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金門即將進行博奕公投澳門應密切注視

  據中央社報導,由金門縣國民黨籍議員蔡春生所提的「博弈公投」連署案,共有五千六百零二人連署,通過「門檻」;金門縣選舉委員會昨日決定,將在本月二十三日公告金門縣「公民投票案」第一案成立,十月二十八日投票。蔡春生領銜提出的「博弈公投案」的主文是:「為振興金門經濟,開創金門的前途,您是否贊成設立國際渡假區並於其中開放百分之五觀光博弈?」
  蔡春生表示,金門解除軍管之後,民間生意潦倒。他提案「博弈公投」只是要為金門提供就業的機會,吸引人潮來金門。他說,只要管理得當,博弈不一定會造成社會動亂。金門固然有人反對博弈,但贊成的人也蠻多,但是不敢公開表態。而金門縣選委會則表示,將編列預算新台幣九百萬元執行金門這第一次的「公投」。但「反賭場聯盟」則不滿表示,「公投」預算是全民的納稅款,按理應該由提出「公投案」的促賭方籌促分攤,而非花用百姓的血汗錢。因而他們深感遺憾並質疑這項「公投案」不具合法性,且金門選委會選務委員有瀆職護航之嫌:故而「聯盟」將發起撤銷「公投公告」並聲請停止執行這次「公投」。
  「反賭」是民進黨的「神主牌」之一,而「開賭」則是由國民黨推動,還曾是宋楚瑜爭取「總統」勝選的「利器」。而金門縣是泛藍「鐵票」陣地,因而這次「博弈公投」獲得通過的機率不低。實際上,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澎湖進行「博弈公投」,因為澎湖縣的民進黨實力較強(現任縣長陳光復就是民進黨人),因而未能跨過「門檻」而被否決。而連江縣的國民黨實力很強,因而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福建省」連江縣進行主題為「馬祖是否要設置觀光度假村附設觀光賭場」的「博弈公投」,就跨過了「投票率」和「贊成票率」雙過半的「門檻」,而獲得通過。這也是台灣地區「公投史」上唯一通過的案例。倘是按照「馬祖博弈公投」的模式,「金門博弈公投」也將能獲得通過。如果是由民進黨黨團和「時代力量」黨團推動的《公民投票法》修改法案,也能在「立法院」臨時會獲得通過,「雙門檻」都予以降低,要通過「金門博弈公投」就更是「易過借火」了。
  離島開賭,是當年國民黨政權為了解決離島經濟建設落後、民生困頓的問題而確立的政策。但台灣地區的《刑法》有「賭博罪」,為解除此桎梏,因而馬政府於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二日推動「立法院」修訂《離島建設條例》,增加一個「離島博弈除罪化」條款。但先決條件是,是否開賭必須由當地居民經過「公投」決定。
  早在上世紀未期,在台灣省長宋楚瑜推動下,國民黨「大掌櫃」劉泰英,就連同台灣商人,及美國「威尼斯人」,規劃在澎湖開賭,建設「大澎湖國際渡假村」。但因陳水扁上台,民進黨「反賭而胎死腹中。正在此時,中央政府批准澳門特區政府開放賭牌,進行公開競投。劉泰英就攜同其原班人馬,與香港區全國政協委員呂志和的「嘉華娛樂」合作,以「亞美」的名義參加澳門賭牌競投。由於中央政府對澳門賭牌競投有「不能讓台灣商人中標」的要求,而且劉泰英是李登輝的忠實「馬仔」,僱用美國卡西迪公關公司,遊說美國國會,促使國會兩院相繼以壓倒性多數通過邀請李登輝訪美的決議,迫使曾經反對李登輝訪美的克林頓政府只好自食其言,對李登輝發放了簽證。李登輝訪美是冷戰後中美台關係中的惡性事件,嚴重破壞了台海穩定,產生了一系列深遠的連鎖影響。因此,更不能讓劉泰英染指澳門博彩業。在經過一番內部秘密運作之後,「嘉華娛樂」與「威尼斯人」先後「踢」開劉泰英的「中華開發」,並在繞了一大圈之後,合組「銀河」,而獲得一個賭牌。
