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錢其琛曾為澳門順利及莊嚴回歸灑下心血

  「外交教父」錢其琛因病於五月九日在北京逝世,享年九十歲。據說「錢其琛同志治喪辦公室」將於今日在北京八寶山為其舉行遺體送別儀式,估計規格將會很高,可能包括習近平主席在內的七名中央政治局常委都將會出席。畢竟,錢其琛除了曾經是「副國級」的國家領導人之外,還對國家的外交及港澳台工作作出了傑出的貢獻。尤其是在「六四事件」之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中國實行「經濟封鎖」,致使剛興起的改革開放遭受挫折。錢其琛充分發揮其外交魅力及技巧,衝破當時中國的外交孤立狀態,走出一片新天地。他還與當時的國家領導人江澤民、朱鎔基一起,推動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使得中國融入全球化進程,由此奠定中國今日之雄厚國力。他離休後撰寫出版了《外交十記》,成為第一位退休後出版親身經歷的歷史事件回憶錄的中國領導人,而且也確實是為他在任期間中國的外交歷程留下了寶貴的真實史料。
  錢其琛除了主管外交工作之外,還主管港澳台工作。因此,澳門中聯辦昨日致唁電給「錢其琛同志治喪辦公室」,悼念錢其琛,盛讚他是「一國兩制」事業的開拓者之一,為澳門回歸祖國和平穩過渡作出了歷史性貢獻,在澳門社會享有很高聲望。而他也對澳門飽含感情,親切勉勵澳門同胞發揚愛國愛澳傳統,不斷推進「一國兩制」實踐向前發展,體現了他對澳門的關心和支持。
  澳門特區代理行政長官陳海帆也於日前對錢其琛的逝世發出唁函,讚頌他為我國及我國外交事業的發展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並緬懷他與澳門有着深厚的感情,參與了澳門回歸祖國的談判工作,為澳門政權的順利交接發揮了重要作用。
  估計,曾經是錢其琛的下屬機構,而且還是由錢其琛主持開館典禮的外交部駐澳門特區特派員公署,也將會發出唁電,並舉行相關的悼念活動。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昨晚已經乘搭飛機赴京,出席今日的錢其琛遺體送別儀式。而在澳門這邊廂,則沒有聽到行政長官崔世安赴京出席錢其琛遺體送別儀式的消息。可能梁振英是以全國政協主席的身份參與。按此規格,全國政協副主席何厚鏵也將會赴京出席錢其琛遺體送別儀式。
  正如澳門中聯辦和陳海帆的唁電所言,錢其琛參與了澳門回歸祖國的外交談判和《澳門基本法》的起草工作,還擔任全國人大澳門特區籌備委員會主任委員,主持了澳門特區的籌建工作,並出席了澳門回歸祖國的政權交接和特區政府成立儀式。錢其琛對澳門飽含感情,無論是組織推選首任行政長官人選,籌備安排特區政府成立盛典,還是在全國「兩會」期間與澳區代表、委員深入交流,以及在京會見澳門各界人士訪京團等,都親切勉勵澳門同胞發揚愛國愛澳傳統,不斷推進「一國兩制」實踐向前發展。
  其實,錢其琛主持澳門特區對台工作的七條規定(即「錢七條」),也是他的卓絕貢獻之一。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九日,在距離澳門回歸還有整整一年之時,錢其琛在北京中南海北區國務院第二接見室會見澳門新聞界高層,在回答筆者的問題時指出,「澳門將繼續在兩岸關係交往中發揮獨特作用」。果然,澳門回歸後在促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中發揮了「獨特作用」。
  另外,在澳門回歸當日,他代表國務院主持中央人民政府贈送給澳門特區的鍍金雕塑「盛世蓮花」的揭幕儀式。
