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保安司長黃少澤維護國旗尊嚴說開去

  星期一在外港碼頭,有海關關員錯誤將國旗倒掛。雖然海關馬上承認錯誤,但卻有網民複製及合成該倒掛國旗的照片,移植到海關其他碼頭的圖像上去。保安司司長黃少澤表示,倒掛國旗絕對不能接受,國旗、區旗都有法律規定,有嚴格指引,但也發現有人移花接木,將倒掛國旗的照片複製在其他地方的照片上,相關行為已經違反《國旗法》,司警將展開調查。
  黃少澤司長的表態是正確的,這也是作為澳門特區政府主管維護社會治安,偵查犯罪行為等業務的主要官員的職責所在,而且也因為「出事」及因此被網民「惡搞」的海關,是他下轄的機構,因而必須勇於擔當,恥於「避事」。何況,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是國家的象徵,代表著我們國家和民族的歷史、文化、政治制度、經濟與國防實力。五星紅旗從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在天安門廣場冉冉升起的那一天開始,她就在中國人民的心靈和記憶中,永遠矗立起了一座偉大的豐碑。人們就像愛護自己的生命一樣地愛護五星紅旗。為了五星紅旗的榮譽和尊嚴,有多少驚天地泣神鬼的英雄業績,又有多少平凡而偉大的動人詩篇。因此,維護國旗的尊嚴,是澳門特區所有居民的神聖責任,更是保安範疇主要官員義不容辭的光榮職責。
  《澳門基本法》附件三《在澳門特別行政區實施的全國性法律》,就將《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都、紀年、國歌、國旗的決議》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法》收列為在澳門特區實施的全國性法律。而在澳門回歸凌晨特區立法會的「午夜立法」中,也制定了《國旗、國徽及國歌的使用及保護》法律,行政長官何厚鏵也隨即簽發了《國旗、國徽及區旗、區徽的懸掛及展示》行政法規。按照上述全國性法律和澳門特區法律、法規的規定,國旗、國徽必須按法律規定的規格製造,不得展示或使用破損、污損、褪色或不合規格的國旗、國徽,國旗、國徽或其圖案不得展示或使用於商標或廣告。此外,國旗或其圖案不得展示或使用於私人喪事活動,國徽或其圖案不得展示或使用於日常生活的陳設或布置或私人慶弔活動。任何人違反這些條文即屬違法。凡是以言詞﹑動作或散布文書﹐又或以其他與公眾通訊之工具﹐公然侮辱區旗或區徽﹐又或對其不尊重者﹐處最高二年徒刑﹐或科最高二百四十日罰金。在習近平主席重申中央對特區的全面管治權,及對一切損害國家主權及聲譽的行為劃下「底線」之際,更應嚴格執法。否則,就可能會讓某些「憤青網民」以為侮辱國旗的行為只不過是「兒戲」,以後就更是為所欲為,積少成多,集非成是,習以為常,放肆地侮辱國旗的尊嚴。
  在過去,現在正在接受終審法院審理其貪賄案的前檢察長,就為了實現其篡位奪權的政治野心,而刻意抗拒執行上述保護國旗的法律的規定,明明是有人在「五一」大遊行侮辱五星紅旗,卻沒有執行上述法律及《刑事訴訟法》的規定。筆者在本欄批評這種現象時,該司法高官卻濫用檢察權,以「誹謗檢察院」為案由,對筆者實施立案偵查,及某些強制措施。該查的不查,不該查的卻查。與此同時,卻「放生」違反集會遊行法律及衝撞警察的政治反對派。正是「人妖顛倒是非淆」!
