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雷動」是天真妄想惟也須防自亂陣腳

  戴耀庭的《「雷動」澳門立法會》一文出籠後,意想不到的是,香港的反應甚於澳門。連續幾日,香港的主要媒體及政界人士都是一面倒地批判戴耀庭及其「雷動」一文,指出戴耀廷於去年二月提出「雷動計劃」,推動香港反對派內部協調及選民「策略性投票」,想讓「非建制派」在香港立法會選舉中取得過半數議席,但最終失敗後,尤其是在其因發動「佔中」導致社會騷亂,而遭警方預約拘捕後,不甘寂寞,又要把其在香港失敗了的「雷動」邪火燒到澳門去,實在是無恥至極。港府應盡快對他採取行動,要他「埋單」,防止他進一步「輸出災難」。
  香港媒體和政界人士有此強烈反應,當然是深受其害。他與其他人所發動的「佔中」,由「公民不服從」變成騷亂。不但是導致香港法治的嚴重失落,並使香港民眾之間發生撕裂,本應是「風華正茂」的青少年,受其蠱惑參與維護社會秩序的活動,而成為社會「不良分子」受到檢控,而且使得香港經濟增長備受壓力,包括零售、飲食、酒店、運輸,以及跟旅遊相關的行業都因「佔中」而遭受影響,單是餐飲業就損失累計超過三十億港元。
  香港媒體和政界人士又指出,「雷動」計劃更是禍害。他在去年的香港立法會選舉中所的「雷動計劃」,明目張膽呼籲選民「棄保」,通過大規模「配票」方式,導致選舉出現大量不正常的現象,包括多名選前民調一直低迷的激進「本土派」、「港獨派」候選人,在「雷動計劃」棄保之下高票當選,有人甚至成為「票王」、「票后」,影響選舉的公平公正。立法會的宣誓風波,與「雷動計劃」種下的惡果也難脫關係。「雷動計劃」根本就是一場明目張膽的大規模配票行動,明顯觸犯《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
  但是,戴耀庭在自己本人有案在身,自身尚且不保的情況下,如今竟然踩過界「雷動」澳門,試圖將早已被「自己友」鬧到狗血淋頭的港版「雷動計劃」,更新為「雷動計劃2.0」的澳門版,向澳門反對派推銷。連香港反對派都不聽戴耀廷支笛,他還想操控澳門選舉,真是異想天開。香港有這樣一個知法犯法的所謂「學者」長期凌駕於法律之上,是一個法治社會極不正常的現象。香港特區當局不能再姑息縱容,必須追究其一系列涉嫌違法行為的責任,更不能容許他再禍害香港和踩過界向澳門「輸出災難」。香港特區司法機構須盡快將戴耀廷繩之以法,這是捍衛香港法治核心價值的迫切行動。
  而戴耀庭是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視察訪問澳門特區,告誡澳門特區「亂不得也亂不起」,要求澳門特區建制派團結一致,爭取在即將到來的第六屆立法會選舉中,保持愛國愛澳力量佔有絕對優勢的情況下,向澳門推銷其「雷動」概念,就更是與中央對著幹,並企圖將實踐「一國兩制」方針卓有成效的澳門特區,也要搞亂。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戴耀庭揚言要在澳門特區推動「雷動」計劃,是天真兼狂妄。因為按照澳門特區的現實情況,反對派要實現得票率和當選率的「雙過半」,根本就是痴心妄想。戴耀庭曾經多次受澳門反對派邀請,來澳門進行所謂「民意調查」的作業,並非不知道澳門的建制派與反對派的實力對比狀況,即使是部分民眾對特區政府的施政有所不滿,但他們對企圖攪亂澳門、將會導致他們的收入無法得到保障,從而將會嚴重影響他們的生活品質的反對派,卻更是持抱警惕及排拒心理。