  相對而言,籌備澳門特區的工作較為順利。在籌備香港特區的工作方面,因為彭定康搗亂,故而除了成立籌委會專責其事之外,還提前三年成立籌委會的預備工作委員會。而澳門則無需此舉,因而就可減少許多社會震盪,使得澳門的過渡期比較平穩暢順,這是澳門是「蓮花寶地」的又一明證。這除了是其實早在「四二五革命」之後就有意將澳門交還給中國的葡國政府較為合作之外,中國政府堅持鄧小平在二十世紀實現祖國統一,及實行「一國兩制」方針的意志,尤其是由錢其琛帶領的中央工作團隊的辛勤工作,也功高至偉。
  其實,在澳門回歸進程中,也有不少較為困難的事情。除了是人所共知的中文官語化、公務員本地化、法律本地化之外,較為棘手的是國籍問題。由於葡國《國籍法》承認其公民享有雙重以至多重國籍,而且實行出生地主義及血統主義相結合的混合主義國籍政策,因而有十多萬華籍澳門居民持有葡國護照。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卻規定,中國政府不承認中國公民具有雙重國籍,而中國《國籍法》也已被收納進《澳門基本法》附件三「在澳門特區實施的全國性法律」中,因而就存在著「法律衝突」的問題。按照國際公法,回歸後的澳門是在中國中央政府直接管轄下的中國領土,當然是「主權在我」,必須以中國的國家法律為主。但部分中國澳門居民的「雙重國籍」問題卻又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如何妥適處理?錢其琛領導的澳門特區籌委會做了大量工作。最後形成《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在澳門特區實施的幾個問題的解釋》的草案文本,交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較好地解決了此問題。而且,連帶葡裔居民參加按憲法和法律規定,必須由中國公民擔任的職務,如澳區全國人大代表及其選舉會議成員、全國政協及省級政協的委員,澳門特區政府主要官員、行政會成員等的問題,提供了法律依據及解決辦法。
  錢其琛對澳門回歸的另一個特殊貢獻,是堅持政權交接儀式必須莊嚴隆重。香港政權移交大典舉行後,葡方深知澳門政權移交也必須舉行儀式。但卻以葡方逐漸佔據澳門不是依靠「砲艦政策」及沒有「不平等條約」為由,不願像香港那樣「大搞」,因而意圖以「強迫接受」的手法,搶在澳門回歸前建設只有一千一百多席位的「澳門文化中心」,並在其落成時(一九九九年三月十九日),由葡國總統沈拜奧主持揭幕儀式,以「強化」該建築物的「政治意義」。果然,在中葡雙方對澳門政權移交大典的談判中,葡方就提出在「澳門文化中心」舉行的建議。
  錢其琛也專程來澳出席「文化中心」的揭幕儀式。他敏銳地發現,在這麼小,及舞台也不夠寬大的中型劇場中舉行政權移交典禮,不符合中國政府對澳門恢復行使主權的重大歷史和現實意義,而且也將難以舉行降葡國國旗,升中國國旗的儀式。因此極力主張,另行修建一座規模相當的臨時場館,舉行政權移交典禮。在中方的據理堅持之下,葡方終於同意,在「文化中心」旁邊興建一座擁有二千五百個席位的臨時性「花園館」。這才除了滿足莊嚴隆重,及舉行降升旗儀式的要求之外,還可容納更多的國內及國際嘉賓,而葡國也可派出由總統沈拜奧、總理古特雷斯、前總統埃亞內斯、蘇亞雷斯、前總理席爾瓦、一九七五年後歷任澳督、葡國各政黨負責人組成的代表團出席,攢足了面子。
  澳門回歸後,錢其琛對澳門和國家的另一項貢獻,就是在二零零一年底,決策澳門賭牌開放,並運籌帷幄,拆散以台灣劉泰英為主的「亞美」,讓「嘉華娛樂」與「威尼斯人」重組為「銀河」,以接納「威尼斯人」來換取艾德森協助北京成功爭取二零零八年奧運的主辦權。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5-18 04:59:0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