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擇善固執採善調適完善設計美善家園

  行政長官崔世安在立法會答問會中,回答議員提問時重申,「偉龍」地段將堅定興建公屋,因為這是符合大眾要求,相關部門已經開始進行規劃。崔世安又指出,他很有信心在自己任內可以重開公屋申請。
  這是崔世安繼去年十一月二日赴京前接受傳媒訪問時,強調政府一直努力循尋找土地、法律途徑及公共房屋需求數量研究三個方向興建公屋,以解決廣大居民對住屋的需求,亦是政府責無旁貸的工作。偉龍馬路土地興建公屋並非政府的倉猝決定,正是政府順應廣大居民訴求,透過尋找土地興建公共房屋,滿足安居需要,用作興建公共房屋的決定是堅定不移的之後,又一次對「偉龍」地段興建公屋的決策,公開作出斬釘截鐵的宣示。
  而對社會上有少數人士就「偉龍」地段興建公屋計劃所提出的質疑,其實崔世安在上次表態時,已經作出了妥適的析疑回應。他指出,過去兩屆政府展開的諮詢工作,收集的意見顯示公共房屋與交通是社會重要的問題,公屋的需求最重要是土地資源,政府在過去七年以各種方法尋找土地,偉龍馬路地段是經過司法程序,政府獲得勝訴而取回。他指出,政府多次表達希望將有關地段興建較多的公共房屋,以滿足社會對公屋需要。他表示將會聽取城規會委員的意見,包括對「澳人澳地」、樓宇高度,以至山體保護的關注、公共設施的比例等,相信身兼城規會主席的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會分析及研究有關意見,再向他匯報。
  這是崔世安一個擇善固執的決定,一掃過去「優柔寡斷,猶豫不決」,及「前怕狼後怕虎」的形象,也是對社會上類似「父子騎驢」式的批評議論的正面回應。實際上,現在一些批評「偉龍」地段興建公屋的人士或團體,就正恰好是當年歐文龍和劉鑾雄涉及「偉龍」地段的貪賄案走完司法程序,政府宣布收回「偉龍」地段土地後,向政府施加必須全部用來興建公屋的壓力的人士和團體之一。崔世安也正是順應這些人士及團體的意見和建議,寧願「犧牲」這幅原本是興建豪宅的貴重地皮,也要滿足低下階層「安居樂業」的願望。但是,由於選舉季節來臨,某些正在謀劃參選的人士或團體,或某些不準備參選,卻懷有「反輔選」逆反心理的人生或團體,卻來個「自相矛盾」、「自我否定」,以各種似是而非的理由,反對在「偉龍」地段興建公屋。
  有「茶餐廳論壇」人士說得好,其實那些反對出爾反爾地在反對「偉龍」地段興建公屋者,大多已經解決了置業安居的問題,亦即已經與「上樓難」「拜拜」道別。正因為不知別人的「上樓難」之苦,而無視別人對「上樓」的熱切期盼,當有更多的人可以籍著「偉龍」地段興建公屋的項目,可以安居樂業,告別「上樓難」之際,卻要以各種似是而非的「理由」,阻止政府在「偉龍」地段興建公屋,掐滅八千家團的「上樓夢」。這些衣食無憂的所謂專業中產階層,為了一己的空幻理念,損害數萬還在安居問題上苦苦掙扎的低下階層的「住」的權益,損人而不利己,其私心縱使不是「可誅」,也應自我檢討。
