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第六屆立法會選舉直選態勢熱烈面面觀

  澳門特區第六屆立法會選舉的日程進展,正如火如荼。已經有二十五個參加直接選舉的提名委員會的資格獲得確認,這是回歸以來首次出現全部提交選民連署書申請成為提名委員會的團體,全部獲得接納的情況,這證明經過十多年來的民主實踐淬煉,澳門居民的公民及民主意識逐步提高,參政議政的基本技巧也逐步成熟。
  盡管按照選管會排定的日程表,各提名委員會向選管會提交候選名單及政綱的截止日期,到十日為止,尚有三日時間。但已有多個提名委員會向選管會提交了候選名單及政綱,其候選人的排序已基本明朗。今次立法會選舉的直選部分的競爭激烈程度不謂不大,二十五支隊伍爭奪十四個應選名額,但可能仍然呈現「超穩定結構」狀態。也就是說,爭取連任的現任議員,除特別情況之外,獲得連任的機率甚高。新加入競爭的新人,即使是採用更生動活潑、喜聞樂見的競選手法,但在「超穩定結構」及傳統愛國社團、鄉族博彩團隊、非建制派尤其是「民主派」這三大版塊已經固定化了之下,除了是獲得不再選的現任議員扶持的新人之外,其他新人要「突圍」擠進立法會殿堂,相當困難。
  而且,可能得票率及議席的比例,建制派與非建制派之間仍將維持八比二的「超穩定結構」格局。因此,儘管《澳門基本法》並沒有立法會實行全面直選的前景,但即使是開放實行立法會直選,「民主派」也將佔不到什麼便宜。他們之所以不顧《澳門基本法》的政制設計,仍然在不厭其煩地嚷嚷要推動「雙普選」,其實只是在吃市民們的「豆腐」,不為「目的」,只求「過程」,籍以宣揚自己的政治觀點而已,算是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無傷大雅。但在今次參選的為數不多的幾支隊伍中,其政綱仍然有著「爭取立法會直選」的政治訴求。由於參加立法會選舉,其「最高綱領」是獲得議席,並在立法會制定法律及行使對特區政府的監督權的過程中,宣示自己的政治訴求,將其貫徹在立法行為中,因此,昨為參與立法者,首先就應該「知法守法」。但這些團隊卻仍然在其參選政綱中,寫上違反《澳門基本法》規定的「實現立法會直接選舉」,倘選管會仍然予以「收貨」,那就將演變成連選管會自己也「間接違反基本法」了。因此,選管會在審核各支隊伍的參選政綱時,除了是必須嚴格阻擋帶有危害國家主權完整、統一及安全的利益,損毀澳門特區繁榮穩定發展的利益的內容之外,也應將違反《澳門基本法》的內容阻擋在立法會選舉的大門之外。
  全部參選隊伍的提名委員會資格都獲得確認,當然是利好的因素。尤其是其中有些是非建制派團體的,過去也曾報名參加多屆立法會選舉,但往往由於不熟悉法律,或是沒有嚴密的組織進行動員及徵求簽名的作業,因而在徵求選民簽名的階段,收集了大量的非選民甚至非澳門居民的簽名。這也是其中的幾個團體到把組成的提名委員會交選管會確認其合法存在時,經過選管會審核「簽名」的合法性,發現其所能收集到的選民簽名,在被剔除不及格的簽名後,合格選民數目不足三百名,而喪失參選資格。因此,曾經有幾個在這方面屢吃「苦頭」的新興工運團體,就曾經意圖利益「政治團體」在報名參選時,無需提交三百至五百個合資格選民簽名的「便利」,整合成立名為「工黨」的「政治團體」。
  但不知為何過不了身份明證明局審核的這一關,因而在今次參選時,仍然採用選民簽名的方式。可能是經過幾次參選的教訓,公民及政治意識已有所提高,而且也已熟悉了參選的各項程序,提高了徵集簽名的作業技巧,在此基礎上提前進行徵集簽名的工作,並繳交「頂格」的五百人上限,即使是有個別不合資格者被剔除出來,也不會影響三百人的「下限」,因而被其突圍成功。就此而言,就連極為「草根」的新興工運團體,也已成熟了。不過,選管會日前宣布有重複簽名以至是偽冒簽名,人們潛意識就將其歸結為這些「草根」們的「傑作」,就顯示這些人仍然有「取巧」的僥倖心理,甚至是不惜違法。
  另一種現象是在建制派中而且還是老愛國愛澳團體,以至被人們形容為「傳統社團」的陣營中,也有新人組團參選,這有利有弊。弊的是可能會撬動「老傳統愛國團體」的票源,而就將會令到已經被「崛起」的鄉族及博彩參選團體搶走大量選票的「老傳統愛國團體」,其選情更為艱難。尤其是其中一支團隊,今次還分成兩隊「添」。如果配票計算不夠精確,協調不順,可能會發生「A隊飽死」浪費選票,「B隊餓死」高票落選的不幸。這只是怪自己,如果當年不是被也是「崛起」的何思謙團隊嚇窒,搞了個「幾何式遞減的「改良漢狄比例法」,而是繼續使用「算術式遞減」的「傳統漢狄比例法」,就不用拆隊參選了。就以今次為例,倘是全部資源整合為一隊「添」參選,就不同計算及協調分配選票那麼辛苦了。
  利則是有較為年輕的建制派另行參選後,引進新思維,以「倒逼」方式,迫使「老派」團隊必須與時俱進,放棄保守觀念及手法。然而,他們由於要搏表現,就必須搞話題,佔領輿論高地。有時他們所拋出的議題,就與「反對派」趨近以至是相同,這當然是可以牽制非建制派選民中的年輕選民。但有時卻「出格過度」,連是屬於中央人民政府項目,而且還是何鴻燊無償借出土地,還捐贈了七百萬元建築費的金蓮花廣場,也批評是「官商勾結,利益輸送」,聲言要追查下去,這不禁讓人口呆目瞪。這已經是非理性地質疑及抨擊中央政府及公益商人的行為了。
  「超穩定結構」同樣也將反映在所謂「民主派」參選團體的本身。這幾年在台灣接受「小英青年軍」培訓的某人返澳後,將「鬥爭技巧」也帶回了澳門。不但在社會上攪風攪雨,而且在內部也發起派系鬥爭,暗鬥連連。昨日本報轉載香港《東周刊》的內容,就可管中窺豹,略見一斑。兩位老將盡管在某些具體事務上的觀點不同,但由於多年的參政表現,在與其意識形態相近的群體中口碑較佳,相信票源將會較為穩定。而在內部奪權者則由於表現激進,只能是獲得「憤青」的選票,而偏偏「憤青」只是埋頭做其「鍵盤戰士」,懶於投票。因而,儘管其很落力地「表演」,但相信將難以進入立法會殿堂。
  當然,從台灣地區的「太陽花學運」和香港特區的「佔中效應」,都能將「激活」此前不出來投票的青年選民出來投票,使得民進黨及「時代力量」大有斬獲的情況看,特區政府必須打醒精神,在九月十七日投票之前,不要搞出甚麼動靜來,讓參選的激進青年有機可乘,大搞類似「反離補」或「反暨大一億」的街頭活動,「激化」「鍵盤戰士」們出來投票。
  實際上,「民主派」之所以會在上屆立法會選舉中,雖然因為增加兩個直選議席,但反而丟失了一席,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相關方面刻意冷卻選情,讓「民主派」找不到籍口號召「憤青」選民們跑出來投票。這個成功經驗,值得繼續發揚下去。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7-07 05:38:1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