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緊抓有利時機發揮主觀能動性謀求更大發展 

  「似曾相識燕歸來」!三十多年前,習仲勳主政廣東,提出建立經濟特區的建議,獲得鄧小平批准,並囑咐「殺出一條血路」,澳門經濟發展大受俾益。如今,習近平主席對廣東發出重要批示,可以預見廣東省又將在現有基礎上,躍上一個新台階,在「水漲船高」、「隔離田車水,自己田也得益」效應之下,澳門特區必會再次得益。因此,這個幾十年一逢的絕佳機會,澳門特區必須緊緊抓住,並充分發揮自己的主觀能動性,在配合廣東省的同時,自己也能隨之芝麻開花節節高,並將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及「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發展平台」經營得更好,為實現「兩個一百年」的「中國夢」,作出自己的貢獻。
  四月四日,習近平主席在啟程赴芬蘭進行國事訪問當日,對廣東工作作出重要批示。該重要批示在充分肯定「十八大」以來廣東各項工作的同時,希望廣東堅持黨的領導、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堅持新發展理念、堅持改革開放,為全國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提供支撐,努力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加快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新征程上走在前列。這種對一省工作專門作出重要批示的做法,過去較為罕見。因而被認為是對廣東省委和省委書記胡春華的充分肯定,而對廣東提出比其他地方更高的要求,這不但是要求作為經濟第一大省和改革開放前沿的廣東省,在「十九大」前夕再次發揮「排頭兵」的作用,為全國作出表率,為「十九大」的順利召開創造有利的政治和經濟、社會環境,而且也有可能是為胡春華本人的「入常」造勢。
  在改革開放伊始,廣東省就扮演了「排頭兵」的作用角色。當時,習近平的父親、剛獲平反的老一輩革命家習仲勳,被鄧小平委以重任,出任廣東省委第一書記。他經過調查研究,向中央打報告,希望中央能給廣東更大的支持,多給地方處理問題的機動餘地,允許廣東吸收港澳華僑資金,從香港引進一批先進設備和技術,凡是來料加工、補償貿易等方面的經濟業務,授權廣東決斷處理,以便減少不必要的層次手續。習仲勳代表廣東省委的這個要求,得到中央的高度重視,並批准了廣東改革開放先走一步的方案,同意廣東、福建兩省在對外經濟活動中,實行特殊政策和靈活措施,,在深圳和珠海兩市試辦「出口特區」,待取得經驗後,再考慮在汕頭、廈門設置。後來,習仲勳又建議將「出口特區」名稱改為「經濟特區」。一九八零年八月,全國人大常委會正式向世界宣布:中國將「在深圳、珠海、汕頭三市,分別劃出一定區域,設立經濟特區」。此後不久,深圳特區開始設立,特區的奠基儀式是由習仲勳親自主持的。鄧小平囑咐習仲勳,「殺出一條血路」。而由於「經濟特區」是依傍香港、澳門而設,這就使得澳門的各業經濟尤其是出口加工業,躍上一個新的層次。
  「虎父無犬子」,「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習近平接任中共總書記後,沿著父親的腳步,思考在新形勢下進一步改革開放的問題。因而他的第一項公務,就是選擇廣東作為地方調研的首站,瞻仰深圳蓮花山鄧小平銅像,提出希望廣東「努力成為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排頭兵、深化改革開放的先行地」。現在,在作出建設「雄安新區」的決策之後,又對廣東作出重要批示, 要求廣東總結經驗、明確方向、發揮優勢、彌補不足,在新起點上再創新局。這既是對廣東工作的殷切期望,也是對廣東提出的新的更高要求。「四個堅持、三個支撐、兩個走在前列」,從戰略和全局高度為廣東發展把脈定位,充分展現了習近平主席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的科學性、真理性、指導性。現在,北有「雄安新區」,南有「粵港澳大灣區」,澳門已被收納了進去,作為其中一個重要成員,不再是像改革開放初期,澳門的「前鋪後廠」模式是處於被動,而是身置其中,更應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乘搭廣東在落實貫徹習近平主席重要批示時激發的積極向上氛圍,也來個大幹快上,乘勢前進。
  實際上,比對於內地各地尤其是廣東省,澳門特區的工作予人的感覺,盡管是也做了大量工作,尤其是學習習近平主席的治國理政思路,參考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和「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的「頂層架構」領導藝術,也以「頂層架構」的方式,成立「建設世界休閑中心委員會」和「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發展委員會」;並參考國家制定五年規劃的做法,編制了澳門特區的《五年發展規劃》。但似乎是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的動能仍嫌不足,甚至有「船到碼頭車到站」的意味,缺少「快馬加鞭未下鞍」、「小車不倒只管推」的奮勇前進精神。這就使得澳門與內地各地的發展差距,在人家僅用兩三年的功夫,就建設好一條幾百公里長,穿山洞越大河的高速鐵路,而澳門的一條二三十公里,而且還是在平地興建的輕軌,竟然是搞了十幾年也連路軌都未鋪好,形成強烈反差對比的背景下,可能又將進一步拉開「剪刀差」。「一國兩制」的特殊優惠條件,未能獲得應有的發展成果。
  其實,現在是澳門特區發展最有利的時機。不但是習近平主席、李克強總理高度關懷澳門特區的發展,在政治上給予「打氣」,鼓勵政府官員「要勇於擔當,敢於碰硬」,「持之以恆、久久為功」的同時,給澳門特區送出各項更為「大手筆」的「大禮」。而且,隨著在中央支持下,香港特區追究暴力反對派的刑事責任,對澳門特區的激進反對派也起到了震懾作用,尤其是曾經攪風攪雨,給反對派予以保護的何超明,現在也正接受司法審理,澳門特區的依法行政氛圍條件是回歸以來最佳的。如果連這個極為有利的條件也放任流失,那就對不起以習近平主席為核心的中央政府的高度期待和託付了。 
  實際上,澳門與內地的差距已經越發明顯了。澳門特區雖然在行政區劃上是一個省級行政建制,但只有三十平方公里,六十餘萬人口,連內地一個地級市的區,或縣都不如。內地一個同級建制的省,以廣東省、山東省等為例,動輒就是一億人口,相當於一個大型國家,其經濟總量也等於一個中等的發達國家,因而其主官其實就等於是在管理一個「國家」。而澳門,只不過是在進行「城市管理」而已。盡管說是「桌子上唱大戲」,但總不能「自我感覺良好」,看不到自己的差距。    
  因此,我們必須承認差距,面直差距,並設法拉近以至是消滅差距,不斷地查找不足,彌補不足。比如,剛過去的「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一些學者專家指出的澳門特區缺乏執行《維護國家安全法》的配套機制及機構,就是一個重要的例子。如果說,剛回歸時,是「細佬哥做大人嘢」,難免會「撿了芝麻掉了西瓜」,這可以理解;而現在回歸已經十七年,「毛長翼大」,就應該成熟得多了。因此,乘著廣東正在落實習近平主席重要批示所掀起的高潮,澳門特區也趁勢而上,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爭取更大的發展成就,就是應有之義。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4-18 05:29:4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