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關心青年要讓「有為者有位,有位者有為」

  習近平主席在視察香港時,在會見香港各界人士時呼籲,要做好四個表率:支持林鄭,搞好團結,關心青年,推動與內地合作。
  在這四個表率中,最關鍵的是「關心青年」。因為其他三項,難度不大,而且各界人士也都較為自覺,何況對自己也有裨益。而關心青年,雖然各界人士也有此主觀意願,但由於香港社會及政治環境複雜,難度較高,這就非要下苦功不可。
  在我們澳門特區,同樣也是如此。在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搞好愛國愛澳團體大團結,及推動與內地的合作等方面,大多數市民都有此強烈的主觀意願,而且也做得不錯,起碼是可以作為香港特區的楷模。而在「關心青年」方面,雖然也比香港特區做得較為好些,但由於近年外來的「獨」氣試圖闖關入侵,而本地也有個別激進青年有意模仿港台「獨派」青年的伎倆,利用某些青年的不滿情緒,意圖也煽動起澳門式的「太陽花學運」或「佔中」事件,因而也不能輕怠視之。因此,習近平主席對香港各界人士作出的「關心青年」指示,對我們澳門也同樣具有現實的指導意義。
  其實,習近平主席就曾對澳門特區作過「關心青年」的指示。他在慶祝澳門回歸祖國十五周年大會暨澳門特區第四屆政府就職典禮上作重要講話時提出的「四點希望」,其第四點就是繼續面向未來,加強青少年教育培養。他強調,要實現愛國愛澳光榮傳統代代相傳,保証「一國兩制」事業后繼有人,就要加強對青少年的教育培養。要高度重視和關心愛護青年一代,為他們成長、成才、成功創造良好條件。他還指出,要把我國歷史文化和國情教育擺在青少年教育的突出位置,讓青少年更多領略中華文明的博大精深,更多感悟近代以來中華民族救亡圖存、發憤圖強的光輝歷程,更多認識新中國走過的不平凡道路和取得的巨大成就,更多理解「一國兩制」與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內在聯系,從而牢牢把握澳門同祖國緊密相連的命運前程,加深民族自豪感和愛國愛澳情懷,增強投身“一國兩制”事業的責任感和使命感。
  而習近平主席在會見赴京述職的行政長官崔世安時,也都淳淳囑咐必須注意關心青少年的成長。其他國家領導人也分別在不同的場合作出相同的指示。
  本來,作為「半個解放區」的澳門,青年問題尚不算嚴重。但近年由於受到台灣地區「太陽花學運」,及香港特區「五區起義」、「佔中」等事件的的影響,尤其是個別在台灣直接接受「小英青年軍」訓練的青年返澳,將其在台灣地區社運中學到的伎倆,在澳門運用,發動各種社運及政治活動,曾經喧囂一時。其中有二萬多人參加「反離補」活動,這些參加者未必都是政治上的反對派,因為與由同一批人緊接著進行的一項政治活動,只有一百幾十人參與相比,是有著嚴格的分別的。「反離保」折射了青年對其遭遇或待遇的嚴重不滿,但他們在政治上並不是反對派。因此,這可以說是幾位政治反對派激進青年對自己政治動員能力的「火力偵察」。如今,他們正意圖透過立法會選舉,利用青年們對社會現實的不滿情緒,以驗證自己的動員能力,混進立法會,爭取獲得在建制內的話語權,搶占道德高地。
  而現在正在佔據著社會和政治高地的人們,隨著時序的前進,總有一天會退出政治舞台以至是人生舞台,必須交棒給青年人。因此,關心青年,教育培養青年,說到底就是與政治反對派爭奪接班人的鬥爭。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不容有失。
