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這則外事報導所折射內涵極為豐富

  外交部駐澳門特區特派員葉大波日前會見美國駐香港總領事唐偉康,並與其進行工作會談,就中美關係、澳門與美國交流合作等雙方感興趣的議題交換意見。據外交部駐澳門特區特派員公署發出的新聞稿所稱,葉大波在談述上周習近平主席和特朗普總統在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舉行會晤對在新起點上推動兩國關係取得更大發展的特殊重要意義,及介紹澳門「一國兩制」的成功實踐,涉澳外交總體情況和公署職責之後,就美國發展與澳門正常交往關係中的幾個重要問題表達了立場和看法。他強調指出,中國中央政府、澳門特區政府及社會各界都堅決反對外部勢力干預澳門內部事務。美國國務院或國會專門委員會每年發表《國別人權報告》、《人口販運報告》等均有涉及澳門的內容,對屬於中國內政的澳門特區事務說三道四,我們對此表示堅決反對。希望美方能夠全面客觀地看待特區實際情況。葉大波並介紹了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在外國領館管理方面的政策法規,希望外國駐港總領館官員來澳門執行領事職務時,必須遵守《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中國全國性和澳門特區有關法律規定,依法依規行使領事職務。而唐偉康則回應說,他將致力於推動美方與澳門在各領域的互利合作,相信美國務院和國會專門委員會有關年度報告涉及澳門的內容也會盡量準確反映特區實際情況。美駐港總領館官員來澳門活動將遵守《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和中方有關法律法規。
  在印象中,在回歸十七年來,外交部駐澳特派員如此直截了當地警示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那還是「破題兒第一次」。或許,過去的歷任外交部駐澳特派員,在會見美國駐港澳總領事時,都曾說過這樣的「硬話」,但在公開報導的內容,還多是以客套話的「外交語言」•為主,而罕見有此將「硬話」公開發表的。
  由此,透露了幾個重要信息。其一是在戰略的層次,向唐偉康宣達,中國中央對港澳的政策,將更為強調維護國家領土、主權的統一、完整、安全、發展的利益,及維護香港、澳門特區維持長期繁榮穩定發展的利益。這是對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央政府,秉承中共「十八大」關於港澳政策中,只有國家發展全局的核心和重大利益得到強有力的維護,香港、澳門的長期繁榮穩定才能得到保障的論述的落實貫徹。實際上,按照中共「十八大」的精神,只有國家發展全局的核心和重大利益得到強有力的維護,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才能得到保障。「一國」與「兩制」的關係是辯證統一的關係,是先與後、源與流的關係。只講「兩制」,不講「一國」,只顧香港、澳門的本位,不講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香港、澳門的長期繁榮穩定就會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而在最近的一段時間以來,香港特區出現了「港獨」的苗頭, 反對派仿效「台獨」勢力的做法大搞所謂「公投」、「佔中」及晚會•旺角暴動等活動,而澳門也有激進青年大肆鼓吹「公投」、「自決」及「兩國論」。這其中,都有著主要是美國的外部勢力干預的影子,因而中共「十八大」報告強調指出,要「防範和遏制外部勢力干預港澳事務」,就是針對一些外部勢力不時對港澳內部事務說三道四,通過多種方式培養和扶植港澳反對派力量,甚至深度介入港澳當地選舉事務,為反對派各派參選進行協調等,而做出的警示。因此,作為履行《澳門基本法》所賦予主導管理澳門特區涉外事務職能的中央官員,葉大波對唐偉康將話說在前頭。
  實際上,以美國為主的外部勢力一直插手澳門事務。從當年「維基揭密」的內容看,唐偉康的前任楊甦棣經常到澳門,一頭扎進反對派的圈子堆中。盡管這是《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所允許,但楊穌棣確是明顯的偏側,只是向反對派「收料」,甚至是將反對派提供的文字資料「搬字過紙」,連整理一下的功夫也不願做。聯想到楊甦棣在駐台時,與陳水扁打得火熱;在駐吉爾吉斯時,發生「顏色革命」,將前任總統推下台,換上符合「美國價值觀」的人。在駐港澳時,「港獨思潮開始抬頭,澳門也有激進青年開始鼓吹「公投」、「自決」。因而有必要警示唐偉康,不能再像楊穌棣那樣,成為干預港澳事務的「外部勢力」。
  其二是在戰役的層次警示唐偉康,不能隨意擴大美國在澳門的領務工作範疇。美國駐港澳領事館以澳門有若干美國公民為由,要求在澳門設立總領事館的「澳門工作小組」。另外,出面支持美資博企要擴大其在澳門博彩業所佔份額的訴求。這些,都已經超逸國際領事關係的權利範疇,及「對等」的規範。因此,必須予以堅決抵制,不能讓其得逞。
  其三是在戰術的層次上,提醒唐偉康不能插手干預即將進行的澳門特區立法會的選舉。這並非是無的放矢,而是有所本的。尤其是在香港特區,美國的一些「民主基金」等西方機構,毫無忌憚地插手港澳的選舉事務。其中黃之鋒等人在參選時得到「金源」,並為其分裂活動倘被破獲,而可能會導致其生活不便,安排好「後路」,就是明證。
  澳門立法會選舉在即,因而葉大波特派員也公開敲打一下唐偉康,警告其不得插手澳門立法會選舉,更不得指導做反對派做其在立法會中的「代理人」。實際上,澳門就有那麼幾位「職業旅運家」,不從事生產,沒有收入來源,作為一個「大男人」,也不可能返家「啃老」。其活動經費及個人生活來源是如何保證的,熱門就十分•好奇。儘管特朗普說過,美國政府不再支持各國的民主運動。但支持國際「民主運動」的「金援」,不單指是來自於白宮,也有民間機構的,甚至是「國會」的民主基金。因此,有必要「將醜話講在前頭」,「勿謂言諸不預也」。
(發自北京)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4-14 05:32:0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