  馬英九上台後,再次推動「離島開賭」。但澎湖的「博弈公投」慘遭滑鐵盧。按照《公民投票法》的規定,三年內不得就同一議題再次進行「公投」。去年已經過了這個期限,於十月十五日捲土重來進行第二次「博弈公投」,結果更是「輸到扑街」,以八成一「不同意」對一成九「同意」的懸殊差距,否決開設觀光賭場。
  但連江縣的「馬祖博弈公投」雖然獲得通過,卻是無法獲得落實執行。一方面,由「交通部」觀光局草擬的《博奕法》法案,被擱置在「立法會」,未能獲得通過,「馬祖開賭」仍然缺乏法源依據,「交通部」下屬的「博奕管理局」也無法成立。另一方面,被澳門金沙集團「炒魷」的懷德,以其在澳門經營多年的經驗,尤其是澳門各家賭場的賭客主要是來自內地,澳門賭場的收益也主要是由內地遊客所創造的事實,跑到馬祖推銷「兩岸博弈特區」的構思,並向馬祖居民承諾,將仿照澳門,每月發放二萬元新台幣的「現金分享」,十年後達到每月八萬元(這也是「馬祖博弈公投」獲得通過的誘因之一),還承諾投資六百億元,建設賭場度假村。但被筆者揭穿,他只是一個身無分銀的「皮包商」——他在台灣註冊的公司只有一百萬資本,連三十萬澳門幣都不到,他是圖以「空手套白狼」的手法,在投得賭牌後,以最低成本獲得最大經濟利益,借助中國大陸財團的財政實力,自己則可以節省興建豪華酒店的投資預算,白賺賭場的錢擴大為「兩岸博弈特區」,建議由福建省地方政府釋出七百公頃土地,由開發商在閩江口的琅歧島興建五星級飯店,並在馬祖北竿島興建賭場,未來透過直升機和快輪,讓來自福州、溫州、廈門的遊客,晚上住在琅歧島的飯店,白天透過「小三通」管道,二十分鐘就可以抵達台灣馬祖的北竿國際級賭場消費,專賺大陸遊客的錢。
  筆者的本欄評述見報後,僅過八天,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七日,國台辦發言人範麗清就在例行發佈會上指出,大陸明令禁止賭博,《海峽兩岸關於大陸居民赴台灣旅遊協議》附件《海峽兩岸旅遊合作規範》也有明確規定,接待社不得引導和組織旅遊者參與涉及賭博等活動。而在此前,福建省台灣事務辦公室也代表福州市政府發表聲明明確指出,「二月二十日,福州市有關部門負責人就馬祖建立博弈特區一事明確表態,我們的法律是禁止大陸居民賭博的,如果馬祖開設這樣的特別項目,我們不可能與之合作和配合,並將依法禁止我們的居民前往參賭。」國家旅遊局派駐台灣的「白手套」海旅會,也向「交通部」觀光局的白手套」台旅會告知北京中央的決策。因而馬祖「開賭」夢碎。
  懷德氣急敗壞,其僱用的公關公司蒐集本澳一家通常反映反對派觀點的週報,連篇累牘人身攻擊筆者的詞彙,整理成文「痛擊」筆者,並通過某種渠道,長期在維基網頁「置頂」。但該文又不敢反駁筆者所提的論點的本身。而被跟貼者嘲笑此文通篇只是情緒化的人身攻擊詞句,並索性將筆者的述評文章PO上去,讓讀者分辨,究竟是誰在說理。
  由於金門本身的機場、碼頭等基礎設施,及氣象條件都比馬祖好得多,因而倘其「博弈公投」獲得通過,不一定會採取馬祖「兩岸博弈特區」的方式。而是透過「小三通」吸引福建、江西等地的「自由行」賭客,當然也可吸引台灣本島的賭客。因此,可能會對澳門博彩業有一定影響,而且也讓中央政府「全中國境內只准澳門開賭」的決策「破局」。——盡管兩岸尚未統一,但在「一個中國」框架下,金門也是中國的一部份。
  還有一層國家安全的隱懮。據說「國安局」和「軍情局」有此考量:利用金門開賭來作為開辟新的情報開源的重要措施。具體做法是,利用金門向福建省居民開放旅遊並在金門開賭,就可運用威迫利誘的手法,在賭敗的內地幹部手中取得所需要的情資。在台灣政黨輪替之後,尤其是大陸安全部門破獲多項台灣間諜案之後,軍情部門的大陸情資效績已大為失色,正好是利用金門開賭來彌補這個重大「損失」。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6-20 05:34:1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