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檢閱驗收落實基本法及習主席指示之行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應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的邀請,將於本月八日至十日,視察澳門特區,了解澳門特區的最新發展情況。訪問期間,張德江將視察社會發展情况、會見各界人士,並發表重要講話。這是澳門回歸後,第三次有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來澳,此前分別是李鵬、吳邦國。三位委員長都是在其任期的最末時間,到澳門特區考察、訪問的。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在其任期內考察、訪問澳門特區,是應有之義。因為站在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的角度,由於《澳門基本法》的擬制工作,是由隸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澳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承擔;並由全國人大全體大會通過《澳門基本法,及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內設置澳門基本法委員會。另外,根據《澳門基本法》的規定,澳門特區的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須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備案不影響該法律的生效。全國人大會常委會在徵詢其所屬的澳門基本法委員會的意見後,如認為澳門特區立法機關制定的任何法律不符合基本法關於中央管理的事務及中央和澳門特區關係的條款,可將有關法律發回,但不作修改。經全國人大常委會發回的法律立即失效。該法律的失效,除澳門特區的法律另有規定外,無溯及力。《澳門基本法》還規定,基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基本法的修改權屬於全國人大。全國人大常委會在徵詢其所屬的澳門基本法委員會和澳門特區政府的意見後,可對列於基本法附件三的法律作出增減。列入附件三的法律應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依照基本法規定不屬於澳門特區自治範圍的法律。澳門特區可享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全國人大常委會或中央人民政府授予的其他權力。因此,從憲制的角度上看,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而且必須到澳門特區考察及訪問,檢查澳門特區在實施《澳門基本法》的情況。
  實際上,四年前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吳邦國考察澳門,主要行程就是出席及主持《澳門基本法》頒布二十週年紀念活啟動儀式,及澳門基本法紀念館的開館儀式。他在總結澳門特區實施澳門基本法的情況時,是表達滿意的。其實,澳門特區落實基本法最突出的,還是為二十三條立法。澳門特區之所以能在周邊地區各種不良政治因素的襲擊之下,仍能「任憑風浪起,穩坐釣魚船」,除了是得益於中央政府的有力支持,特區政府的正確領導,全體「澳人」的共同努力之外,就是《維護國家安全法》起到了「壓艙石」的作用。
  昨日香港《萍果日報》報導,有澳門大學法學院的高級講師在香港大學有關「二十三條」的圓桌會議上聲稱,澳門於二零零九年通過二十三條立法,至今仍未有人被起訴,但社會卻對法例存有恐懼,擔心政府嚴刑打壓異見,自我審查日益嚴重。例如近年不少香港或中國大陸記者、學者及政界因澳門內部保安法為由,被拒絕入境;全國人大前委員長吳邦國到訪澳門時,更有社運人士被警方臨時拘留。這其實是站在西方的觀點,廣大澳門居民並沒有所謂的「恐懼」心理。實際上,既然沒有「政治檢控」,又害怕甚麼?何況,任何國家和地區,都有拒絕被認為對本地區公共安全不利的人士入境的措施,非澳門「獨有」。
  過,有一個與《澳門基本法》有關的論點如能得到澄清,那就更有利於保持澳門的繁榮穩定。那就是曾有人說,張德江委員長肯定新《土地法》符合基本法,因而不能修改。這就使得新《土地法》讓不歸責的土地承批商「贏了法理,輸了官司」的問題更為複雜,陷入僵局。盡管新《土地法》是澳門特區的高度自治事務,並非是中央職權,也不涉及中央與特區的關係,而且相信從整體上也符合基本法,但畢竟有不符基本法所揭櫫的「行政主導」之嫌。而且在立法會選舉前未能拆除這個「炸彈」,可能會有重大負面影響,不利於愛國愛澳力量在立法會佔據絕對優勢,及阻擋激進青年混進立法會。因而,既然新《土地法》已經提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也有人聲稱委員長表態「不能修改」,甚至發生有全國政協澳區委員質疑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關於新《土地法》調查報告的程序,
  倘能作個適當的說明,是有利於澳門特區政局的穩定的。
  其實,張德江除了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之外,還具有另一個與澳門事務極為密切的職務,那就是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是於二零零三年香港特區發生大遊行後而成立的。前兩任組長曾慶紅、習近平,都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及國家副主席。但現任國家副主席李源朝不是中共中央常委,只是政治局委員,因而只能「屈居」副組長,必須要由政治局常委出任組長。而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兼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凸顯了從基本法的角度,將港澳事務工作回歸憲政制度。以利於在兩個基本法實施中遇到的涉及中央與特別行政區關係的問題,以《憲法》和基本法為依據,準確地抓住「一國」與「兩制」的關係這個核心,嚴格按照既有利於維護「一國」,又有利於實行「兩制」的要求,使「一國」和「兩制」都能得到維護,既保証中央對香港、澳門有效行使國家主權,保証基本法在全國範圍獲得統一的理解和執行,又保證香港、澳門兩個特區有效行使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保証香港、澳門兩個特區實行高度自治。
  因此,從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角度,張德江組長今次考察澳門特區,可能也肩負檢閱及驗收澳門特區落實貫徹習近平主席對澳門提出的「四點希望」的情況的任務。
  應當說,在這兩年多來,澳門特區政府及廣大「澳人」是堅決執行習近平主席的「四點希望」的。尤其是在經濟建設領域上,成立了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和「中葡平台」兩個「頂層設計架構」,最近又相應習近平主席的號召,成立了參與「一帶一路」戰略的「頂層設計架構」,昨日還召開了工作會議。雖然任務較為艱鉅,但已走出一條新路。尤其是在澳門中聯辦協調下,各家博企協助及惠澤於中小企業,有利於抵銷「博彩業引帶整體經濟向好發展與中小企業經營困難」這對矛盾。
  但由於利益多元化、訴求多樣化,愛國愛澳力量這部機器的螺絲釘已有鬆動的跡象,尤其是對新《土地法》的爭論。因此,對習近平主席有關「澳門各界人士要繼續弘揚愛國愛澳的社會主流價值觀,支持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政府依法施政,增強社會凝聚力和正能量,共同致力於實現澳門長期繁榮穩定」的指示,張德江委員長還需多加督促。
  習近平主席有關要「加強青少年教育培養」,「要實現愛國愛澳光榮傳統代代相傳,保証『一國兩制』事業後繼有人,就要加強對青少年的教育培養」指示的落實,更是重中之重。儘管澳門特區已經做了大量工作,甚至出動到國家力量,加大保送澳門高中畢業生到內地升讀大學的力度。但必須看到,一方面台灣、香港發生的一些事情,在影響侵蝕著澳門青少年的思想,而且不排除有外來勢力將摧毀「一國兩制」事業的希望寄託在青少年的身上;另一方面由「台獨」分子把持的台灣「教育部」,正在以優惠政策吸引澳門學生到台灣升讀大學,這固然是要填補因「少子化」及高專學校濫升格為大學而出現的巨額生源空缺,但也有要以「太陽花學運後」的校園氛圍來污染澳門學子,尤其是以「小英青年軍」來搶奪澳門學生的意圖。某些在台灣就讀澳門學生在返澳後成為「職業社運家」,就是明證。因此,更好地落實習近平主席的這項指示,還需加大力度,增添更多更好更靈活的方法。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5-03 05:22:0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