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跌倒」老梗屢試出爽連操作者也怯於申張

  進入立法會選舉季節後,各方參選社團都在爭取曝光機會,以打響知名度,鞏固基本盤,開拓新票源,爭取勝選。有的團體是以提出政策論述來爭取選民的認同,有的則是以製造話題來吸睛,各式其適。只要是合法正當的手段,均屬無可厚非。只是惹人評議,平時不燒香,臨選抱佛腳而已。
  而老牌反對派團體「新澳門學社」也當然不會「偷閒」,更是招數全出。不過,卻拋棄了其前輩「放棄大地,爭取天空」的路線,沒有推出系統完整性的理論政綱,而是「天馬行空,不知所云」的「漫天假大空」議題;另一方面卻「動作」多多,但卻又並非是「耕耘大地」的動員群眾的組織路線。近日就「普教中」議題拋出的種種話題,就刻意歪曲原意,並偷渡自己要割裂澳門特區與祖國內地的聯繫,給澳門青年到內地就讀就業製造障礙,從而達到自己打著「本土」旗號,實質上是販賣「分離」貨色的圖謀。
  昨日「城市論壇」討論「普教中」議題,無論是台上嘉賓還是台下觀眾,都有不同意見。有市民認為學校教授普通話並非壞事,學懂多種語言,對未來升學就業有幫助;有市民認為,現時的課框忽略粵語的推廣與傳承,擔心粵語空間會被壓縮。特區政府教青行政主管機構人員強調,當局是推動語言學習,並非推動學校以普通話教授中文,又重申當局沒有強制學校必須以普通話教學。有教育團體負責人認為,教授粵語和普通話可雙軌並行,又認為未來一段時間不適合提升普通話教學比例。也有教育工作者指出,受制於現時的課框及基本學力要求,不認為教授普通話會令粵語沒有空間。而主旨是研究並推廣粵方言的學術團體的負責人,則表示學習語言無須對立,只有包容才能更好學習其他語言。可見正反聲音都可充分發表,這符合《澳門基本法》規範下的言論自由和政治或思想信仰自由,凸顯「一國兩制」的優越性。實際上,有不同意見符合社會多元化和訴求多樣化的社會實際,只要能心平氣和地進行討論,各方擺出客觀及實事求是的看法,是能夠收窄分歧,求同存異。這是推動社會進步的動力。
  但也有「好戲」看,那就是「新澳門學社」的「實質一把手」,除了是在論壇上發聲之外,還有「肢體語言」,就是「跌跤」。
  「跌跤」,還是該團體的「拿走好戲」。猶記得,當年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吳邦國訪問澳門,該團體曾擔任過「一把手」的某位活躍骨幹,藉口要採訪吳邦國,意圖突破安保防線。當其衝擊防線被阻時,就自行跌倒,聲稱遭到警方毆打。過了幾天還裝模作樣地去警局「報案」,還說是攝影器材被警方損壞。這齣「戲」演得也太假了,因為在「事發」後過了幾天才拿攝影器材去報案,即使是拿到警局的攝影器材果然是「損壞」了,但在離開現場的這幾天中,是否自行損壞攝影器材,偽造證據,栽贓陷害?何況,這位「一把手」本身就有許多「製造假案」的經歷,包括搞了個「假招工案」被揭穿等。因而此次「演戲」撈不到甚麼「著數」,反而被揭穿,反而得不到同情。
  可能是有此教訓,今次該團體的「實質一把手」「跌跤」之後,沒有「惡人先告狀」地聲稱被政府官員推倒,但卻又在臉書上聲稱,「論壇完咗,我哋希望官員承諾政府一直所講嘅,推廣普通話之餘,投放資源推動學習廣東語同正體字。但結果爛仔廳長拒絕對話、橫衝直撞,夾粗嚟上車閃人。」埋下「被暴力推跌」的伏筆,卻又不敢「光明正大」地指稱他的「跌跤」是被「爛仔廳長」「橫衝直撞」所致。但究竟是如何跌倒的,無端端為何會跌倒,對方不是警察,沒有安保阻攔的動作,而是文質斌斌的政府教育官員,「手無縛雞之力」。其實「實質一把手」的臉書已經自己暴露了原因,那就是他對正在離開現場的廳長進行「狙擊」,廳長「惹不起躲得起」,躲閃上座駕,該「實質一把手」衝得過猛撲了空,自行倒下。因為是在眾目睽睽之下發生,不敢像「前一把手」那樣反誣廳長,但仍然使用了「爛仔廳長」、「橫衝直撞」和「夾粗嚟」等詞彙,仍然「保留做假案權利」。
