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不承認「九二共識」難以重啟「澳門模式」

  所謂兩岸關係中的「澳門模式」,曾經以多種形態出現。其發端是在一九九五年的「澳台航線」談判過程中,所創立的「政府主導,民間協商」的談判模式,及「澳航」執行的「一機到底,飛航兩岸」的兩岸間接直航模式。此兩項模式,成為後來港台航約續約談判,及香港「港龍」航空公司也採「一機到底」模式飛航兩岸,以及澳台航約續約談判的範例。澳門航空公司充分利用「一國兩制」的特殊性,以「換班號、不換飛機」形式提供的「一機到底」空中服務,使到來自海峽兩岸的轉機旅客只需要攜帶隨身行李,在澳門國際機場停留三十分鐘左右,辦理簡單轉換航線手續,即可飛往目的地。這種服務模式,大為方便了往來海峽兩岸的旅客,在溝通兩岸交流及促進兩岸人員往來方面,作出了特殊的貢獻。
  而海協會在澳門設立辦事處,在當時的陳水扁當局不承認「九二共識」、海協會與台灣海基會無法恢復對話與談判的情況下,因應兩岸經貿交往、人員往來和各項交流日益密切、兩岸同胞交往中產生的具體問題不斷增多的情況,該辦事處充分運用澳門特區在兩岸關係中所具有的地緣優勢和特殊作用,為兩岸同胞尤其是台灣同胞提供更直接、更充分、更便利的服務,促進兩岸同胞交往,從而有利於海協會協助有關方面推進兩岸經濟合作與各方面交流,開展與台灣各黨派、團體及人士的聯繫與溝通,維護兩岸同胞正當權益。當然,也讓不方便到大陸的台灣各式人馬,能借澳門之地,與大陸有關人員進行不公開的會晤,也創造了另一種「澳門模式」。而在此前,李登輝的辦公室主任蘇志誠,與時任中共中央辦公室主任的曾慶紅在澳門密晤,也是一種「澳門模式」。
  民進黨在台灣地區執政期間,由於其不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因而海峽兩會無法恢復協商。但在兩岸事務又必需推進的現實情況下,大陸國台辦與台灣「陸委會」就發展出一套「行業對行業」、「團體對團體」在澳門商談的新模式——「澳門模式」。淡江大學大陸研究所教授張五嶽將「澳門模式」定義為「政府授權、民間名義、官員主談、公權力落實」。具體做法是就春節包機、開放第一類大陸觀光客赴台旅行等問題進行業務商談;台灣「交通部」、「陸委會」官員以民航團體、旅行團體顧問的身分參與商談,大陸的官員也曾以民間協會的身分與會。「澳門模式」雖未處理一中原則,也對兩岸交流取得部分成果。因此,蔡英文在參加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的過程中,當美國國務院質疑,不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當選後,可能會導致海峽兩會談判中斷時,吳釗燮就解釋說,可以重啟「澳門模式」進行談判。——在當年的澳門談判時,吳釗燮是「陸委會」主委,因而是「澳門模式」的重要「推手」之一。
  在這場「澳門談判」開鑼前夕,聞訊前來澳門採訪的台灣某電視台的記者,詢問筆者,如何才能形象地向電視觀眾展示「澳門模式」的背後政治涵義?筆者便根據當時傳出談判地點是在澳門航空公司總部的中航大廈,因而就建議,在一個適當的位置和高度,以「搖鏡頭」的方式,從「台北辦事處」所在的皇朝廣場,搖到中航大廈,再搖到澳門中聯辦所在的新華大廈。這位記者朋友也認為這個暗喻「兩岸官方在談判場外暗中發功」的鏡頭構思很好。但遺憾談判地點並不在中航大廈,而是氹仔的一家酒店。而未能使用這個有創意的搖鏡頭。
  在馬英九時期,「澳門模式」又被賦予了更重要的內涵,那就是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會見陸委會主委王郁琦,並互相稱呼官銜,為此後的國台辦主任與陸委會主委會面並會談,以至是習近平與馬英九進行世紀性的會晤,進行了試探並創造了模式。
