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張委員長言行中所透折的三個重要信息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一連三天對澳門特區的考察訪問,昨日進入「高潮」。馬不停蹄地進行一連多項活動,其中最具指標性意義的,是上午會見澳門各界人士並發表重要講話,考察立法會和終審法院也發表講話,下午參觀龍環葡韻住宅式博物館。這些項目的安排及張德江委員長的談話內容,都具有重要而且是特殊的意義。
  張德江委員長在各界人士座談會及立法會、終審法院的講話內容,有關憲法與基本法、「一國兩制」、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一中心一平台、區域合作、愛國愛澳大團結、對青少年進行愛國主義教育等,已經成為社會共識,也是家喻戶曉,為節省篇幅,本欄不再重複。只是試圖對張德江委員長在昨日的言行中,透折處理的三個比較重要而又敏感的信息,進行「一家之言」的分析。
  其一、愛國愛澳社團在新形勢下必須進行適應性的轉型。張德江委員長說,愛國愛澳團體必須切實加強代表性、先進性和群眾性建設,廣泛團結新型社會力量,不斷擴大愛國愛澳政治光譜,畫出最大的同心圓,團結的人愈多愈好。這句話可說是「喋落有味」,值得愛國愛澳團體及其持份者細細品味。
  恰巧的是,在獲安排發言的工聯代表李靜儀的發言內容,與張德江委員長上述重要講話內容高度重疊,互相呼應。她指出,回歸後澳門經濟發展,社會急劇轉型,愛國愛澳社團在組織形式,聯繫群眾等方面存在與社會發展不適應的情況,所以推動社團轉型發展,是一項緊迫的現實任務。她還以工聯為例,指出工會必須根據新型行業發展的趨勢,不斷調整工會組織的佈局,重點拓展博彩業和其他服務業,攻破自身的薄弱環節,積極在博彩從業員、葡籍人員、公務員、青年當中發展會員,努力發展壯大愛國工會的力量。
  由於按照慣例,發言者的內容大多在事先有所安排,因而從昨日張德江與李靜儀的發言內容看,這個「社團轉型」的命題,已經成為當今從中央到特區讀必須積極面對的現實問題。其實,這個問題,澳門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就已有說過,指出面對新形勢新問題新挑戰,沒有改革就會落伍,沒有創新就會落後。要堅持與時俱進、改革創新,主動適應形勢發展變化,着力解決社團在思想觀念、組織發展、體制機制、服務能力等方面「不適應」的問題,保持工作的生機與活力。而在此之前,筆者也多次提出「全澳門勞動者,聯合起來」。因此,工聯在轉型中,必須突破只是服務於「藍領工人」的「窄」視野,將團結及服務面擴展到所有勞動者,包括隨著社會經濟形態轉型,越來越多的「白領」,而且還是社會中堅力量的專業人士和中產階層,還有原來是「藍領轉」經過自強不息及獲得培訓「向上流」走入「白領」隊伍的新社會階層。
  從戰略層面看,這是在新形勢下做好愛國愛澳大團結的要求。而從目前最急迫的立法會選舉的戰術層面看,就是必須避免「邊緣化」,團結更多的勞動者,包括受薪和自僱人士及其所屬團體,進行「策略聯盟」式的「合理配置」,以讓渡部分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名額給「白領」團體,換取壯大「同心」的隊伍,讓更多專業人士得以加入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提高其品質,也使得「同心」能夠保持立法會議席,爽得益彰。
  其二、轉達習近平主席「法律是治國之重器,良法是善治之前提」的指示。張德江委員長在考察立法會時的講話,就直接引述了習近平主席的這句名言,並囑咐立法會既要堅持監督政府、又要配合政府施政的基礎,原來有不少不適時的舊法律需要修改,也有不合時的應廢除,並應該進一步建立好新法律。他的這番話,被本地學者解讀為可以修訂新《土地法》。
  實際上,在張德江將要訪問澳門的消息傳出後,就有香港網媒「嗅」到了「不尋常」的味道,認為以往國家領導人訪問港澳,都有一定的規律,一是回歸周年或基本法頒佈周年,二是有大型工程落成,三是出席大型會議。但今次澳門上述三個因素都沒有,因而張德江委員長的赴澳是肩負特殊使命的。不過,香港網媒是站在其視野角度,認為是就近考察林鄭月娥的「治港班底」。
