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一國兩制」實踐既要肯定成績也要補強不足

  張德江委員長考察檢閱澳門特區實踐「一國兩制」及執行習近平主席「四點希望」及的情況,應當是全面的。因而除了本欄日來陸續提到的習近平主席「四點希望」中的第一、二、四點及會見新任澳門特區主要官員、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的負責人的重要講話之外,還應有「四點希望」的第三點:「繼續築牢根基,努力促進社會和諧穩定」。習近平主席指出,要堅持以人為本的施政理念,察民情、知民需、解民憂、紓民困,妥善處理社會多元訴求,平衡好各方利益,積極營造更加公平公正的社會環境。要讓廣大居民更好分享發展成果,改善生活質量,提高幸福指數。習近平主席還指出,澳門各界人士要繼續弘揚愛國愛澳的社會主流價值觀,支持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政府依法施政,增強社會凝聚力和正能量,共同致力於實現澳門長期繁榮穩定。同時,要防範和反對外部勢力滲透和乾擾,鞏固澳門安定團結的良好局面。
  應當說,澳門特區在這方面,還是做得比較好的。在行政長官崔世安為首的特區政府全體成員的正確領導下,在全體「澳人」的共同努力拼搏下,再加上中央政府的全力支持,澳門特區在全面貫徹落實「一國兩制」方針政策上取得新進展、新成果與新突破。尤其是在最近連續多月以賭收為主要特徵的經濟發展呈現正增長的新態勢,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進入關鍵時期。承襲著由何厚鏵打下的良好基礎,擔任過九年多社會文化司司長,因而對社會福利工作頗有心得的行政長官崔世安,更是駕輕就熟,各項民生福利工程加快推進,形成了多點支撐、多重覆蓋的社會保障體系,人均預期壽命跨進全世界最先進的班段,社會福利也成為亞洲最好的地區。尤其是老人政策,積極回應了已經進入了銀髮社會的澳門實際情況,因而鄰近地區以至遠至澳洲的人群,都認為老在澳門是一種幸福。因此,習近平主席殷切期待的「要讓廣大居民更好分享發展成果,改善生活質量,提高幸福指數」,是基本能得到落實的。也正因為如此,香港的媒體評論張德江委員長即將考察訪問澳門特區,都是對澳門特區的成就使用了讚美的語調,並指出對香港特區具有示範的作用。
  但在此間,也出現了有人「一邊吃肉,一邊罵娘」的情況。這其中,有的固然是「職業反對派」的「習慣成自然」所為,但毋庸諱言更多的是希望澳門特區「更上層樓」,因而找到了不足及差距,其善意批評就具有「監督」及「促進」的積極意義。
  實際上,與習近平主席「要堅持以人為本的施政理念,察民情、知民需、解民憂、紓民困,妥善處理社會多元訴求,平衡好各方利益,積極營造更加公平公正的社會環境。」的要求相比,澳門特區還是存在著不小差距的,仍需「捋起袖子拼命幹」,補強不足的部分。不能因為已經取得某些成績,就以為「船到碼頭車到站」,躺在「成績單」上踟躕不前。
  在這方面,作為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張德江委員長,是看得很清楚的。因而在今年三月的全國「兩會」期間,他在出席澳區全國人大代表全體會議審議時就指出,澳門回歸十七年踏入中期,在某方面發展得很好,但亦出現不容易解決的深層次問題,包括土地及交通等,而在一些大要在「一國兩制」、《基本法》的內容去解決問題,透過法律先行先試,是大非問題上,要堅定信心、立場堅定,透過法律等各方面解決一些重要問題,將澳門未來發展做得更好。
  由此看來,張德江委員長代表中央作出研判,澳門特區反映在民生領域的深層次問題,已經從回歸初期的「就業」和「薪酬」,轉移到「土地」和「交通」方面。也就是說,經過一番努力,「就業」和「薪酬」的矛盾已經得到初步解決,原來的次要矛盾「土地」和「交通」問題,就上升為主要矛盾。取代了「就業」及「薪酬」的位置。可見他作為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是充分掌握澳門的情況的。
  其中「交通」問題,近年來已經成為嚴重困擾廣大「澳人」的老大難問題。
  本來,城市堵車,這是全世界城市的通病,可能有些城市包括內地的城市,其情況比澳門更為嚴重,甚至北京的「首都」被戲稱為「首堵」。但人家在不斷地想辦法出主意,以各種方式尤其是軌道交通來緩解以至解決問題,北京市就已經成了地鐵世界,每天大部分的公共交通就是靠地鐵來承擔,大為緩解了地面交通,方便了廣大市民和遊客。不要說上海、廣州、深圳這樣的大城市,軌道交通已經成為公共交通的主力,就連中山、珠海等中等城市也在建設或規劃軌道交通。
  澳門並非沒有努力,「公交優先」的決策還是正確的,現在出現的亂象是執行的問題,可以充分發揮人的主觀能動性,予以改正。澳門也並非沒有軌道交通的構思規劃,但十幾年下來,至今都無法通車。許多居民一提起就心情焦躁,因為在內地,就是在這十幾年內,高速鐵路已經四通八達,佔有全世界八成以上的高鐵里程。何況人家是穿越穿越崇山峻嶺,跨過急流大江,而澳門則基本上是平地,相對於內地高鐵施工的難度,「小兒科」矣。就此而言,如何能凸顯「一國兩制」的優越性?
