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習主席官式活動邀請泛民人士說開去

  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於今日抵達香港特區,出席慶祝香港回歸祖國二十周年大會暨香港特區第五屆政府就職典禮,並為新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等的宣誓就職進行監誓,還檢閱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在香港期間,習近平主席還將參觀港珠澳大橋、西九龍高鐵總站等基建設施。彭麗媛則探訪學校或老人中心。
  有消息說,習近平主席在回歸慶典上的講話,會以「大格局、大精神」為主,為香港帶來「大和解」的契機。而且,泛民主派中的溫和人士,將會獲邀請出席相關的活動,近距離與習近平主席相處,甚至不排除會面。如果習近平主席此行真的安排與泛民會面的話,將是中國最高領導人首次近距離接觸民主派。因此,習近平主席的視察香港特區,為泛民中的溫和派帶來希冀,希望能營造良好社會氛圍,建構和諧社會。這將有利政圈吹和風,修補社會撕裂及行政立法關係,成為香港政局轉勢的分水嶺。為此,傳統民主派亦相對偃旗息鼓,無形中為兩邊陣營「和解」奠下基礎條件。當然,一小撮「港獨」分子是不甘心於自己會因此而被徹底孤立的,因而必然會更猖狂地跳出來破壞搗亂,昨晚他們在金紫荊廣場上演的醜行,就充分證明了這一點。
  香港泛民中的溫和派對能接獲可以見到習近平主席的活動的邀請感到榮幸,並停止與特區政府的對抗活動,以營造「和解」氛圍,這證明他們並非是「怙惡不悛」的「壞人」。其實,與「港獨」分子相比,他們與廣大香港同胞的矛盾只不過是人民內部矛盾,不是敵我矛盾。實際上,他們是承認國家對香港特區的主權,及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管轄權方的,沒有「香港獨立」的政治傾向。甚至在中英談判的過程中,律師、教育界是最堅決支持中國政府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的。只不過是一場「北京風波」,使中的一些人對大陸政治體制的態度發生了變化,其中的李柱銘等人還退出了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
  但即使如此,也沒有懷疑及質疑中央對香港的主權,盡管其中一些人不不信任中央政府,也盡管有某些人與外國勢力有連繫,但在國家與香港、中央與特區的關係方面,還不至於走到主張甚至進行「港獨」活動的那一步。其中最明顯的例子,是當年香港的一批民主派人士,前往台北出席由「群策會」主辦,「陸委會」和中華港澳之友協辦的「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國際研討會,雖然他們發表的論文「唱衰」「一國兩制」,但當李登輝、黃昆輝、蔡英文等人發表「台獨」言論時,除了劉慧卿認同之外,其餘者均紛紛劃清界線。其中民主派議員涂謹申在「圓桌會議」上發言時,就聲稱自己的父母輩雖然在內地的政治運動中受盡迫害,但仍然堅持自己是中國人,並要求他不能忘記自己是中國人。與此同時,也有多位香港與會人士在憧憬香港民主派在翌年立法會換屆選舉中能奪得過半議席,期待未來能實現直選特首之時,當著李登輝的面聲稱,他們來台灣出席這個研討會,並非是贊同「群策會」的「台獨」主張,而是感到台灣人以自己的思維角度,誤解了香港的「七‧一大遊行」,因而有責任向台灣人士說清楚,講明白香港的實際情況。就連現在成了「港獨」分子的黃毓民,當時在自由發言中也在大談自己的「反共」經驗之後,聲稱「反共並不等於支持台灣獨立」。他還幽了主持會議的黃昆輝一默,指稱當年他參加「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同盟」,就是在黃昆輝的引領之下,但黃昆輝現在卻遠離「統一」了。當時就在現場的筆者,是明顯地感受到香港民主派中的多數人的「中國心」的。
