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在超穩定結構下也將會有微調變化

  本欄昨日分析認為,今年的第六屆立法會選舉,可能會維持以往的「超穩定結構」。不過,按照唯物辯證法的原理,世間事物是在不斷地變化著的,即使是未能發生「質變」,也將會出現「量變」。而從目前的有個別現任議員宣布棄選,亦即不再爭取連任的情況看,就將牽連到立法會中某些席位將會發生微調變化。首當其衝的,就是立法會正副主席的分配,是否仍將會維持回歸以來的商界和工人一正一副搭檔的形態。
  實際上,在回歸前,立法會主席是由土生葡人出任,從宋玉生到林琦濤。而副主席則是華人,從何賢到何厚鏵。但回歸後,土生葡人議員「讓路」,正副主席都由中國公民出任,完全體現「澳門回歸」。不過,不知是刻意安排,還是在無意間形成了「規律」,那就是正副主席必然是一位工商界另一位工聯總會成員相配搭。有時是由商界當選為主席,如曹其真、賀一誠,有時是「工人階級當家」,如劉焯華。而副主席,則要看主席究竟是商界或是「工記」,而進行「錯配」,因而有時是商界的賀一誠有時是「工記」的劉焯華、林香生。
  今年初,曾經被人猜測將會爭取「更上層樓」的賀一誠主席表態,不會參選第五屆行政長官,而且前幾天也果然是參與工商金融界的名單,報名參加第六屆立法會選舉,因而他應是「牙齒當金使」,不會參選行政長官,而是繼續留在立法會。倘此,他的再次獲得當選主席,就將是「穩陣過泰山」。因而在即將進行的澳區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選舉中,繼續當選全國人大代表,並將在明年三月的第十三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上,繼續當選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這就將會繼續形成最高國家立法機關和特區立法機關的般配。而在內地,除直轄市外,各省區市的人大常委會主任,大多是由市委書記兼任,以強化執政黨對國家權力機關的掌控。但其就不一定是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委員,除非是卸任黨委書記後,到全國人大工作,獲得補選為常委,獲任命為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專門機構的正、副主任委員。
  賀一誠的立法會主席已是鐵板上釘釘,沒有問題;那麼,副主席是誰?是否仍然維持「工商搭配」的格局?倘答案是如此,「工記」的老將關翠杏和林香生都已不再爭取連任,只有李靜儀是連任,但也只是當過一屆議員,資歷尚嫩。看來,她今屆出選是從間選轉到直選,除了是要以「母雞帶小雞」的方式帶領新人拼選戰之外,可能也是要補強爭取獲得當選副主席的「含金量」。
  如無意外,未來時勢的發展應該是如此,盡管仍不盡人意。這是因為,既然澳門是社團社會,而工聯總會是由柯正平先生親自建立的老社團,當年在澳門地區的社會政治社會中都是「一哥」,而且在內地「文革」期間,「工人階級領導一切」的「最高指示」也貫徹落實到澳門,因而各總大聯合的臨時組織,從「一二三」時的鬥爭委員會,到慶祝國慶籌委會,以至是與澳督高斯達將軍的改革路線相對抗,扶持曾經在四年前猛烈批判其為「變相澳獨」的右派土生葡人的「聯合」提名委員會,都是工聯總會的頭兒(多是梁培)為「一把手」,在社會上及中央心目中享有更高聲譽的何賢,也只能「屈居次席」。
