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金門博奕公投不利因素多於有利因素

  按照蔡英文的規劃,「立法院」的三場臨時會,主攻方向是「年金改革」法案和「前瞻條例」法案,不會將《公民投票法》修訂法案排入,而有可能在年底的《中央政府總預算案》有餘暇時才列入。因此,將於十月二十八日進行的金門「博奕公投」,還是執行現行的《公民投票法》。雖然「地方公投」沒有「中央公投」所設置的投票率達到百分之五十的第一道「門檻」,但也須面臨贊成票率也是百分之五十的「門檻」。而自二零零六年開始,台灣地區有「公投」以來,三次六道題的「中央公投」,都是在與「總統」大選或「立委」選舉捆綁在一起進行的情況下,竟然連第一道「門檻」跨不過,亦即與同時進行的「總統」大選或「立委」選舉的投票率存在很大的距離。而在單獨進行「公投」的情況下,要跨過百分之五十同意票的「門檻」,也並不容易。
  當然,金門「博弈公投」並非沒有利多因素。那就是有不少金門居民希望能透過開賭,發展經濟,改善民生。金門在解除戰地狀態之後,撤走大量的軍人,使得此前依靠軍人消費的各種行業,陷入困境。而金門除了高梁酒和砲彈鋼刀仍可榮景之外,沒有其他行業可以支撐經濟。而且由於「小三通」太方便,不少島民反而到廈門去消費,畢竟廈門的消費品種豐富得多。因此,不少島民希望透過開賭,吸引福建、浙江等地的賭客,到金門參賭,像澳門那樣,在攪活當地經濟的同時,島民們也能領取到「現金分享」。這從「博弈公投」能夠在較短時間內徵集到足夠的連署書中,就可見部分島民對開賭的強烈希冀。
  但是,金門進行「博弈公投」,不利因素也不少。其一、是澎湖兩次「博弈公投」都失利,尤其是澎湖縣去年十月十四日進行的第二次「博弈公投」,反對票率竟高達八成一,贊成票率只有一成九。如此大的差距,實為罕見。而金門「博弈公投」在一年之後進行,怎麼也會有心理影響。
  當然,金門與澎湖的情況有所不同。澎湖近年選民政治光譜「綠肥藍瘦」,雖然在歷史上多位縣長都是國民黨籍,但近年發生變化,被民進黨奪走了縣長寶座,而且只有一個應選名額的「立委」,也被民進黨拿走。而反賭」是民進黨的「神主牌」之一,在民進黨籍的縣長不作動員,民進黨籍的「立委」卻作「反動員」的情況下,當然島民們也就紛紛投下了反對票。而在金門縣,是泛藍「大票倉」,縣長或也是唯一應選名額的「立委」,由國民黨或新黨籍人士輪流做。因而在「博弈公投」前,「反動員」的情況可能會並不活躍。實際上,同樣是泛藍「大票倉」的連江縣(馬祖),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進行的「博弈公投」,就獲得通過,成為台灣地區「公投史」上唯一通過的案例。不過,反對派也不少,兩者的差距不大。
  其二、馬祖開賭的「博弈公投」雖然通過了,但卻仍然充滿挫折感。就是一直積極推動「博弈公投」的懷德公司,其實只是一個「空手套白狼」的「皮包公司」,待中標後才以此為信用向銀團借貸。更令馬祖島民詛喪的是,已有人檢舉懷德公司已經脫離了金沙集團,其「懷德集團」在美國總公司資本額僅一萬美元,在台灣「經濟部」登記的資本額也只有一百萬元,依據《政府採購法》,根本沒資格承攬這些開發業務。因此,「投資六百億」只是口頭漂亮數字,錢在哪裡?只能是找投資人吸金或融資貸款。為此,台灣「廉政署」已接受了檢舉,正在調查懷德公司是否涉及被指控的「期約賄選」行為。而以臺灣地區的政治生態,連江縣政府也不可能「私相授受」地將賭牌交給他,而是必須經過開投,否則必會引發民進黨「立委」攻擊,甚至會有下獄之虞。馬祖島的挫折教訓,對金門島可能也會蒙上陰影。
  其三、金門要開賭,「公投」固然是第一個條件。但還有其他條件,如必須制定一系列的法例,予以管制。而且,既然有博奕活動,就應設置相應的行政主管部門進行管理;而開徵「博弈稅」也須要修訂相關稅務法律。馬政府時期,「行政院」擬議的法規草案,計有《博弈遊戲場管理條例》草案,及有關設置度假村和賭場的《國際觀光度假村審查作業辦法》,根據這些法案的建議規定,「交通部」應當成立「博弈管理局」,進行管制。而只有「立法院」通過《博弈遊戲場管理條例》之後,馬祖才可以進行賭牌開投,而且極有可能是由「交通部」屬下的「博弈管理局」來主導開投。但是,「行政院會」在審議《博弈遊戲場管理條例》草案後,退回「交通部」重擬。「交通部」重擬後,由「行政院」提請「立法院」審議,但遭到民進黨黨團的反對,因而被擱置,一直冷凍了近兩年。不久後,就是蔡英文上台了,「立法院」也已經換屆,未能完成立法程序的《博弈遊戲場管理條例》草案也就成為「廢案」。正如前述,「反賭」是民進黨的「神主牌」之一,因而估計「行政院」再次不會向「立法院」提請《博弈遊戲場管理條例》草案。即使是提請法案,以民進黨和「時代力量」黨團已經已絕對控制「立法院」的議事權力,也不會獲得通過。因此,即使是「博弈公投」過關,金門開賭也將會是沒有法源依據支持,成不了事。這將會影響選民們在「公投」時的投票心理。
  第四,更重要的是,繼國台辦會福建省台辦就馬祖與福州聯合開辦「兩岸博弈特區」一事發聲反對之後,國台辦主任張志軍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在參觀金門時強調,「金門應該走正道,不能指望發展博彩(博弈)產業,否則小三通肯定是要關門的」。由於關閉「小三通」,不單止是阻止大陸居民前往離島博奕,而且更重要的是,大陸居民透過「小三通」前往離島觀光,是離島重要產業之一,可能會令國民黨或與其友好執政的這兩個離島縣的經濟,深受打擊。另外,還有一個潛在的危機,就是「小三通」是蔡英文在任扁朝的「陸委會」主委時,為了舒緩「大三通」的壓力而「發明創造」的,在客觀上也已收到成效,這也成為蔡英文反駁人們批評她反對兩岸交流的明證及政績。因此,蔡英文必然會捍衛這個「政績」。
  金門縣的泛藍力量較大,較為尊重大陸。張志軍的警告,他們還是會聽得進去的。即使是金門縣強行開賭,大陸方面也可透過關閉「小三通」,或禁止大陸居民透過「小三通」途徑前往金門等行政手段,進行「卡水喉」。金門就只能是靠台灣本島的賭客了,但能有多少客源,不無疑問。
  澳門早就有人佈局,計劃前往金門開賭。尤其是在明確得悉澳門不可能增發賭牌,自己不能做賭牌持牌人之後,希望能在金門過一把「賭牌持牌人」的癮。這些人由於在澳門開設賭廳,擁有豐富經驗。而且他們多是福建人,尤其是操閩南語,而金門也是閩南語區域,容易融合。再加上他們在澳門賭廳的客源,就是福建人,因而可在金門就近引客。但在張志軍已經強調反對金門開賭的情況下,前景未必「輝煌」。在國民黨執政時,北京都如此「冇面俾」了。現在是民進黨執政,可能更為嚴厲。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6-21 05:34:0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