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理性客觀地看待偉龍公屋項目問題

  有關「偉龍公屋」項目問題,明顯地分成贊成和反對兩大派。雙方所持的理由各有各的道理,誰也說服不了誰。倘長此糾纏下去,又將成為特區政府被民意「騎劫」的新案例,在行政長官崔世安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九日卸任時,可能會在「萬九公屋」和「後萬九公屋」領域交出一份「白卷」,從而無法兌現其在參選第四任行政長官時作出的政治承諾。
  這將又是一齣「父子騎驢」的鬧劇。這個寓言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中,有著不同的寓意。在過去的傳統意境中,是諷刺沒有定見、耳根子軟的後果。在近年,則被賦予了新的意境,那就是諷刺過度的民粹主義,所謂的「意見領袖」與政治人物,每人每天只消一張嘴,就把政府弄得朝令夕改。而且可怕的是,民粹意見還搖擺不定,今天說東,明天道西,每個意見分開看,好像都有道裡,合在一起又彼此矛盾,而政府又隨民粹搖擺,最後受苦的註定是全民。
  現在經常就「坐驢」還是「抬驢」發聲的,其實就只有三類人:一類是「天然反對派」,不論政府的政策措施是否有失誤,總之就是「反對」。一類是為了選舉積聚人氣而為之,在議題設定上有逐漸向「反對派」靠攏的傾向,但罵歸罵,在投票時卻又自動歸隊到建制派陣營,而被真正的「反對派」嘲諷為「表裡不一」,予人「屁股指揮(舉)手,選票操作口」的感覺。一類是為了滿足「意見領袖」的意欲,只要能達到「喊水能凍結」的效果,就比什麼都愜意。
  其實,今天反對在原「禦海南灣」地盤興建公屋項目者,其中一些當初就是出於痛恨歐文龍貪腐行為的心理,要顛覆「禦海南灣」的豪宅格局,而提出將之改為興建公屋的。當然,當時也正逢市民對「上樓難」極有意見,向特區政府施加必須儘早完成「萬九公屋」及「後萬九公屋」計劃的強大壓力之際,因而行政長官崔世安就從善而流,宣布該地盤用來興建公屋項目。話音剛落,就獲得掌聲熱烈,是崔世安的行政長官任內罕見的其決策受到各種不同觀點立場市民一致擁護的現象。但僅是一年多,風向就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變化,這真讓人感嘆「民意隨風擺」!
  而在當時,筆者反而認為,「禦海南灣」的土地,是極為優質的土地資源。實際上,劉鑾雄就是要將此地塊打造成甲級豪宅,單是看其「禦海南灣」的稱謂,就可知其「豪華氣派」。因而將收回的「禦海南灣」土地用來興建公屋,這似乎是「理想主義」,顯然是大材小用,有浪費之嫌,不符「比例原則」。而且,現在的「意見領袖」往往是採用雙重標準,「人又系佢,鬼又系佢」,倘屆時特區政府真的屈從於民粹主義,宣佈將「禦海南灣」土地興建公屋,相信又有人痛罵特區政府「賤用(賣)土地」、「官民(商)勾結」。
  筆者當時還認為,其實,「禦海南灣」所在地塊可作兩個用途考量。其一、根據其鄰近澳門國際機場,距離北安碼頭也較近的有利條件,闢作澳門旅遊服務中心,作為配合「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建設。現在雖然澳門有設立「遊客服務中心」,但與「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要求相比,顯然是存在著很大差距的。因此,有必要建設一個高端的「旅遊服務中心」,為來自世界各地的高端遊客提供各種服務。
  其二、作為中產階層的「置安居」用地。特區政府必須在照顧低下階層的安居問題的同時,重視中產階層的「居住正義」問題。實際上,作為澳門民怨來源之一的「上樓難」問題,已從中下收入階層蔓延到中產階層。而中產階層是最重要的社會穩定力量,也是代議政制的主力軍,倘是連這部份人都「軍心不穩」,就將對建構和諧社會極為不利。而收回的「禦海南灣」土地,正好就可以用來興建專供中產階層住用的樓宇,在他們無權使用公屋與無錢購買豪華住宅的中間,取得平衡。
  「禦海南灣」是貴重地皮,這不單止是因為劉鑾雄要將之打造為豪宅群,而且他還邀請時任香港特首的曾蔭權參觀過,而綽號為「煲呔」的曾蔭權的「品味」之高,是人盡皆知的。因此,將其改建為「旅遊服務中心」,是恰到好處。剩餘土地則興建政府設施,尤其是辦公大樓,結束租用商業大樓,停止與民搶奪資源,降低商業大廈的租金售價,予民為便。
  實際上,政府收回的被霸占公地和「閒置土地」,更適合興建公屋。不過,「閒置土地」還需等候漫長的司法程序,被霸占公地則可以立即使用,只要其面積、位置、周邊環境適合的,用作興建公屋,可能更佳。
  但這並不等於筆者完全反對「偉龍公屋」項目。畢竟這是體現特區政府對落實「萬九公屋」和「後萬九公屋」計劃的信心,另一方面也是符合當時是主流民意。現在,某些「意見領袖」卻起勁地反對,互聯網上已有人指出,這是其中一些人出於選舉需要,爭取見光度,爭取選票。倘只是爭取見光度,應是有效果;但倘是爭取選票,可能適得其反。蓋有投票權者,除「鐵票」外,還有不少「游離票」。新人參選只能是面向「游離票」,難以撬動「鐵票」。而「游離票」的主人,相信有不少是等著上樓者,因而反對「偉龍公屋」項目,等於剝奪他們的「上樓」機會。
  反對「偉龍公屋」項目者,所持理由主要是「噪音」和「空氣品質」。其實「噪音」的說服力並不強,因為科技大學及其附設醫院,與「偉龍」地盤相比,距離跑道更近。而機場最大的噪音源,是在飛機起飛階段產生。既然科技大學都感受不到飛機起飛的噪音,「偉龍」地盤相信更是無需擔憂。至於「偉龍」地盤較為靠近候機大樓,但正是候機大樓就像「隔音屏」,阻擋了停機坪所產生的噪音。最大的問題應該是二噁英及飛灰,這確實是必須正視的問題。但倘特區政府及其相關部門是開拓型的,反而是「壞事變好事」,因為就此而設法改造垃圾焚化爐的環境保護設施,就不但可讓「偉龍公屋」項目消除倘有的空氣污染,而且更可順帶解決北安填海區的環境問題,可以使該區的荒廢土地提升品質,得以合理使用。否則,就讓其繼續荒廢下去,這對於寸金尺土,缺乏土地資源發展的澳門來說,是很大的浪費。
  當然,倘特區政府「擇善固執」,不受民粹牽制,決定按原計劃執行偉龍公屋」項目計劃,還需做好交通和其他配套設施規劃。實際上,反對者的另一個理由,就是將之與石排灣公屋的交通及其他配套設施不健全相類比。
  有人說,乾脆將「偉龍」土地還給國際機場公司。這可能是一個大笑話。當時國際機場公司之所以將其所持有的「偉龍」土地賣給劉鑾雄,除了是劉鑾雄為求「禦海南灣」的土地連成一片的商業行為之外,也是機場公司「減負」之舉,是以賣地收入來消減負債。須知道,機場公司現在還欠政府巨額債務。倘是「還給」機場公司,其是否有錢購買,是否有需要購買?即使答案是肯定的,可能又將招來「官商勾結」、「利益輸送」這句「招牌罵」的痛斥。其實,機場公司真的需要擴張地盤,倒不如在停機坪與跑道之間填海,更方便實惠。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4-19 05:10:5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