  其實,即使是在建制派內部,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下,也須嚴格遵守相關法律。當然,建制派是愛國愛澳的主要力量,不會做出有損國旗、國徽和國歌的尊嚴的事情,但卻可能會在不經意中,發生不尊重國旗、國徽及國歌的情況。實際上,在過去的一些慶祝國慶及澳門回歸紀念日的酒會上,當大會奏起國歌時,竟然有人仍在「傾傀」以至是大聲喧嘩,也有人在飲食,對國歌既不尊重,其中有人更是平時動輒批評別人「不愛國」者。
  現在,全國人大常委會正在審議《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草案,「草案」明確規定,「奏唱國歌,應當按照本法規定的歌詞和曲譜,不得修改國歌歌詞,不得採取損害國歌尊嚴、影響國家形象的奏唱形式」。「奏唱國歌時,在場人員應當肅立,舉止莊重。舉行升國旗儀式奏唱國歌時,在場人員應當面向國旗,著制式服裝的現役軍人、人民武裝警察、人民警察等人員行舉手禮,其他人員行注目禮」。「在公共場合,惡意修改國歌歌詞或者故意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國歌,損害國歌莊嚴形象的,由公安機關處以十五日以下拘留」。
  筆者曾多次建議,在慶祝國慶及澳門回歸紀念的酒會及升旗禮上的奏國歌環節,應增添同時唱國歌。唱國歌,可以激起人們熱烈的愛國熱情,喚起人們強烈的民族意識。高唱國歌,不但展示了每一位國家公民的自強不息,而且還代表了一個民族的共同心愿,並起到振奮民族精神,鼓舞人民鬥志的巨大力量。當我們高唱《義勇軍進行曲》的時候,就會激勵我們居安思危,不忘記祖國過去受侵略受壓迫的苦難歷史,不忘記中華兒女為保衛祖國而進行的可歌可泣的英勇鬥爭,不忘記「台獨」分子正在蠢蠢欲動,國際霸權主義亡我之心不死,不忘記建設和保衛國家,爭取國家早日實現統一仍然是我們的神聖使命。
  實際上,酒會的出席者中,有不少是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或全國青聯、婦聯的委員,以及省級政協、地方級政協的委員。而他們在內地開會,都已習慣在大會的開閉幕式「奏唱國歌」。在電視上看,習近平、李克強、張德江等領導人也是在唱國歌。倘回到澳門感到難為情,可以象香港紫荊花廣場升旗禮中時,安排少年兒童合唱團唱國歌,以帶動在場嘉賓跟隨高唱國歌,或像內地開會那樣,播放人聲大合唱的唱片,就可將合唱國歌的氣氛帶動起來。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法》也是在澳門特區實施的全國性法律,澳門特區也制定了有關國徽的法律和行政法規。按照相關規定,澳門特區政府總部大樓懸掛的國徽,壯嚴瑰麗,尤其是晚間在燈光照射下,熠熠生輝,令人悠然生起作為中國人的自豪感。
  相對地,可能是擔心會產生「壓低澳門特區政府總部」的效果,澳門中聯辦懸掛的國徽就較小,與整幅牆壁相比,形成強烈反差,很不協調。而且,顏色也不夠鮮艷,夜間也沒有燈光照映。人們在特區政府總部前那種莊嚴和自豪感,在這裡就難以發揮出來。
  誠然,國家有規定,國徽直徑的尺吋,是有嚴格規定的,國家一級及省、地級市、縣和鄉一級應當懸掛國徽的場合,國徽的規格都不一樣。但澳門中聯辦作為中央政府的派出單位,是代表中央政府,所懸掛的國徽應該能夠反映這個定位及層級;即使是以「官本位」衡量,中聯辦是省部級單位,與澳門特區平級(但禮儀上澳門特區可能比內地的省、區、市稍高一些),即使是不能懸掛澳門特區同一規格的國徽,也不應該比內地的地級市所懸掛的國徽的規格還要小,尤其是現在正在彰示「中央對特區的全面管治權」。倘是受到內部規定的限制,似乎也適宜移到適當的位置,如大門門廳之上,以避免與大面積牆壁形成強烈反差。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7-05 05:30:4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