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宜將做好賭場保安工作的內涵向外延伸

  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雲頂世界」渡假村突發槍擊和縱火事件,導致三十六人遇難,還有五十四人受傷送醫的嚴重事件之後,澳門特區政府博監局、司警局「聞風而動」,邀集六大博企的負責人召開緊急會議,就加強賭場保安工作及遇到嚴重事故如何應對商討對策。博監局表示特區政府長期高度關注賭場的保安工作,一直堅持執行有關監管措施,並持續檢視其成效,及適時作出完善和優化,希望博彩業界積極配合政府的監管工作,共同完善賭場的保安。而司警局則要求博彩業界即時增加人力強化前線安檢工作,做好第一道防線。比如各賭場加裝保安設備,完善安檢措施,防範在賭場內發生嚴重事故。司警局還建議加強與賭場保安部門的溝通聯繫,以便在發生嚴重突發事件時雙方即時進行聯合指揮,更有效地作出處理。與會的博企代表則一致同意作出配合,進一步研究加強賭場保安工作,以及改善處理嚴重事故的措施,業界將提交相關報告及建議,並同意於稍後舉行會議商討細節,以便擬定下一步的跟進工作。兩局相信只要與業界共同合作,完善賭場的保安工作,便可達至共贏,令澳門社會穩健發展,旅客安心來澳旅遊,市民安居樂業,以配合「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建設,。
  賭場確是魚龍雲集之處,因而賭場保安工作不能有任何鬆怠。回歸前夕的一段時間內,某些黑社會幫派為了爭取賭場地盤而大打出手,互相廝殺,一時間炸彈與子彈齊飛,傷及不少遊客和平民,以至現場採訪的記者也遭殃,甚至還「劍指」檢察官和最高警官。這就直接導致中央政府宣布回歸後將在澳門駐軍,導致葡方以《中葡聯合聲明》中未提「駐軍」而有所不滿。--應當說,中國在回歸後的澳門實行駐軍是國家主權的象徵,實際上《澳門基本法》也有「中央人民政府負責管理澳門特別行政區的防務」之條文。何況葡國在一九七五年之前也有在澳門駐軍。從這一史實中,也可從一個側面窺見賭場的保安工作,關係到本地區的繁榮穩定,也關係到國家安全。
  回歸後,由於有解放軍駐澳部隊發揮著震懾作用,也有內地廣東等地公安的密切合作及支援,還有澳門全體警員的將士用命,賭場安全及社會治安都維持良好,因而被譽為「世界上治安最好的城市」。在此背景之下,前些年澳門博彩業經營進入調整期,某些賭廳經營困難之時,都沒有發生嚴重治安事件,只是發生了個別的「捲數走路」事件,但畢竟那不是暴力事件。因此,澳門無愧於「蓮花寶地」的讚譽。
  就此而言,澳門「內亂」的可能性是極小的。現在要防範的,是來自外部的各種擾亂因素,尤其是針對某種宗教或種族的恐怖襲擊事件。盡管澳門遠離「伊斯蘭國」,但卻仍然存在著類似「伊斯蘭國」那樣的因素,而不得不加強防範。
  實際上,目前在澳門工作的外僱約有十餘萬人,其中來自東南亞的家庭傭工就佔一萬六千多人,當中又有三千多人為印尼傭工,也有若干印尼人在賭場、酒店及娛樂場所工作。眾所周知,印尼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穆斯林國家,這個國家原有的伊斯蘭傳統存在著被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取代的危險,因而經常發生恐怖襲擊事件,二零零二年在巴厘島發生的炸彈攻擊事件,就造成了二百多人死亡,其中許多人是外國遊客。據相關報導說,有大約五百名印尼人前往敘利亞為「伊斯蘭國」(IS)效力,印尼國內也出現過公開支持「IS」的示威遊行,前年二月,印尼首都雅加達郊外一所伊斯蘭大學的學生,就公開宣佈效忠「伊斯蘭國」(IS)。
  誠然,儘管印尼是一個擁有全球最大穆斯林社群的國家,但由於確立了印尼政治「兼容並蓄」的價值觀,及包含信仰上帝、人道主義、團結統一、民主主義、社會正義的「建國五原則」,因而並不以建立一個伊斯蘭國家為訴求,更不容伊斯蘭極端組織居間坐大。同樣道理,在澳門工作、生活的印尼傭工,絕大多數是安份守己,憑藉自己的辛勤勞動來賺取薪酬。而且,基於有關人權的國際公約在中國澳門適用,我們也不能對外族有任何的偏見和歧視。因此,不能否定在澳門的任何外族人士,包括印尼人。
  但也不能不警覺。年前香港媒體就曾報導,有印尼女傭在香港向同鄉派發宣傳單張,疑為回教遜尼派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招攬成員。這些宣傳單張邀請印傭出席一個於香港舉行的神秘聚會,單張上更印有「伊斯蘭國」的標誌。對此,引發香港特區相關部門的高度警覺,並曾拒絕計劃出席聚會的一名印尼籍學者入境。而這名疑是「伊斯蘭國」支持者的學者,過去曾在其社交網站張貼手持長槍、及打出支持「伊斯蘭國」的手勢拍照。香港特首梁振英及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對此分別表示,對事件表示關注,又指會做好防恐反恐工作,對恐怖襲擊防患於未然。
  該消息不管真假,都應引起與香港特區一水之隔的澳門特區的相關部門的高度警覺。實際上,年前就有香港媒體報導,澳門某宗沉船案涉及的偷渡集團,原本是負責將新疆維族人透過偷渡澳門,再轉往中東加入「伊斯蘭國」,因沉船案被內地公安揭發,在廣州圍剿一個維族人團伙,並擊斃了兩名維族女子。有逃走的維族人為報復才發生廣州火車站的斬人事件。數個看似獨立的事件原來是相關的。儘管澳門特區司法警察局在回應相關問題時表示,暫無這方面的資料。而澳門海關也表示,根據當時被捕的六名非法入境者供述,沉沒偷渡快艇上并無維吾爾族人。但有關的傳說,我們卻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還是保持高度警覺,並做好防範預案措施為好為要。這是符合中央的港澳政策,即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的利益,維護港澳長期繁榮穩定的利益,防範和遏制外部勢力干預港澳事務的。
  因此,我們也應當注意防範「IS」分子利用澳門有為數眾多的印尼僱工的便利條件,進行潛伏掩護。我們並非種族歧視,但不得不防範可能會有個別人「聖戰」戰士利用此有利條件,以舉行研討會或民族節日的籍口,混進澳門鬧事。他們或會利用澳門特區實施「一國兩制」政策,出入境檢查相對寬鬆,或是澳門三面環海,沿海線較長,相關防衛力量相對薄弱的特殊情況,合法或非法進入澳門後,利用機會進行恐襲。尤其是某些賭商,倘是與印尼或馬來亞、菲律賓的賭場有生意往來,而這些賭場或會有生意糾紛,其在澳門的關係賭場就將會成為報復之目標。這是不能不防的。我們提出這個問題,並非是族歧視,與人權無涉。
  前幾天又有消息,謂澳門某美資博企的東主,與某中東國家有生意糾紛,這也是可能會引發某些暴力行為的「星星之火」。
  總之,面對這些問題,一不要自己嚇自己,二不能失去警覺,要做好相應準備,加緊部署,謀劃好各項預案,並進行演習訓練。「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養警千日,用警一時」。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6-07 05:11:5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