因此,就是在「歐文龍事件」發生之後,民眾的怨氣最重,連續兩年發生暴力型的萬人大遊行的那一屆立法會選舉,反對派也討不到什麼便宜,更遑論現在特區政府的施政方針較為關注改善民生,民眾的滿意度較高,因而參與「五一」遊行的人數並不多,甚至連「民主派旗艦」今年也因擔心響應人數太少而「衰不起」,因而首次放棄組織和發動「五一」遊行,尤其是澳門特區政府和立法會,吸取香港發生立法會有人「辱華」的事件的教訓,在修訂《立法會選舉法》時主動增加「反獨」條款之下,所謂的「雙過半」就更是天荒夜談了。有此,更是暴露了他在澳門進行的「民調」,其實是摻進了太多的「水分」。
  因此,澳門人對戴耀庭的狂妄,多是一笑置之。反而是反對派擔心會成為「山埃貼上」,害得他們適得其反,連原有的議席數量也將不保,這就真的是「多得佢唔少」,被其害死。實際上,通常但反映反對派觀點的網媒,就對他痛罵連連。其中有帖文以《戴耀庭你柒(粗言)少陣當幫忙》痛罵,「千唔該萬唔該,
  戴耀庭你咪再叉隻腳落嚟澳門。閣下你又對澳門民情唔了解,使既混亂又惡劣的形勢衰多幾錢重」,「你點邊隊名死邊隊」,「佔中在你來講係光環,放喺澳門候選人面前係詛咒,你一列個名單出來,澳門選民就認定該隊『收美國佬錢』」,「加上不少澳門人有仇港心態,邊隊有香港人支持真係即刻唔使選,政團幾年來努力將毀於一旦」。
  由此可見,戴耀庭的「雷動」,在澳門完全沒有市場。但也要一分為二,看到其可能會在某種情況下,在客觀上收到某種效果。一方面,戴耀庭要在澳門立法會選舉中達到反對派「雙過半」之目標,確實是天荒夜談。但另一方面,雖然愛國愛澳群眾的團結力和凝聚力較強,但據說今年選舉建制派內部可能會出現  新情況,就是有幾個團體正在醞釀「拆夥」,可能會因為配票失誤而適得其反,或將會造成A隊「飽死」,當選一名有多餘選票,但當選兩名卻不夠選票而造成浪費,B隊卻是第二名不夠選票,從而流失倘是不「拆夥」可能會有三席當選的機會。
  現在還增多一重危機,就是「海一居」的苦主已經開會,決議為了保障自己的合理合法權益,也決定參選,並將在這幾天正式向外宣布。而首當其中的是「同心」和「群力」,因為不少苦主原來就是這些參選團體的支持者,而且這些參選團體中準備推出的「新人」參選人,其實也是「海一居」事件的苦主之一。由於以三千零二十戶小業主,以每戶二至三人持有選舉權計算,即使是投票率達到百分之百,也將難以使得其所推出候選人,跨過當選的「門檻」(倘有「外援」則另計)。因而可能會造成「兩頭晤到岸」,自己高票落選,卻又影響此前支持的參選組合的得票率。 
  不過,「海一居」苦主團體組合的第一參選人已經宣佈,倘在立法會選舉投票日之前,特區政府有實質性保障所有業主上樓,其本人將會退出選舉,當然該參選團隊就將「群龍無首」,「同心」和「群力」所受到的威脅就將會消除。因此,所有的當事者,包括立法會和特區政府,都宜解開這個結,達到最大公約數,在投票日之前安撫「海一居」的苦主,宣布在新一屆立法會成立後,修訂新《土地法》,讓其兌現諾言退出選舉。這樣,就可使得讓愛國愛澳力量保持在立法會的優勢的任務,消除一個障礙,並促使社會更和諧。
  實際上,雖然目前形勢對建制派有利,但「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典故,應是耳熟能詳。愛國愛澳力量倘若不團結,可能就會被激進青年乘虛而入,「冷手執個熱煎堆」。這是應當防避出現的情況。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5-22 05:35:1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