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張德江代表中央向澳門提出更高要求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昨日抵達澳門進行為期三天的視察訪問。盡管在中央最高領導層中,他是「第三把手」,但畢竟他是「正國級」的中央領導人,而且在具體職務上,他所擔任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肩負著從憲法和基本法的角度,檢查澳門特區實施《澳門基本法》的情況;而在他所兼任的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也負有全面考察澳門特區工作的重任。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昨日在抵達澳門一下飛機,就宣布他是受習近平主席委派,前來考察澳門是如何貫徹習近平主席在澳門回歸十五週年時提出的「四點希望」,及特區行政長官每年到北京述職,中央對行政長官提出的明確要求的,因而張德江委員長在會見行政長官崔世安,及聽取特區政府的工作匯報,其規格會模式,都是凸顯了中央與特區的關係。包括張德江委員長是在下榻的新竹苑賓館會見行政長官崔世安,也包括在特區政府總部舉行的工作會議,仿照行政長官赴京述職時,習近平主席和李克強總理分別會見及聽取行政長官作述職報告時的座位安排,張德江委員長一人獨坐在正中央,崔世安及其政府成員坐在一側長桌,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澳門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及其他中央成員則坐在另一側長桌。當然,由於中央已經確立了習近平主席的核心地位,因而張德江強調是受習近平主席委派來在哦買進行考察的,而且考察的依據內容也是習近平主席的「四點希望」,及中央的重要指示,亦即緊緊圍繞著習近平這個核心,並在面對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及政府時,強調了「一國」與「兩制」的關係,也突出了中央與特區的關係。
  實際上,張德江委員長在聽取特區中國工作匯報後的談話內容,在評價特區政府的工作成績時,也不忘從中央與特區關係的角度,來加以歸納總結。他指出,澳門回歸以來,「一國兩制」方針及基本法得到全面貫徹,中央全面管治權得到有效落實,澳門特區高度自治權得到充分保障,行政主導體制運作良好,經濟快速發展,民生持續改善,社會保持和諧穩定,各項事業不斷進步,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果。事實證明,「一國兩制」在澳門成功實踐。這其中的「中央全面管治權得到有效落實,澳門特區高度自治權得到充分保障」,就在強調了中央與特區的關係的同時,也凸顯了「一國」與「兩制」的關係。
  值得注意的是,張德江委員長在這裡肯定了澳門特區「行政主導體制運作良好」。這極為重要,代表中央再次強調澳門特區政治體制的重要特徵,是行政主導。這對糾正此前出現的某些認知偏差,十分重要,也十分及時。實際上,此間曾有人否定澳門特區實行行政主導政治體制,而也就是在張德江委員長蒞臨澳門特區的前夕,通常反映政治反對派觀點的網媒,也突然拋出澳門特區是實行「三權分立」政治體制的論調,並以某法官判案的判詞,及基本法關於澳門特區享有獨立的行政權、立法權及司法權的表述,來作佐證。
  這顯然是認知偏差。因為按照基本法的政制設計,行政長官是「雙手長制」,既是特區政府亦即行政機關的領導,行政機關與立法機關、司法機關的關係,也不是「三權並立」的關係,而是既互相合作又互相制衡的關係。也就是說,行政長官的地位,有點像「頂層架構設計」,高於行政機關與立法機關、司法機關,並領導行政機關與立法機關、司法機關。與此同時,他也領導行政機關。這就確定了澳門特區不是「三權分立」,更不是「立法主導」,不能以立法會來箝制行政長官,立法會更不能制定全盤剝奪行政長官行政自由裁量權的法律,只能是在法律中適當地限制及監督行政長官行使行政自由裁量權。因而從此角度看,新《土地法》的某些不盡完善條文,確是有按照「行政主導」的政制設計,予以調整矯正。
  行政主導的政治體制設計,這是鄧小平確定的。在起草香港基本法時,李柱銘等草委會委員提出「立法主導」的方案。此事匯報到鄧小平辦公室,鄧小平認為,這種體制可能會走到西方的「內閣制」,變成執政黨、在野黨及政黨輪替之類的概念。並不符合香港並非獨立政治實體,而是中國一個享受自治的地方行政區域的地位,不能搞政黨政治,也不存在「政黨輪替」這回事。因而將香港特區的政治體制設計為「行政主導」。通常來講,「行政主導」主要是行政長官對立法機關的關係而言,是指行政權力較大,決策權最終掌握在行政長官的手中。實行「行政主導」原則,是為了保持特區的穩定和行政效率,行政機關與立法機關之間的關係應該是既互相制衡又互相配合,重在配合,以行政為主導,因而。又可以稱之為「行政長官制」。
  在香港回歸十週年時,當時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對此就有精闢的論述。,他指出,「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治體制的最大特點是行政主導」。他進一步指出,在這一以行政為主導的政治體制中,「最重要的就是行政長官在特別行政區政權機構的設置好運作中處於主導地位。」「這是實現『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最好的政權組織形式。全面準確地把握這一點,對於保證『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的貫徹實施,正確處理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立法和司法三者的關係,也是至關重要的。」
  後來起草澳門基本法時,也引進了行政主導的原則。蕭蔚雲教授曾指出,雖然在整部《澳門基本法》中找不到「行政主導」這具體的四個字,但整個政權架構設計就是「行政主導」,是「行政長官制」。因此,在思考新《土地法》的問題時,不能撇開「行政主導」政治體制。
  張德江委員長昨日抵澳在國際機場發表談話時指出,他此次來澳的目的之一是「鼓勁」,要求社會各界跟特區政府同心同德,共同開創澳門經濟社會發展的新局面,「擼起袖子加油幹」,把澳門建設得更好。他在聽取特區政府工作匯報後又強調,當前澳門整體形勢是好的,但面臨一些問題和挑戰,對特區政府的管治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廣大居民對特區政府也有不少期待,特區政府擔子不輕,希望大家團結一心,勇於擔當,不斷提升管治能力和施政效率。
  這與習近平主席兩年多前,在會見澳門特區政府新任主要官員以及立法、司法機關負責人時提出的要求是一致的:面對特區發展遇到的問題和可能出現的挑戰,要勇於擔當、敢於碰硬,既要善於早作謀劃,提前化解風險,又要持之以恆、久久為功。
  因此,在已有的成績面前,不能有絲毫的但似乎是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的動能仍嫌不足,甚至有「船到碼頭車到站」思想,也不要持抱「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想法,更不能安於現狀。必須「快馬加鞭未下鞍」、「小車不倒只管推」,「捋起袖子拼命幹」,勇於擔當,敢於碰硬,抱負為國家的統一大業,為「一國兩制」的實踐,為澳門穩定繁榮發展作出貢獻的使命感,充分發揮自己的主觀能動性,繼續奮勇前進。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5-09 05:26:5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