  其實這是「自戀」之作。因為專門在澳門會見香港候任行政長官,畢竟不適合,要見也是在深圳。實際上,張德江組長過去也曾多次南下深圳進行類似的活動。而在澳門這邊廂,不少人都認為,是要在將在立法會選舉之前,「拆」掉新《土地法》暨「海一居」這個「炸彈」。在戰略上,是避免社會尤其是愛國愛澳團體的撕裂;在戰術上,是防止其影響立法會選舉的選情,以確保愛國愛澳力量佔有立法會絕對優勢,並防堵激進青年混進立法會。
  因此,張德江委員長就有相關的論述。包括在各界人士座談會「脫稿」的「亂不得,也亂不起」,及「窮有窮的矛盾,富有富的矛盾」;也包括在考察立法會時,與前年十月在北京會見澳門立法會全體議員的談話內容不同,當時是提到立法會為支持特區政府依法行政制定了一系列的法律,包括《維護國家安全法》、《土地法》、《城市規劃法》和《文化遺產保護法》等,而今次則只提《維護國家安全法》,不提其他法律,而立法會主席賀一誠還特意對記者證實,沒有提及新《土地法》。
  這就飽含重大新意。因為在前年十月之後,有人在引述張德江委員長的話時,是「畫蛇添足」地增添了一個「土地法不能修改」,的「尾巴」的,並佔據了社會舆論高地,讓人們都以為就是中央定論,這就使得圍繞著新《土地法》的爭論徒添複雜性。而現在張德江委員長在正面肯定立法會的工作時,避提新《土地法》,但卻又強調必須修改不適時的舊法律,這其中的深刻又微妙的涵意,相信任何人都可以「聽話聽音」,品味出其味道來了。
  由此進一步延伸,有港澳學者在解讀張德江委員長有關「考察」、「應有擔當」等論述時,認為是暗示特區政府有所不足,因而進行「問責」。現在,既然張德江委員長已經為新《土地法》解了套,也既然社會已對妥適處理新《土地法》不盡完善條文有了共識,因而就應有所擔當,有所作為,主動拆除這個「炸彈」,當然也是維護「行政主導」政治體制,恢復自己被不友善地剝奪的行政自由裁量權。
  值得一起的是,張德江在會見社會各界人士,及考察立法會時,一位被「海一居」苦主形容為「始作俑者」,對「捍衛」新《土地法》態度甚為「強硬」的議員,沒有在場。究竟是恰有其他事務,還是聞風刻意迴避?那就只有其人才知道了。
  其三、正確對待葡裔居民問題。在這兩年間,多番風風雨雨。有立法會議員參選葡國國會議員,驚動到中央,以張德江委員長會見及全國人大常委會澳門基本法委員會辦公室主任張榮順上一堂憲法與基本法關係的課,來婉轉訓示,並導致澳門特區政府向立法會提請法案,在修訂《立法會選舉法》中增添「效忠」條款。也有葡國總領事館聲稱,擁有葡國護照的十多萬中國公民也屬「葡國公民」,要求他們進行葡國選民登記。亦有中方機構允許已經參選成為葡僑委員會委員者,登記為澳區全國人大代表選舉會議的成員。
  張德江委員長昨日參觀「龍環葡韻」時,獲安排陪同並進行交談的土生葡人,都是按照各項相關規定,必須向身份證明局辦理確認中國公民手續的人士,包括既是全國政協委員也是特區政府行政會成員的歐安利,及澳區全國人大代表選舉會議成員的馬若龍。而未見立法會議員高天賜在場。這就劃清了界線,因為他是僑委委員會委員,也曾參選葡國國會議員,按照中國《國籍法》界定,他就是「外國人」,不適宜出席作為中國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的一號首長的張德江委員長的親民活動,而出席的葡裔居民,都是中國公民,這條界線是十分明確的。
  高天賜也是缺席張德江委員長考察立法會的立法會議員之「唯二」。如果說,他未有獲安排陪同張德江委員長參觀「龍環葡韻」,是被動的話,那麼,缺席立法會就是主動而為了,可能是擔心萬一張德江委員長會批評「雙重效忠」問題,而導致自己尷尬。當然,其缺席立法會也可能是前往葡國出席葡僑委員會的活動。不過,從發回的消息,此次活動只是葡僑委員會的亞太區主席出席,並不是全體委員。因此,是他主動避席的可能性較高。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5-10 05:40:1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