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說句「受關注是一件好事」多沉重!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向中國澳門特區敲響警鐘!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將於七月在波蘭舉行第四十一屆大會,檢視包括「澳門歷史城區」的保護狀況報告。世遺中心已經就相關議題發表了「決議草案」,對澳門政府的「歷史城區」保育工作提出警告。其中強烈關注高樓發展破壞「世遺」景觀,並對遲遲未按照《文化遺產保護法》第五十一條編製《澳門歷史城區保護及管理計劃》表示遺憾。由於缺乏「世遺」管理法律和總體城市規劃,令緩衝區周邊的發展計劃對「歷史城區」的景觀一致性帶來負面影響。「決議草案」注意到澳門政府雖然在二零一四年通過《文遺法》及《城規法》,以推進城區保護和防止惡性發展,但當前城區周邊的緩衝區(東望洋斜巷爛尾樓)、海岸(漁人碼頭)和填海地(新城B區)的高樓發展項目,令城區價值面臨日益增加的發展壓力,澳門政府須盡快編製管理計劃和總體規劃,及確保對所有大型建築計劃進行遺產影響評估,並須於上述工作,特別是不可逆轉的決定通過前,呈交教科文進行審核。「決議草案」要求澳門政府在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一日前,提交「世遺」保育的更新情況,以便世遺委員會在第四十三屆大會上進行審議。
  這算是「新澳門學社」在立法會選舉前獲得的一個「小勝利」,因而得意洋洋地在昨日召開記者會,宣布並展示其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告狀」的「成果」。並隨即「趁熱打鐵」,決定在今日下午三時,以「民主昌澳門提名委員會」及「民主新動力提名委員會」的陣容,前往行政公職局遞交參加第六屆澳門特區立法會選舉的確認提名委員會合法存在的申請文件。而那位已經宣佈退出「新澳門學社」,說是要進行選舉監察的周庭希,還有已經宣佈辭任理事長的鄭明軒,也大剌剌地跑出來,與已經表態將要參加立法會選舉的人員坐在一起,遭到網友批評是角色衝突,違反「利益迴避」。另外,在「新澳門學社」的相關網頁上,還刻意刊出「三人組」聯合國到教科文組織「告狀」時,在巴黎鐵塔前的合照。
  也正在此時,原文化局長吳衛鳴突然辭去剛被委任三個月的文化遺產委員會委員一職。這使人聯想到,是否與東望洋「超高樓」獲批准續建有關。或許是連特區政府也感到事態嚴重,因而文化局在「新澳門學社」舉行記者會的同時,也舉行緊急記者會,進行解釋。據這個「文化局出席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大會」新聞發佈會表示,世界遺產中心每年均會按既定程序,對各締約國所提交之遺產地的保護狀況報告作出分析後,交由世界遺產委員會進行討論及審閱。今年,相關議程有近百項,中國有五個世界遺產項目的保護狀況報告於大會上進行檢視,當中包括澳門歷史城區。現時世遺中心已經就相關議題發表了「決議草案」,其中對「澳門歷史城區」的保護狀況及《澳門歷史城區保護及管理計劃》的進度等問題表示關注。
  文化局高度重視世遺中心的意見,由局長梁曉鳴率領相關人員於本月四日至六日赴北京國家文物局舉行會議,與國家文物局相關負責人會面,就出席世遺大會之事宜充分溝通。文化局在提交世界遺產中心的報告中對相關情況亦作出了解釋及說明,爭取在本年內開展對《澳門歷史城區保護及管理計劃》框架的第二階段公開諮詢,並同時編製《澳門歷史城區保護及管理計劃》草案,爭取於二零一八年內將完成的草案經國家文物局遞交予世遺中心檢視。
  據轉述,國家文物局認同文化局對相關工作的重視,並肯定澳門特區政府在文物保護工作方面所作出的努力,認為是次世遺中心所發出的意見屬正常情況,「這是一件好事,總比出事再補救好」。,
