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張組長將全面考核澳門執行習主席指示情況

  張德江委員長的另一個重要職務,是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而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是中共中央和中央政府負責領導香港和澳門兩個特區工作的議事協調機構,由中共中央、國務院等多個部門的負責人組成,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則承擔其辦事機構的職能。二零零三年七月,中共中央和中央政府因應當時香港發生「七一大遊行」的形勢,成立由十八個部門組成的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由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擔任組長,全面領導港澳工作。自此以後,中央重新調整了港澳工作體制及工作重點,在經濟方面推出了「CEPA」協議和開放內地居民港澳「個人遊」等政策。二零零七年中共「十七大」及翌年中央政府換屆後,隨著曾慶紅退出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新任政治局常委習近平及國家副主席接任組長並接管港澳工作。而在二零一二年中共「十八大」及翌年中央政府換屆後,由於擔任今屆國家副主席的李源潮,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九改七」的背景下未能升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因而只能以中央政治局委員的「次一級」位階改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的副組長,而改由專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張德江兼任其組長,以保持該小組的最高政治位階。從而凸顯中央對港澳工作的高度重視。
  既然如此,張德江委員長今次前來澳門特區考察,當然也是以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身份,對澳門特區的工作進行全面考察,而不單止是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對澳門特區在憲制上及管轄基本法的實施的業務。
  作為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的一員,張德江當然要作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代表,檢閱考核澳門特區落實執行其指示的情況。習近平主席對澳門特區的指示很多,包括在每年行政長官赴京述職時的重要講話,也包括在每年全國「兩會」期間,有時會對港澳兩特區的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的重要談話。但最重要、最集中的,還是在澳門回歸十五週年時,習近平主席在慶祝大會暨第四屆特區政府就職典禮上提出的四點希望,及在會見新一屆澳門特區政府主要官員以及立法、司法機關負責人時的重要講話。因此,作為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張德江委員長,今次的澳門之行,也肩負了考核澳門特區執行習近平主席上述指示的情況的任務。
  本欄昨日重點談及澳門特區執行習近平主席「四點希望」中的第一點「經繼續奮發有為,不斷提高特別行政區依法治理能力和水平」的情況。而在第二點「繼續統籌謀劃,積極推動澳門走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道路」方面,因為推動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及「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平台」,都是國家「十三五」規劃所賦予的任務。因而既是澳門特區本身的奮鬥方向,更是屬於國家發展戰略「一盤棋」的棋子佈局,也是屬於中央與特區關係的事務,張德江組長更將會重點考核。
  澳門特區執行習近平主席的指示,還是「蠻拼的」。齊心合力克服各種先天性的困難,並充分發揮政治智慧,參照習近平主席「頂層架構設計」的方式,成立了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和「中葡平台」兩個委員會,全力落實執行。最近又積極響應習近平主席的戰略決策,成立「一帶一路」委員會,計劃全情投入「一帶一路」的國家戰略中去。
