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既能促進發展又能維護區旗區徽尊嚴

  行政長官日前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上,談到第五跨海通道的規劃。他指出,特區政府已經委託科研機構研究澳氹大橋側興建海底隧道的可行性,並於今年第三季完成最終研究報告。他表示,採用隧道形式,主要考慮到選址是澳門半島與氹仔之間最短距離,以及保護澳氹大橋的景觀。隧道主要連接新城填海B區與氹仔C區及D區,每側隧道最少設有兩線單向行車。他指目前初步構思的選址包括三個方案,分別是舊大橋兩側各建一條隧道,或在大橋以東方向興建兩隧道,又或在大橋以西方向興建兩隧道。下一階段將就不同的方案分析研究澳氹大橋結構的影響,以及預測海底隧道的交通量及規劃周邊交通的建議等,有關構思將於今年第三季完成最終可行性研究報告。
  這是一個正確的決定。因為這項決策不單止是關乎到保護澳氹大橋的景觀的問題,更重要的是維護《澳門基本法》對澳門特區區旗、區徽的尊嚴的問題。
  這是因為,《澳門基本法》第十條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除懸掛和使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和國徽外,還可懸掛和使用澳門特別行政區區旗和區徽。「澳門特別行政區的區旗是繪有五星、蓮花、大橋、海水圖案的綠色旗幟。「澳門特別行政區的區徽,中間是五星、蓮花、大橋、海水,周圍寫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和葡文『澳門』」。
  實際上,澳門特區擁有並可懸掛和使用自己的區旗、區徽,是澳門特區享有高度自治權的重要體現。澳門特區的區旗、區徽,體現和反映了澳門特區的地位和特點,是澳門特區的標誌。澳門特區如何懸掛和使用區旗、區徽,由澳門特區自行立法決定。而在澳門回歸大典後隨即進行的「午夜立法」中所制定的系列「回歸法律」,有一項就是《區旗、區徽的使用及保護》(第6/1999號法律),隨即特區政府也頒發了《國旗、國徽及區旗、區徽的懸掛及展示》(第3/1999號行政法規)。
  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的澳門特區區旗、區徽圖案,由五星、蓮花、大橋、海水等圖案繪成,完全符合「體現一國兩制精神,反映澳門的實際,圖案庄嚴美觀」的原則。區旗、區徽上的五顆金黃色五星,象徵著國家恢復對澳門行使主權,澳門特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三朵含苞待放的蓮花,象徵著澳門的自然地理特點,即澳門是由三個半島--澳門半島、氹仔島和路環島組成。大橋反映了澳門的自然景觀,象徵著把澳門三島連在一起。平穩的海水寓意著澳門四周是我國的領海,澳門在回歸祖國後定能保持經濟的發展和社會的穩定。區徽上寫有葡文「澳門」,表示葡文仍是澳門特區法定的官方語文。至於選定綠色為區旗、區徽的底色,意圖是使澳門特區區旗、區徽的主體色彩與香港特區的區旗、區徽的主體色彩有所區別。
  由此可見,澳氹大橋是澳門區旗、區徽圖案的重要組成元素。不能有任何損害毀壞。就此而言,文化局在研究新的保護文物清單時,應將澳氹大橋列入受保護的文物之列,以法律規定不能對澳氹大橋有任何拆卸或破壞的行為。
  實際上,在多年前,有人提出澳氹大橋的結構十分單薄,難以荷載重型汽車,不敷澳門日趨繁忙的交通需要,因而建議將之拆卸重建時,時任特首的何厚鏵就指出,澳氹大橋是澳門特區區旗、區徽的一部份,不能拆掉,否則將會形成違反基本法。
  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友誼大橋建成通車之前,澳氹大橋是溝通澳門半島與離島的唯一通道。隨著離島的發展,先後興建了友誼大橋和西灣大橋,分擔了澳氹大橋的交通壓力,特區政府就根據澳氹大橋的設計較為單薄,滿載力不足,而作出了澳氹大橋只能通行公共交通車輛的決定。然而,澳氹大橋確是連接澳門半島中區與離島最短距離的跨海通道,中區的非公共交通車輛要往來離島之間,就須繞道到外港或西灣,顯得並不方便。因此,在現有澳氹大橋附近修建第五通道,是有必要的。
  當然,為了維護作為區旗、區徽的組成元素他指出社會希望第四條跨海通道是一條「全天候的通道」,即起碼在颱風天氣下,澳門現有的幾條大橋,包括通往橫琴口岸的蓮花大橋,都有一個缺點,就是在颱風來襲,氣象台懸掛八號風球時,為安全起見,對大橋實施封橋措施。車輛能夠有基本的通行保障,當局亦認同這個觀點。而隨著離島的發展,澳門的主要經濟命脈集中在離島,佔全澳GDP和財政收入的一半以上,是產生與離島。而且,離島也居住了大量的人口,佔全澳人口的四分之一以上。在八號風球就「封橋」下,與半島來往很不方便,成為孤島。尤其是在第四通道捨棄海底隧道的構思之後,雖然有說是將會加大防風結構設計,但倘有特大颱風來襲時,仍然難免「封橋」。因此,第五通道以隧道形式興建,就是一項體現「以民為本」、實事求是精神的決策。
  以當今的建築技術,修建海底隧道並不是難事。不要說,港珠澳大橋的海底隧道部分,就有六點七公里長,而且還是在珠江口主航道修建,水深浪急了,就說是在二十年前建成通車的英法海底隧道,長達五十五點五公里,最深處達七十五米。據說,正在策劃的還有更長更深的渤海灣海底通道,還有正在研究的台灣海峽海底通道。因此,這區區一、二千公尺長海底隧道的興建,並不困難。
  但必須注意的是,澳氹大橋的工程結構設計頗為「化學」。據有關資料顯示,大橋的樁柱是「摩擦樁」,亦即其樁柱並沒有打到岩石層,而是穿過並支撐在各種壓縮土層,主要是依靠樁側土的摩阻力來支撐垂直荷載,其樁尖部分承受的荷載很小,一般不超過百分之十。主要是針對大橋的海底地質是飽和軟粘土地基,在數十米深度內均無堅硬的樁尖持力層而選定。這類樁基的沉降較大。在橋樑工程中,同一個橋臺或者橋墩的摩擦樁是等長的,不會因地質不同而變化。因而我們就可以觀賞到舊澳氹大橋的橋墩「齊輯輯」的美景,但較為大型的汽車走在大橋上,卻又有「上下搖晃」的感覺。正因為如此,現在禁止公共交通工具及特殊車輛以外的機動車輛通行,以減輕其荷載負擔,延長其使用壽命。
  問題就在這裡,倘在澳氹大橋的旁邊興建海底隧道,可能會對支撐大橋摩擦樁的泥土造成某種影響。或許,距離大橋遠一些,可以避免這種影響。這需要專業人士進行研究。
  數年前有關部門稱有一個構思,第五條跨海通道的澳門一端,是連接新口岸皇朝區的城市日馬路一端。而現在此端的接口處,已經規劃為新城填海區的B區法政區,可能難以展開。總之,興建第五條跨海通道確實是有必要性,但要處理上述的具體問題,可能其難度要比第四條跨海通道還要大一些。
  不過,「天下無難事,只要肯登攀」,相信一切困難都是可以解決的。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4-28 05:09:3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