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高天賜為選舉利益「揣著明白裝糊塗」?

  高天賜議員的從政行為具有一個重要的特徵,就是「揣著明白裝糊塗」。比如,他明明知道,在修訂《立法會選舉法》時,特區政府建議在法案中,在「無被選資格」的條文內引入參與立法會選舉人士需要簽署聲明書,聲明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以及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還有立法會議員在任期間不得擔任外國的聯邦級、國家級、地區級或市級議會或立法會的成員,以及政府的成員或公共行政工作人員,而擔任上述外國職位的據位人亦不得參選澳門特區的立法會選舉等條款,除了是比照全國人大常委會早前對《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作出了解釋,説明參與立法會選舉人士需要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別行政區,這是對立法會參選人士的一個條件和要求,按照「未雨綢繆、防患未然」的一貫原則,以嚴防澳門也發生「辱國事件」之外,更是「衝著」他本人發生「雙重效忠」的情況而來。實際上,他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議員,在就職時必須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一條的規定,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他本人也已進行了宣誓,但卻去參加按照《葡萄牙共和國憲法》第一百一十三條規定,作為葡國國家權力機關之一、代表葡國國家利益的葡國議會議員的選舉,倘他「榮幸」當選,就必須在就職時,宣誓效忠於葡萄牙共和國,及可領取並擁有葡國的「外交護照」,從而與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議員,存在「雙重效忠」的問題,形成其個人的政治衝突,代表葡國國家主權機構及葡國「我們!人民黨」干預中國澳門特區的立法事務。
  但是,當去年八月澳門立法會審議《立法會選舉法》修訂法案時,高天賜議員卻充分發揮其「揣著明白裝糊塗」的「政治藝術」,嚎啕「不能以政治自由換取所謂廉潔選舉」,並攻擊該法案是「完全違反基本法」,聲稱這種加強監管的做法,「只會在北韓才會出現」,嚴重侵犯言論及參選自由,明顯是一種監控。他還聲稱,「若然法案通過,今日就是全澳哀悼日」。但是,「青山擋不住,畢竟東流去」。在絕大多數議員投了贊同票之下,該法案獲得順利通過。由此,高天賜議員為爭取連任而曾經今年以至以後的立法會選舉,在作候選人登記時,就必須填寫相關表格,聲明自己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和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而且在在任立法會議員時,不得再去參加葡國在內的其他國家的政治公職的選舉。否則,將被取消參選資格,或被褫奪議員資格。
  現在,高天賜議員又來「揣著明白裝糊塗」了。而且今次他攻訐的不止是澳門特區政府,還「升格」將矛頭指向中央人民政府派駐澳門特區的代表機構——澳門中聯辦。實際上,昨日葡文報章《句號報》報導,高天賜前日主動聯絡該報記者提出有關指控,聲稱澳門中聯辦早前宴請本地葡人及土生團體,他本人及拍檔珊桃絲同屬「葡僑委員會」委員,卻並未受邀,而將於今年立法會選舉伙拍現任立法會議員陳美儀參選的華子峰(本地資深大律師華年達之子)卻有受邀,並上台致詞。為此,高天賜批評中聯辦「偏袒」支持華子峰參選的葡人團體華子峰本人。
  高天賜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自己整天想著的是選舉的事情,就甚麼事情都往選舉靠掛。其實,當晚的宴會,是澳門中聯辦恆常的聯絡土生葡人團體的活動,這是中聯辦正常的業務。實際上,中聯辦協調部的其中一項職掌,就是聯絡土生葡人。這是在「一國兩制」條件下,尤其是在澳門特區的獨特歷史背景及社會環境中,中央統一戰線工作的「新社會階層」,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共同建設好澳門。當然也是鼓勵他們積極參與「一國兩制」,澳人治澳的工作,有何不妥?何況,作為澳門土生葡人青年協會大會主席的華子峰,當晚的致辭內容,是近年澳門社會尤其是葡人團體一直關注的主題:澳門官方語言的重要性及支持中小企,與立法會選舉完全無關。
  高天賜在接受《句號報》訪問時,特意提出自己的「葡僑委員會委員」的身份。「葡僑」也者,就是居住在葡國以外的葡國公民。既然高天賜自認為是葡國公民,而且也曾經參加作為葡國四大主權機構之一的葡國國會議員的選舉,他就不是中國公民,那就不是澳門中聯辦的聯絡對象,而是外交部駐澳門特派員公署的聯絡對象。這一點,誰能說熟讀葡國法律的高天賜不懂?其實他是非常明白的,只不過是裝糊塗而已。
  實際上,就以即將進行的澳區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選舉會議成員的登記工作為例,本來,他作為立法會議員,是符合選舉會議成員的基本條件,但還有另一項更重要的根本條件,就是中國公民,並願意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選舉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的辦法》履行職責。但由於高天賜不承認自己是中國公民,而且實際上他已經當選為「葡僑委員會」的委員,因而過去歷屆的選舉會議,他都沒有進行其成員登記。現在,他加入了葡國的政黨「我們!人民」,並曾由該黨提名參選葡國議員,因而這本身就是已經宣佈,他「不屑」於與中國公民為伍,他效忠於葡萄牙共和國。既然如此,他有什麼資格獲邀請出席澳門中聯辦宴請並不明確參加葡國主權機構獲得的土生葡人團體的宴會?
  實際上,當晚獲邀請出席的土生葡人,有一些就是選舉會議的成員。這證明他們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而他「酸溜溜」地專指的華子峰,其父親華年達也是選舉會議的成員。如果華子鋒能夠當選為立法會議員,也有資格成為澳區第十四屆全國人大代表選舉會議的成員,像其父親華年達一樣。高天賜又怎能與其同日而言,相提並論?
  澳門回歸後,有一批土生葡人朋友,不但把澳門當作是自己的家和「根」,而且對中華民族也懷有很強的認同感,因而程度不同地參與了中國的政治活動。其中最普遍的就是到內地參加「紅色之旅」活動,到國家公共行政學院及幾家幹部學院接受培訓。還有一些人出任按法律規定只有中國公民才能出任的職務,如主要官員、行政會成員,還有全國政協委員和地方省級的政協委員。這也是「一國兩制」事業的成果。但當然他們仍然可以繼續保留自己的生活習俗,保持葡國的特色。而且除出任必須是中國公民出任的職務者,仍可持憑葡國護照出國旅行,其實條件是頗為寬鬆的。   
  而按照高天賜本人的政治效忠取向,倘他是持有「回鄉證」的話,就應當予以追繳。他在到內地旅行時,必須按照國家有關管理外國人出入境法律的規定,到外交部駐澳門特區特派員公署申領入境簽證。因為回鄉證只是頒發給在澳門居民中的中國公民。他不承認自己是中國公民,因而不能獲頒發回鄉證——他的「家鄉」不在內地。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6-14 05:31:5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