  在「文革」結束後,恢復常態,按照澳門是資本主義社會的特徵,由商界領頭,如何賢、馬萬祺「各領風騷若干年」。在澳門回歸後,按照「一國兩制」方針及《澳門基本法》規定,澳門特區實行資本主義制度五十年不變,那就更是由資產階級的代表或代理人「當家」。何況,連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內地,中央高層也是「工農幹部」退場,從吳桂賢、倪志福、李素文、姚連蔚、孫健到陳永貴等工農幹部都退出了國家領導人的序列。澳門也恢復了符合資本主義特徵的常態,由何賢、馬萬祺等擔綱。或許,曾經輝煌一時的「工記」可能會有「失落感」,尤其是近年鄉族、博彩業從傳統愛國社團中拉走了大量票源,導致逐漸萎縮。作為補嘗,並更好地與特區政府合作,為李靜儀「加分」而補強其資歷的不足,接現任副主席林香生的班,也未嘗不可。
  不過,「工記」今次有一個新現象,就是在決定在提名間選候選人之前,進行了內部初選,引入了改革的清流。盡管從宣佈參加初選的四人名單看,就已知知名度稍弱的另兩人,是在「陪太子讀書」,另二人必然會「出線」,是在「可控」之內,但也總比直接由高層協商產生候選人,多了一些民主元素。
  另一個也引進清流的領域,是間選中的專業界別,出現了兩個名單,因而從過去的等額選舉變成差額選舉。雖然也像「工記」的內部初選那樣,其中有人是「陪太子讀書」,在實行「改良漢狄比例法」之下,仍將會是「規劃人選」當選,但總比只有一張名單要「好睇」得多。
  有幾位現任議員宣布不爭取連任,這本身就是在「超穩定結構」中的微調。其中陳明金,坊間曾經傳說是爭取由行政長官委任,日前他公開表態,不會爭取委任。這是實事求是的態度,因為他現在也出任的行政會成員,就是行政長官委任的,不可能又被委任為立法會議員。而他被委任為行政會成員,是基於他所擁有的兩項政治資本。其一是他所立法會選舉中的「票王」,其二是他是澳門第二大省籍族群的代表。如果是「雙委任」,可能社會上會有意見,甚至連福建族群中的其他鄉賢也會「眼紅妒忌」。實際上,當年陳明金獲委任行政會成員時,另一個鄉族領袖就「大鬧天宮」,自恃在中央「有靠山」,連中央駐澳負責人也「冇面俾」。筆者只不過在本欄撰文分析這項委任的意義,也被其告上「天庭」。因此,今次陳明金倘是在在已獲得委任為行政會成員之下,再獲委任為立法會議員,這齣鬧劇可能會重演。
  關翠杏會否被委任?看來不可能。其一是「工記」有明確的退休制度,一到年齡就要退下,否則就不會放棄連任,行政長官更不可能違背這個「鐵律」。其二是在新《土地法》一役,折射了其與特區政府的合作有扞格,而官委議員是代表政府利益的,不可能委任一位與政府有齟齬的人做官委議員。因此,日前有記者詢問她是否等待行政長官委任,其實就有「贈慶」的成分在內。
  那麼,歐安利不再參選後,是否會被委任?這就值得嘴嚼了。立法會不但是澳門特區的民意代表機構,更是澳門特區唯一的立法機關。在回歸前,實行「雙軌立法」,除立法會外,澳督也享有立法權。回歸後,按照《澳門基本法》設計,立法會是特區唯一的立法機關,行政長官不再擁有立法權,這就要求立法機關必須維持以至提高立法品質。但澳門不像台灣地區和「立委」選舉,有大批律師參選並當選,澳門律師參選的當選機率不高。倘立法會民選議員中法律界人士的比例縮小,再加上不要求「專職議員」,就將會導致立法品質得不到保障,因而必須透過委任保持一定比例的法律界人士。而從目前情況看,雖然有律師參選,也雖然其中的黃顯輝、宋碧琪二人將會當選,但議員中的法律界人士比例仍然偏低。因此,在七個委任議員名額中,應有適當的法律工作者。
  因而估計,黃顯輝的放棄現時的官委議員資格,參加間選,可能就是與現任間選議員的歐安利互相置換位置,這更能凸顯黃顯輝的特區政府法律顧問的「含金量」。歐安利因是建制派內的土生葡人,又是行政會成員和全國政協委員,功能性和代表性都特強,這面旗幟不能「砍」掉。其實,這種「姊妹易嫁」的手法,過去就曾使用過。原是官委議員的崔世平,因為其堂兄崔世安當選並出任行政長官,為「避嫌」而改為循間選出線,讓原先後走直選和間選路線的馮志強,改任官委議員。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7-08 05:05:0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