  然而,真是「說一句『這是一件好事』真沉重」!其實問題是很嚴重的,等於是「澳門歷史城區」已經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亮出了「黃牌」。這不單止是澳門特區的聲譽的問題,而且也關係到國家的名譽的問題。實際上,按照《澳門基本法》規定,澳門特區不是獨立政治實體,因而澳門特區參加以國家為單位參加的、同澳門特區有關的、適當領域的國際組織和國際會議,可派遣代表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團的成員,或以中央人民政府和有關國際組織或國際會議允許的身份參加,並以「中國澳門」的名義發表意見。因此,澳門特區政府的相關官員或領域代表人士,在出席世界衛生大會、世界勞工組織大會等國際組織的活動時,都是參加中國政府代表團作其成員。而在申請世界遺產方面,也是由中國政府推薦提名,並在申請成功後「入」中國的「數」。這幾年,世界各國看到「申遺」後的巨大經濟利益,也紛紛「申遺」,但奈何自己提出的「遺產」又不如人,「憎人富貴厭人貧」,提出每一個國家每年只能申請「文化遺產」及「自然遺產」各一件。這可「困」住了擁有豐富「文化遺產」及「自然遺產」的中國、意大利、希臘等古文明國家。因此,「澳門歷史城區」的「申遺」,不但是只有依靠國家的支持才能成功,而且也擠占了寶貴的配額。實際上,目前內地正在排隊準備「申遺」的項目已經有一百幾十項,可能要排到幾十年之後才能被提到世遺大會的會場,甚至有不少比「澳門歷史城區」更具資質的項目,連「預備清單」都擠不上。倘在在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一日前未能按照世遺中心的要求,進行善後整改,可能就會被亮「紅燈」,甚至是除名。這是一個很嚴重的教訓。
  「世遺」與發展是一對矛盾。在某些國家和地區,因為擁有郊野腹地,這對矛盾尚不算太尖銳,因為可以在郊野發展衛星城市,而舊城區尤其是文化遺產附近,則保留其原貌。但澳門面積細小,沒有郊野迴旋餘地,「世遺」周邊的緩衝區就顯得較大,嚴重妨礙舊城區的發展。筆者當時就指出了這個問題,並提出不要過急,代設法處理好保護「世遺」與發展之間的辯證關係之後,再去申請也未遲。但卻遭到並非是澳門居民的人員,直斥是澳門特區永久性居民的筆者,「不愛澳門」。現在,「愛澳門之人」看到自己急於求成的惡果了吧?
  實際上,雖然文化局、旅遊局已做了大量工作,昨日還在公佈遴選「小導遊」的消息。但來澳旅遊的遊客,除了個別「背包客」專心瀏覽「澳門歷史城區」的二十二座古建築之外,大多並不關心,而是忙於購物或「小賭可怡情」。這除了是遊客的消費意向之外,澳門相關配合仍然不到位,包括交通等,更是阻礙「世遺」建築物充分發揮展示作用的主要因素。而且,更成為城市發展的障礙,南灣湖CD區之所以成為新《土地法》「一刀切」規定的犧牲品,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因為「世遺限高」而致政府必須重新規劃,導致投資者遭受重大損失,損害澳門海外投資環境形象。而且,就連當時正在興建的澳門中聯辦大樓,也得「低頭」減低幾米。現在正在規劃興建的漁人碼頭酒店等,同樣面對類似的問題。
  這就是凡被列入「世遺」名單的城市和地區,都曾遭遇的保護「世遺」與發展之間存在尖銳矛盾的問題;也是本澳在以「澳門歷史建築群」名義申請「世遺」期間,筆者扮演「烏鴉」所提出的倘未解決保護問題,條件未瑧成熟就貿然「申遺」所遭遇的現實問題。總之,「世遺」與發展,二者不可兼得,很難有機地兼容融合。單是一座東望洋燈塔,就使到二點八平方公里——相當於澳門地區總面積的十分之一的建築物高度,受到限制。這對土地本已十分匱缺的澳門來說,可能會形成「雪上加霜」效應。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6-08 05:30:4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