏵舉行中外記者會,當有台灣記者詢問,回歸後台灣居民入境澳門,是持憑什麼證件時,何厚鏵就回答說是《台胞證》。由此可見,當時中央政府的決策,就是以《台胞證》為台灣居民入出境澳門特區的證件。這個政策,比當時台灣居民入境香港特區,必須提前向香港特區政府出入境事務處申請入境證件,方便得多,而且也因為無需提前申領證件,及避免了在申領證件過程中,經過若干「第三方」人士操作,而容易洩露個人行踪之虞。
  但臺灣「陸委會」卻大發雷霆,揚言倘台灣居民「被迫」改持《臺胞證》進出境澳門,就將採取「報復措施」,甚至是「撤館」、「驅趕在臺澳門勞工出境」……等。當時台灣媒體分析,這是「陸委會」的一些人為了轉移視線,卸減來自或可能會來自在野勢力或某些居心不良人士的政治壓力,以掩飾其在駐澳機構「銜牌風波」(厲威廉在回歸之夜連夜將尚未來得及按照兩岸相關部門的默契,實施改名的台灣駐澳機構的招牌,摘下收回辦事處之內)的某些「失當」之處。
  其實,這更是台灣當局堅持「特殊兩國論」的政治立場之作。因為過去長期以來,台灣居民都是持憑台灣「護照」為身份識別證件,入出境澳門的。雖然前澳葡政府為遵守「一個中國」原則,避免在事實上將「中華民國」當作是一個「國家」,採取了權益措施,不在台灣「護照」上蓋屹出入境簽章,而是另行發出一張入境紀錄紙,作為告知可在澳門逗留的日期,及離境澳門的憑據,但畢竟台灣居民持憑「中華民國護照」作為其身份識別證件,怎麼說,也有著「兩個中國」的影子。因此,中央政府為了消除這種不良的政治現象,當然也是為了繼續方便台灣居民來澳,無需像其入境香港特區那樣,必須事先申領證件,因而就有以《台胞證》取代台灣「護照」的設計。但這卻等於是「打臉」剛在幾個月前拋出「特殊兩國論」的李登輝,當然「陸委會」就要為李登輝「保駕護航」。
  二十天後的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日,大陸海協常務副會長唐樹備在北京接受澳門記者訪問時,談到了澳門回歸後的澳臺關係問題。他指出,澳門回歸後,澳臺民間交流與交往不僅會得以維護,而且還必將會得到進一步發展。他還表示,根據錢其琛副總理去年初代表中央政府宣佈的七條基本原則和政策,「九九」後臺灣居民進出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方式基本不變。我們歡迎臺灣同胞使用《臺胞證》和身份證進出澳門。
  唐樹備的這番話,在台灣政壇上的反應,雖然「反彈度」有所降低,但仍然充滿疑慮。從臺灣地區專跑海峽兩岸及臺灣海陸兩會新聞的記者,與筆者電話聯絡探討唐樹備這番談話內容所流露的心緒中,就可以分析判斷臺灣民眾對唐樹備這番談話內容的關注焦點所在,大約是在以下幾點:一、唐樹備在此時發表這番談話,有何政治背景?是否是北京因應當年三月臺灣「總統」大選所採取的應對措施?也就是說,北京是否以需要事先申領及當時需逐次加簽的《臺胞證》,來作爲禁止某些臺灣人士(如「政府」官員、政治人物、黑道分子)入境澳門的限制措施?
  二、唐樹備「歡迎臺灣同胞使用《臺灣證》和身份證進出澳門」的表述,是使用了「歡迎」一詞,而不是「必須持憑」,.這是意味著仍可允許台灣居民使用臺灣「護照」進出澳門?
  三、如是不允臺灣居民使用臺灣「護照」的話,究竟是必須同時使用《臺胞證》及「國民身份證」,才可進出澳門,還是只須使用《台胞證》及「國民身份證」中的一種,就可進出澳門?如是後者的話,究竟是強調《臺胞證》的優先排列次序:,還是以「國民身份證」爲主要證件?
  由於台灣方面仍然有「反彈」表現,因而後來也就並沒有實行何厚鏵、唐樹備先後宣布的以《台胞證》替代台灣「護照」的措施。嚴格來說,這是不符合「一個中國」原則的。尤其是在香港特區也已採取台灣居民可持憑《台胞證》入出境的措施多年之下。
  現在,經過三十年來兩岸關係的發展,《台胞證》已經完全為台灣同胞所接受。尤其是中央政府最近作出的將《台胞證》改為如同港澳居民《回鄉證》的卡式證件,並且無需逐次加簽,受到台灣同胞的普遍歡迎,並成為部分台灣同胞的「必備證件」之一。再加上同治安警察局昨日新聞稿所言,現時過半台灣地區旅客入境本澳後,會繼續前往內地或香港。而《台胞證》早已是台灣地區居民用作出入境中國內地與香港的有效證件,把《台胞證》增列為進出本澳的旅遊性質證件,可方便持有人使用同一證件往來澳門、香港及内地。因而相信,回复到剛回歸時中央政府為落實「澳門錢七條」而設計的措施,不但是方便台灣居民來澳的業務技術性問題,而且更是在政治上,凸顯台灣與澳門,都是在「一個中國」的架構之下,以及落實習近平主席「兩岸一家親」論述的問題。
  既然如此,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台胞證》與台灣「護照」均可作為入出境證件的「過渡適應期」之後,應當回到中央政府以《台胞證》為台灣居民入出境澳門特區唯一證件的「初心」。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4-06 05:17:0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