  「土地」問題,既有戰略性的,也有戰術性的。在戰略性方面,當然是澳門受到面積細小,土地開發飽和的桎梏,因而經濟發展和市民居住也受到制約,「萬九公屋」和「後萬九公屋」計劃「萬事俱備,只欠土地」。在短期來說,可以千方百計挖掘土地資源,動用已經收回的霸佔公地,及確是屬於囤積居奇的閒置土地(需要經過司法程序,可能時間較長),先行建設公屋,滿足亟待上樓「寒士」的需要。在長遠來說,新城填海區可以解決其中部分需求,更長遠的利用中央撥付澳門特區管理的八十五葡方公里海域,可以「第四空間」形式予以解決。因而在整體上有前景,差在時間問題。
  在「戰術」的層次,可能就是「新鮮熱辣」的新《土地法》不盡完善條文所引發的各種弊端,尤其是「海一居」三千多小業主的切身利益受到侵蝕的問題了。由於這對於即將進行的立法會選舉來說,可能是「炸彈」,因而有論者分析,張德江委員長此行選定在立法會選舉前夕,其中一個任務就是為了「拆彈」。實際上,從他在全國「兩會」提到「土地交通」問題時,是與「透過法律先行先試」,「透過法律等各方面解決一些重要問題」連接在一起的。而解決交通問題固然也是需要有法源依據,但其急迫性並不強,實際上有關軌道交通的立法諮詢工作也正在進行中。因而剩下來的,張德江委員長所說的「透過法律等各方面解決一些重要問題」,很可能就與新《土地法》密切相關了。
  在這裡,有必要澄清一個情況,有人說新《土地法》已交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因而不能修改。這個論點是似是而非的。一方面,在法理上,楊靜輝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澳門基本法釋義》就指出:澳門特區立法會制定的法律,須報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備案。這裡的「備案」,是就澳門特區的立法情況上報全國人大常委會,使其隨時了解澳門特區的立法進展和法制建設情況。「備案」沒有批准的意思,澳門特區立法會制定法律,只要完成了全部的立法程序,該法律即可生效,不因備案而受影響。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澳門特區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只限於監督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關於中央管理的事務及中央和澳門特區關係的條款,澳門特區制定的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的其他條款,全國人大常委會不作審查。
  其實,立法備案,這是任何一個「單一制」國家都具有的制度。《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第九十八條就是《報送備案》,規定國務院制定的行政法規,地方人大制定的地方性法規、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規章,都應當在公佈後的三十日內向有關機關「備案」。其中行政法規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省、自治區、直轄市的人大及其常委會制定的地方性法規,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和國務院備案;設區的市、自治州的人大及其常委會制定的地方性法規,由省、自治區的人大常委會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和國務院備案;自治州、自治縣的人大制定的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由省、自治區、直轄市的人大常委會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和國務院備案;部門規章和地方政府規章報國務院備案;地方政府規章應當同時報本級人大常務委會備案;設區的市、自治州的人民政府制定的規章應當同時報省、自治區的人大常委會和人民政府備案;
  在實踐上,澳門特區制定的法律全都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按此邏輯,是否就不能改?即將進行的立法會選舉所依據的《立法會選舉法》,除了涉及「政制發展」的層次之外,都是自行立法,多次的修改,每次都備案,並不影響下一次的修改。現在一些議員針對《經濟房屋法》中某些不盡如意的規範,正在提出修訂的建議,難道也因已經「備案」而行不得嗎?因此,建議提出這個「理由」的人士,還是認真理解立法學的專業知識,不要自以為是地唬弄人。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5-06 05:30:2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