  「新澳門學社」為何如此執著糾纏「普教中」議題?或有兩個原因,其一是本性使然。曾記否?就在前一段時間,當澳門特區政府高教辦推出「大學畢業生語言培訓利息補助計劃」,並與六間本澳銀行合作,資助四十五歲以下、大學畢業,且在本澳的高等院校或中學累計連續就讀不少於三年的澳門永久性居民,到內地學習普通話時,該「實質一把手」及其所在團體,即起哄為何學習地點不包括台灣地區?要為由不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核心內涵的民進黨執政的台灣當局,尤其更是由「台獨」分子掌控其「教育部」「爭取生意」,並將澳門學員塞進普遍瀰漫著「太陽花學運」後滋生的「天然獨」政治氛圍的校園,以為培養更多的「小英青年軍」,壯大其名為「本土」實質分離的政治反對派隊伍而「鳴鑼開道」。
  「實質一把手」當時此舉,不但在政治上是有害的,而且在技術上也是行不通的。因為與台灣地區比較,內地的普通話課程的教學內容普遍包括「漢語拼音方案」。「漢語拼音方案」是國際通行的漢語拼寫標準,自一九七九年開始為聯合國秘書處所採用,國際標準化組織(ISO)亦自一九八二年起以此作為拼寫漢語的國際標準。而台灣地區使用的「注音符號」,並不是國際通行的字符。全世界的人,包括華人和洋人,在學習中文和普通話時,使用的都是「漢語拼音」。當然,在內地,更是以「漢語拼音」為學習中文及普通話的唯一工具。
  但為了提高「出鏡率」,為了爭取激進青年的選票,這一「招」還是會繼續進行下去的。不過,能否收效,則難以樂觀。因為該學社今次的分裂狀況更為嚴重,票源更為分散。而且即使是對特區政府不滿者,也因「一把手」的分離主義傾向而令人「投鼠忌器」,難以投票得落。而是「認住呢隻鷹」,認同堅持問政相對理性,不搞激進行動的老一輩反對派議員。畢竟,澳門的環境不同於香港,沒有激進者的空間。尤其經過人大常委會的釋法(香港),及《立法會選舉法》增列「效忠」條款(澳門)後,「實質一把手」及其門徒能打得出手的「牌」畢竟有限。
  其二可能是轉移視線。這一段時間,該團體內鬥的新聞不斷,「名義一把手」憤然辭職,但又被勸回,引發社會嘩然,連部份激進青年也看不過眼。因此,就只有以製造話題來轉移視線,掩蓋矛盾。
  這就暴露了激進青年群體的通病,突出個人英雄主義,人心都想做「一把手」難以顧全大局。大有「東風吹,戰鼓擂,當今反對派誰也不服誰」之勢。請看「北京風波」後流亡海外的「精英」們,不是內鬥不斷,爾虞我詐嗎?如果當時是由這些人成功掌握了國家政權,國家不知會變成怎樣。也正因為如此,內地已經沒有幾個人提起該事件。在澳門,今年即使是選舉年,今年也沒有少年兒童演出,「讓出」了最佳的位置給該團體及其相關組織,參與的人數也就只能是「王小二過年,一年不如一年」。
  不過,「實質一把手」及其門徒們是不會甘心「屢試出爽」的,今後還將會變著戲法來表演。我們就繼續權充「吃瓜」觀眾,欣賞「好戲」吧。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6-19 05:35:0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