  可以說,泛民與中央政府香港特區政府及香港建制派的分歧和矛盾,主要是反映在對實行「雙普選」的進度有不同意見方面。這個矛盾並非是不可能解決調和的。政治學教科書上的一個重要學術論點,就是「政治是妥協的藝術」,矛盾可以透過對話協商解決,各讓一步。過去,香港某些民主派組織就有「又砌(對拼)又傾(商談)」的說法,這證明他們是願意協商的。
  為何泛民後來背離「又砌又傾」的路線越來越遠呢?原因很複雜,主客觀原因都有,建制派輿論所批判的各種原因固然是主要因素,但也不能忽略另外一種因素,就是在回歸初期,中央主管部門以「不干預港澳特區高度自治事務」為由,隔絕了中央與特區的交流。二零零二年,筆者當時就根據港區的全國人大代表馬力,獲邀請到中聯辦欣賞一部電影之後,在《文匯報》發表一篇文章,深有感概地說,自己在回歸前是香港新華社的常客,但在回歸後倒是有好幾年沒有進過新華社(中聯辦)了,在本欄提出一些看法,指出在回歸之前,港澳各界別的訪京團不絕如縷,中央有關部門熱情接待,更強化了港澳居民「熱盼回到祖國懷抱」的心情;但在回歸之後,不但是這種交流嘎然而止,而且連港澳記者到國務院港澳辦採訪,竟然受到驅趕,與回歸前斟茶倒水熱情招呼,形成鮮明對比。並認為這種政策措施可能會在客觀上形成特區居民與中央的隔閡。果然,翌年就發生了「五一大遊行」,而令人驚訝的是,走在隊伍最前面的,居然是二十年前最真誠支持香港回歸的律師和教育界。
  筆者就在發表這系列文章的同時,籍著澳門中聯辦主任白志健宴請新聞界負責人的機會,向他表示,在回歸前,澳門新華社每年都組織新聞界高層訪問北京,並先後安排李鵬總理、錢其琛副總理等國家領導人接見,這讓澳門新聞界感受到祖國和中央政府的溫暖,因而在過渡期中發揮了很好的作用。但在回歸之後,就停止了。白志健因為剛到澳門不久,不了解情況,就當面詢問王今翔副主任,獲得證實後,白志健當場拍板,以後會恢復這樣的活動。果然,在中共「十六大」開過之後,中聯辦就安排澳門新聞界高層訪京,獲得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長春接見。此後每逢中央高層換屆,都安排新聞界高層訪京。而澳門社會各界社團的訪京團也恢復到回歸前的熱絡程度。應該說,澳門愛國愛澳的力量比香港強得多,優良傳統固然是主要原因,而中聯辦積極安排各界別人士加強與中央及內地的交流,也是其中一個重要因素。
  因此,加強交流很重要。而且重視統一戰線也很重要。列寧說「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毛澤東說,不要把拉一拉就拉過來,推一推就推過去的人,推到自己的對立面去。要化消極因素為積極因素。鄧小平說,罵共產黨也可以。習近平也提出,鞏固發展最廣泛的愛國統一戰線,為實現中國夢提供廣泛力量。但可惜,香港在過去的一些年裡,沒有認真貫徹統一戰線的政策,等於是把那些本來可以團結的人推到自己的對立面去,幹著「為叢驅雀,為淵驅魚」的蠢事。正因為如此,在這一任行政長官任內,社會矛盾更為激烈,甚至撕裂,還冒出了個「港獨」,這是此前難以想像的。
  其中最明顯的是,在去年的全國「兩會」期間,梁振英在進入人民大會堂與張德江會面之前,還在興致勃勃地大談他壓制香港泛民的經驗。但在出來時,卻是整個人都蔫了。當時香港媒體就指出,張德江不同意他的說法,甚至是批評了他。後來不久,張德江到香港出席「一帶一路研討會」時,還專門在酒會上與泛民議員代表會面,體現了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的精神。今次習近平主席也將以包容的精神,邀請泛民議員代表出席相關活動,更是體現了中共「三大法寶」之首的「統一戰線」。希望能團結更多的人,面對不同意見,只要合情合理合法,的,即使是激烈一些,只要是承認中央對特區的全面管治權的,都應盡量予以接納,共同把香港的事情辦好,以包括「包容」在內的「獅子山下」精神,共同譜寫香港不朽名句。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6-29 05:34:3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