  可以說,現在反對在「偉龍」興建公屋的,只是極少數人;而贊成的,則是多數人。只不過是,亟盼「上樓」者,因為是低下階層,而具有「沉默大多數」的特徵;而反對「偉龍」興建公屋者,因是所謂的專業人士,也有一鋪「意見領袖」之癮,以能夠達成「喊水能凍結」為樂,因而懷有「放大反對聲音」的「絕技」。在這個其實並不能反映真實輿情的「剪刀差」之下,似乎反對「偉龍」興建公屋的意見佔了「上風」。其實並不盡然。倘澳門特區是有「公投」機制的話(當然這是假設,因為《澳門基本法》並無此機制之設),在九月十七日的第六屆立法會選舉時,「公投綁選舉」地順帶進行「是否同意在『偉龍』地段興建公屋」的「公投」,看看那一個聲音更大?畢竟,盼望能住上公屋的低下階層的人數,比這些以能「挾持」特區政府興建公屋計劃的「精英人士」要多得多。在關乎他們的切身利益的議題時,他們絕不會放棄發聲為自己爭取權益的機會,屆時「沉默的大多數」,就將會變成「怒吼的大多數」。
  更將可能會令人倘目結舌的是,倘特區政府受其「挾持」,決定收回在「偉龍」地段興建公屋的決定,在到兩年多後,崔世安的行政長官任期結束時,他們又將跳出來,咀咒崔世安沒有兌現「萬九公屋」的政治承諾了。說不好,某些人現在反對在「偉龍」地段興建公屋,就是為了在崔世安卸任時,痛斥他未能完成「萬九公屋」計劃而積累「相罵本」。——倘特區政府現在堅定不移地執行「偉龍」地段興建公屋的計劃,屆時這些人要在公屋議題上批評崔世安,就將面臨「缺乏子彈」之困了。
  實際上,澳門特區政府在執行「萬九公屋」和「後萬九公屋」計劃,面對土地嚴重匱缺的困擾。這就導致崔世安在競選第四任行政長官時,決定更改新城填海區A區的規劃,改為以興建公屋為主。而從目前情況看,由於受到港珠澳大橋施工影響,新城填海區的填海供砂進展不暢,新城填海區A區的填海工程或將未能如期完成。即使在完成之後,還要進行市政工程,因而很可能在崔世安卸任之前,都未能開始動工。而已經收回的被霸占公地,大多數受面積、地點、周邊環境等因素牽制,而不宜興建公屋。至於因逾期宣布臨時批給失效的土地,因為走完司法程序需要好幾年的時間,也不是在崔世安的任期內可以興建公屋,更何況其中有些土地是屬於承批商「不歸責」而具有強烈的爭議性。因此,崔世安要能兌現「萬九公屋」的諾言,「偉龍」地段就將負有極為重要的責任。
  因此,崔世安「『偉龍』地段將堅定興建公屋」的宣示,就不但是展現了兌現「萬九公屋」諾言的決心,而且更是崔世安堅決執行習近平主席「更要從市民最關心的問題入手,抓幾件實事,力爭取得實效。面對問題和挑戰時,要勇於擔當,敢於碰硬,既要善於早作謀劃,提前化解風險,又要持之以恆、久久為功。」指示的具體行動。
  當然,那些反對意見也應予以重現,並針對其提出的各種「理由」,進行逐個分析,倘確實是有其理由的,就以「採善調適完善設計」的方式應對之。而從辯證法的觀點看,也是一件好事。實際上,八千個單位,以每戶三人計,已是二萬四千人,相當於一個公共小區,因而必須適當安排各種社會設施,如學校,社區衛生中心,公共行政服務中心等,還有內外交通問題。更應將解決所謂焚化爐氣體污染、機場噪音等問題擺在首位,集中力量進行「攻關」作業(這可能又將反過來「倒逼」焚化爐升級環保設備)。倘單靠澳門特區政府本身力量不足,可外判給民間設計,甚至邀請香港、內地相關機構「拔刀相助」。實際上,香港的居屋社區設計建設是頗有心得的,可以借鑒其經驗。這樣,一個美善的「偉龍」家園,就將成為低下階層的安居樂園。
  (更正:昨日本欄第六段「葡方代表團團長周南」,為「中方代表團團長周南」之誤,合更正)。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4-26 05:17:2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