  因此,當去年十月底台灣《聯合報》報導,台灣駐澳門代表、陸委會澳門事務處處長﹙對外稱為「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盧長水任期將屆滿返台,遺缺已內定由陸委會聯絡處長許君如接任;此人事案已進入行政程序並知會澳門方面時,就是使人聯想到,由於許君如在過去馬英九的八年任期中,是在陸委會經濟處任職,並曾任經濟處處長,是指定參加兩岸談判中以經濟議題為主的談判的台方主談代表之一,因而與來澳出任澳門中聯辦台灣事務部部長之前是國台辦經濟局局長的徐莽,及來澳前出任海協會秘書長的海協會澳門辦事處主任楊流昌,又將會有「交手」的機會,重啟「澳門模式」。
  但是,「報派」的許君如並沒有接到調來澳門的「人事派令」,而且還擱置了半年多,才於前晚由陸委會宣布,是由「總統府」主計處長陳雪懷接任陸委會澳門事務處處長。而這項人事異動,是在吳釗燮剛到「總統府」就任秘書長沒幾天作出的,因而更使人們相信,這是蔡英文、吳釗燮兩位陸委會前主委為重啟「澳門模式」而進行的人事安排。
  但陳雪懷與許君如不一樣。許君如是海峽兩會談判中的第一線主談代表,既能精準掌握台灣當局的談判標的及底線,而且也經驗豐富,輕車熟路;而陳雪懷則是後勤行政人員,並未直接參加過兩岸事務性談判,因而在績效上可能會不如許君如。當然,如果真的是重啟「澳門模式」,是台灣的相關部會的官員以民間團體的「顧問」的身分參與商談,台灣駐澳機構人員並不能上桌,只能是做些後勤支援工作。因而陳雪懷的「後勤支援人員」角色,正好派上用場。
  但問題是,在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情況下,是否會重啟「澳門模式」?實際上,雖然十二年前實施「澳門模式」時,陳水扁也同樣是不承認「九二共識」,但現實情況卻有所不同。當時是在海峽兩會中斷談判十年的情況下,有關兩岸交流合作議題的協議書一片空白,因而具有以「澳門協議」簽署協議的空間。而且因為陳水扁大搞「台獨」分裂活動,北京並無指望陳水扁能夠回到承認「九二共識」的正規上來,因而在急需為台商包機等議題達成協議時,就可借用「澳門模式」。但也因中國大陸當局與民進黨政府缺乏互信基礎,「澳門模式」也僅能就春節包機、第一類觀光客來台旅行等個別問題取得局部共識,而且也僅是進行了一次談判,後來就無以為繼,更遑談開展兩岸「三通」直航的商談。。
  而現在則不同,在馬英九任內,海峽兩會已經簽了二十三項協議,可以說是需要簽署的協議都已基本簽署了,而要進行的,都是執行「ECFA」協議的跟進項目,如「服貿協議」和「貨貿協議」等。而且,大陸方面透過這些協議送了這麼多「大禮」,台灣人卻都並不領情,可能也是如台灣媒體所指,「紅利」都被大財團吞噬了,中下階層和中小企業、中南部和青年都未能分享。另一方面,現在仍然等待蔡英文回答問卷,目的是向其施加壓力,迫使她回到「九二共識」,因而具有目的性和工具性。因而即使是有具體議題需要對談,也必須服從這個目的性。
  其實,現在已經比十年前收得更「緊」。比如,陸委會的某些中階官員,進得了香港卻進不了澳門。反而民進黨的一些「立委」等,進出澳門並沒有任何困難。因此,澳門仍然是台灣綠色政客週末「放鬆」的好去處。尤其是有一些在澳門參與賭場運作的台灣商人,喜歡邀請及接待台灣綠色政客。但陸委會的官員,則受到入境限制。在此情況下,吳釗燮所說的「澳門模式」也就難以重啟。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6-23 05:34:0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