  但可能忽略一個也是很重要的問題。習近平主席在第二點中,有「要以更大勇氣和智慧破解發展難題,加強和完善對博彩業的監管」之句。特區政府已經完成對博彩業的中期檢討,但就博彩業牌照三個正牌和三個副牌的合約期來說,其實目前已經超越了「中期」,開始進入「末期」,因為在二零二零年和二零二二年就先後屆滿,距今只剩下兩年多至四年多的時間。而在回歸前,是提前五年以至更多時間處理賭約的期效問題的。因而「中期檢討」不提如何處理三個正牌和三個副牌即將約滿的相關問題,顯然是一個重大的缺陷。
  不要以為,賭場開在澳門,就是澳門特區「高度自治事務」,其實這是屬於中央與特區關係的事務。這是因為,當時是中央作出了系列決策,包括澳門可以發出三個賭牌,全國只有澳門能夠開賭,及中資企業不能參與博彩業經營等。甚至台灣當局要在馬祖島開賭,雖然中央的事實管轄權不及於台灣,但也能以下令禁止福州市相關部門與馬祖賭場合作的方式,而導致「馬祖開賭」夢碎。否則,就不可想像,在一個中國的架構內,其他地區也紛紛開賭,澳門博彩業將會遭受如何的衝擊。實際上,香港特區就曾設想過開賭,但在中央決策下,「無疾而逝」。
  但是,澳門特區政府卻對六個正副賭約即將到期的處理問題,遲遲未有決定,「中期檢討報告」也無提及。正因為如此,有人有所渴望,增發兩個賭牌。而某美資博企,更是盼望在續期談判中,爭取進一步擴大其在澳門博彩業整體中的份額。或許,正因為這是屬於中央政府管理的事務,澳門特區政府不敢「自把自為」。因此,張德江組長會否就此有所指示,也就為各方所關注。
  習近平主席「四點希望」的第四點,是「繼續面向未來,加強青少年教育培養」。恰巧的是,就在張德江委員長考察澳門特區的前幾天,是「五四青年節」。行政長官崔世安就此而發表「特首感言」。過去幾年來,澳門特區政府和社會各界愛國愛澳團體,已經做了大量的工作,中央也給予全力支持和協助,包括保送高中畢業生進內地重點大學修讀,全國政協前主席何厚鏵推動「千人計劃」,三個幹部學院和全國青年幹部學院接受培訓澳門青年骨幹的任務等。
  但在新態勢之下,加強對青少年的教育培養,已經不單止是習近平習近平主席所強調的,「要實現愛國愛澳光榮傳統代代相傳,保證『一國兩制』事業後繼有人」的問題,也關乎習近平主席在「四點希望」中也提到的「要防範和反對外部勢力滲透和乾擾,鞏固澳門安定團結的良好局面」的問題,與外部勢力及台灣地區的「台獨」勢力搶奪下一代,已經成為當務之急。而且,在近期,還有一個在即將到來的第六屆立法會選舉中,在保證維持愛國愛澳力量佔有立法會絕對優勢的同時,阻堵激進青年勢力混進立法會。
  現在看來,情況有點不樂觀。本來,將「算術式」的漢狄比例法修改為「幾何式」的改良漢狄比例法後,就不利於愛國愛澳力量的團結,而導致原來的「聯合」班底必須「被迫」分拆為兩個團體參選,造成配票的困難,顧此失彼;現在據說又有其的一個團體將會進一步「拆夥」,真是難以想像,在利益多元化、訴求多樣化的今日,將如何能夠精準地配票,以避免發生有人「飽死」浪費選票,有人「餓死」高票落選的失衡情況。再加上「海一居」苦主為維護其合法合理權益,決定也推舉候選人參選,必然會扯薄愛澳愛澳團體的票源。這就極有可能會導致本來就擁有一定基本盤,但卻又差點就能「達標」的激進青年參選團體,從中「漁翁得利」。
  習近平主席在會見澳門特區政府新任主要官員以及立法、司法機關負責人時,諄諄要求他們要從市民最關心的問題入手,抓幾件實事,力爭取得實效。面對特區發展遇到的問題和可能出現的挑戰,要勇於擔當、敢於碰硬,既要善於早作謀劃,提前化解風險,又要持之以恆、久久為功。
  應當說,在當時換屆時,中央與行政長官崔世安聯合採取「十五年全落」的措施,不但是清除了「打著反貪旗幟搞貪腐」的何超明,而且多數「新人事」也確實是展現了「新氣象」。但無可諱言,卻有個別人的表現不盡人意。尤其是在「勇於擔當、敢於碰硬」方面,卻是表現出「不求有功,但求無錯」的思想狀態,缺乏一種「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不計較個人毀譽,但求社會公義的氣概。
  另一種情況,就是廣大公務員缺乏一種可以鼓勵其「向上流動」的環境氛圍。雖然主要官員已經「十五年全落」,但其以下的各層次責任官員,卻是未見有較大幅度的調整。則就容易產生「辦公室政治學」所指的各種流弊。應當參考習近平主席的治國理政模式,讓能者上,庸者輪調以作考驗,劣者下。尤其是讓近年來湧現的一批有能力、有熱情、有品德的新人有機會展現其長才和理想,以避免「有為者無位,有位者無為」的現象繼續下去。畢竟,澳門回歸已經十七年多,也已經有一批新人成長,但一直沒有機會給他們實踐,不利於公共行政事業的「薪火相傳」。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5-05 05:06:0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