  關心青年的命題,可以分為兩個層次,一是在學青少年,二是在職青年。在在學青少年方面,目前主要的矛盾焦點體現在與「小英青年軍」爭奪未來接班人方面。現在,由「台獨」分子掌控的台灣「教育部」,正在加大對港澳招生的力度。表面上看,是為急速擴充卻面臨台灣少子化影響,導致生源嚴重匱缺的台灣高等院校爭取學生,但實際上也不無要籍著「台獨」教材,及動員港澳學生參加「小英青年軍」等組織的社運活動,以圖影響及培訓港澳青少年,返回港澳後成為政治反對派,並以其所學到的民進黨式的社運技巧,進行各種損害港澳繁榮穩定的活動,破壞本來就是要向台灣垂範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
  在這方面,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都做了大量工作,包括保送高中畢業生到內地的著名大學就讀等,以消弭高中畢業生對赴台就讀的吸引力。在這兩年,赴台就讀率已有明顯的下降。
  而在在職青年方面,綜合各方面信息看,他們的不滿情緒的焦點,主要是反映在「上樓難」、「上流難」和「上位難」。「反離補」的不少參加者,是生怕砸了「鐵飯碗」的青年公務員,就可看見在他們的潛心理中,對這「三難」不滿的強烈心理。
  「上樓難」,曾經有人以其父祖輩以前住的是間板房來進行說教。這種「憶苦思甜」手法,其實在物質充裕的今日,已經難以奏效,甚至還將會造成反效果。實際上,正如習近平當選為總書記的中外記者會面會時所說的那樣,政府的任務之一,就是為了要讓大家的生活更美好,住上好房子。作為負責任的政府,哪能讓百姓回到過去的苦日子去。
  現在,澳門特區政府已經提出「萬九公屋」和「後萬九公屋」計劃。盡管還要等待新城填海區A區填海,及收回閑置土地走完司法程序,遠水救不了近火,但至少還不是「畫餅充飢」、「指梅止渴」,是實實在在的。因而「上樓難」的問題,總能解決。不過,可以更靈活一些,採取兩條腿走路的方式。一方面,繼續沿用目前的「家團」方式,讓他們能從租住的唐樓中「解脫」出來,住上較為舒適的經濟房屋。另一方面,針對青年人尤其新婚夫婦,採用何厚鏵時期設計的「新婚樓」及「先租後買」好主意,讓在職青年「解渴」。
  「上流難」反映在在職青年向上流動渠道不通。「人往高處走」,這是任何青年都懷有的理想。其實,特區政府在協助青年創業方面,已經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金錢資助,所給予的資助額,可能還是在鄰近國家很地區中,比例最高的。而這又可反哺特區政府,擺脫對單一經濟的依賴。但澳門面積細小,因而仍有局限,應當引導他們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及其他區域合作規劃,充分利用國家給予的優惠跨域創業。
  現在最難解決的是「上位難」。這分兩個層次,一是公務員,一是社會。在公務員系統,目前的各級官員據位人「十七年基本不變」的情況,令人大有窒息感。如果不是為了應對何超明,採取了「十五年全落」的措施,甚至主要官員也是「二十年不變」。與當今政務官員與行政首長共進退,事務官員以交流調崗方式,防止產生「小圈子」腐敗,及擴大官員視野,全面發展各種能力的規律,背道而馳。而且,還令有能力的青年公務員,產生「有為者無位,有位者無為」的怨氣,倘遇到「反離保」的煽動,必會走上街頭。因此,應當盡量做到「有為者有位,有位者有為」,並做好廳長以上官員的交流調崗。另外,將這一些有潛質的官員,送到內地、香港及新加坡等地,實習培訓。
  而在社會方面,也宜實現對青年骨幹的「有為者有位,有位者有為」。近年工聯總會,街坊總會等社團已經做了可喜的嘗試,但與社會的實際需要仍有距離。還應進一步做好國情教育的工作。就此,建議全國人大常委會修訂《中華人民共和國兵役法》,吸收港澳青年參軍,在解放軍這座大熔爐中接受鍛練,培養政治人才,當然也是培養各方面的技術人才。而目前正在醞釀的全國及省級政協的換屆調整,也應讓有為的中青年上位。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7-20 05:27:4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