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涉事各方都宜誠心「拆彈」完成光榮任務

  第六屆立法會選舉已經進入了相關程序,已有若干參選組合前往選管會提交組成提名委員會的選民簽名表格。由於這次立法會選舉對於「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事業具有承前繼後、薪火相傳的意義,因而各相關政治領袖都要求,必須保持愛國愛澳力量在立法會的優勢地位。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視察澳門時,也諄諄叮囑立法會議員們做好本屆立法會最後三個月的收官工作,為下一屆立法會打好基礎,繼續保持愛國愛澳力量在立法會的優勢地位。
  目前的客觀形勢較為有利。一方面澳門特區政通人和,社會上沒有較大的負面議題可供反對派任意發揮,可以保障立法會選舉在健康的氛圍中進行;另一方面在經歷了全國人大常委會對《香港基本法》釋法,打擊了「港獨」的囂張氣焰後,這對澳門的政治態勢發展也產生了正面的影響,而澳門特區在修訂《立法會選舉法》時,主動增加了「效忠反獨」條款,也築起了阻止帶有分離意識的激進青年混進立法會的「防火牆」。因此,今次選舉將能繼續保持愛國愛澳力量在作為特區政權機關之一的立法會的優勢地位,應是能有保證。
  但仍然存在著某些隱憂。其中外傳的個別傳統愛國愛澳參選組合將會「拆夥」參選,就令人擔心其配票統籌工作是否能作得過細,會否發生其中一組浪費選票,另一組選票不足的「兩頭唔到岸」,使得反對派參選組合「漁翁得利」的情況。而「海一居」小業主由於看不到解決問題的前景,也決定參選並已經向選管會提交提名委員會名單,則將會造成另一種「兩頭不到岸」的尷尬情況,那就是其第一候選人可能會「高票落選」,與此同時卻因為拉走本澳兩個主要的愛國愛澳團體的部分選票,而導致該兩個愛國愛澳團體流失選票,從而丟失本來應有的議席。
  其實,本欄早就對此發出警號,提醒各有關方面,如果未能在立法會選舉之前拆掉「海一居」問題這個「炸彈」,「海一居」苦主們被迫宣布參選,就將會直接影響愛國愛澳傳統團體的選情。然而,由於「炸彈」未能及時拆除,「海一居」的苦主們果然是正式參選了。不過,其第一參選人仍然留下「好商量」的空間,公開表態,倘在九月十七日第六屆立法會選舉投票日之前,公布解決「海一居」問題的辦法,他們將宣布退選。
  筆者原來評估,受到衝擊較大的將是某鄉親地域性團體,因為該鄉親地域性團體的成員及支持者多是居住在北區。但經過深入了解,並不完全如此,反而是本澳兩大傳統愛國社團將會首當其衝。因為大多數苦主本來就是這兩個團體的支持者甚至是成員,尤其是其中一個社團據說將會推出的新選將,也是「海一居」事件的苦主。倘是其第一參選人能夠當選,當然也是愛國愛澳力量中的一員。但倘是高票落選,就將變成「兩頭不到岸」——原本的傳統愛國愛澳社團因為流失了這部份選票,保持不住以往的當選成績。
  實際上,從理論上說,「海一居」共有三千零二十戶小業主,以每戶二人是擁有選舉權計算,即使是投票率達到百分之百,要使得其所推出第一候選人跨過當選的「門檻」(約需七千票以上),並不容易。而且,這三千零二十戶小業主,並非全部是澳門居民,有的是外地居民;即使是本地居民的小業主,也存在著一人持多個業權的情況,因而要當選可能票數不足。但是,卻就扯薄了兩個主要傳統愛國愛澳社團的選票。這個危機,不能視而不見。
  因此,搶在立法會選舉的投票日之前,宣布解決「海一居」問題的辦法,就是化解這個危機的唯一方法。而行政長官崔世安在會見十一名議員時,已經明確表態,在現行新《土地法》的架構下,按照「依法行政」的要求,不存在解決「海一居」問題的空間。而且,他也不願背負「利益輸送」的罵名。
  也就是說,只有修訂新《土地法》,恢復行政長官應有的行政自由裁量權,就將不但可解決「海一居」問題,而且也可糾正新《土地法》的偏差,尤其是承批商是否需要歸責的逾期土地都「一刀切」地予以宣布失效的不合理規範,影響澳門特區的投資環境形象。
  據「海一居」苦主們反映,在張德江委員長視察澳門後,行政長官崔世安曾經約見在新《土地法》問題上起關鍵作用的一位議員,要求這位議員主動提案修改新《土地法》,而修改的方向及內容必須符合特區政府的設想。但似乎這位議員不太情願朝修訂新《土地法》的方向運作,而是堅持只解決「海一居」問題,願意「特事特辦」。然而,行政長官卻擔心「特事特辦」抵觸「依法行政」,而且容易招惹「利益輸送」的非議。因而就「卡」住了。
  倘此傳聞是屬實的話,希望涉事各方都能以大局著想。尤其是作為在新《土地法》立法過程中發揮了關鍵作用的議員,適宜放下心結。倘是擔心將會形成「放生」其他確實是有囤囤積土地之嫌的「奸商」的情況,可以設置一個制約機制,由一個獨立機構來對逾期土地是否須由承批商歸責作出鑑定,以制約行政長官濫用選戰自由裁量權。
  據也是來自「海一居」苦主的消息稱,也是這位「關鍵」議員證實,劉仕堯確實是說過「將會有一道門」的話。但由於並非是在正式會議上說,而是與議員們在正式討論以外的對話時表態,因而未被收進錄音。就此而言,即使是立法會前段時間公佈的調查結果未有提及這句話,也應被視為有效。 
  現在,本屆立法會會期所餘下的時間已經不多,即使是提案,也已經十分緊急。而且還有幾個重要法案需要通過,否則就將會成為廢案,因而是否能趕及「拆彈」,不容樂觀。但仍可採取權宜手法,在立法會選舉投票日之前,由行政長官與「關鍵議員」共同宣布解決「海一居」問題的方向——實事求是地修訂新《土地法》,但交由新一屆立法會執行處理。
  總之,確保愛國愛澳力量在立法會佔有絕對優勢,阻止帶有分離主義傾向的激進青年混進立法會,這個政治任務比任何人的「面子」要重要得多。還是趕快放下個人得失,顧全大局為好。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5-30 05:38:2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