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APG肯定澳門反洗錢成效具有重大意義

  七月十九日在斯里蘭卡舉行的「亞太區打擊清洗黑錢組織」(APG)年會,通過了中國澳門特區的反洗黑錢及反恐怖活動融資的相互評估報告(MER),並高度肯定澳門在法律框架的技術性合規以及實施打擊清洗黑錢、恐怖主義融資,及大規模殺傷力武器擴散融資(下稱擴散融資)措施的有效性方面,同時取得了優良成績。該份具國際權威性的相互評估報告檢驗和印證了特區政府和私營機構在預防和打擊清洗黑錢、恐怖活動融資和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融資方面所作巨大努力和工作。因而在根據反清洗黑錢(AML)、反恐怖活動融資(CFT)和反擴散融資(CPF)的國際標準制定機構——「金融行動特別組織」(FATF)制定的評估方法之十一項有效性目標當中,澳門獲得六項較高水平評級,成為獲得「APG」高評級的會員之一。在其他有效性目標中,有三個獲得中水平評級,僅兩個處於低水平評級。而關於法律和體制框架完整性的技術性合規評級,澳門在十四個「FATF」建議中獲得了三十七項完全合規和大部份合規的評級,只有兩項部分合規和一項不合規。這意味著在全球眾多已接受評估的司法管轄區中,澳門成為當中擁有最全面反洗黑錢及反恐怖活動融資法律框架的地區之一。
  消息傳來,令人振奮。這不但是澳門特區政府及其有關金融監管、博彩監管、打擊洗錢犯罪活動的保安部門、法律草案擬制等部門,還有立法會等相關機構辛勤勞動的成果,而且也是澳門特區相關行業,包括金融業、博彩業以至全體「澳人」努力的回報。當然,也是有祖國作堅強後盾,在反貪鬥爭中採取各項措施有效地遏制內地黑錢流入澳門,並在國際反洗錢鬥爭的層次指導澳門特區的反洗錢工作,才能取得這項驕人的成績。因而其意義頗為重大,值得澳門特區政府和全體「澳人」尤其是金融業、金融業界人士慶賀。
  其一、捍衛了澳門特區「一國兩制」對外形象。澳門是以博彩業為主要經濟行業,特區政府是財政收入對博彩稅的依賴也較重。而在國際社會上的普遍認知,是將賭場與販毒等犯罪活動一起,視為「清洗黑錢」的主要場域。正因為如此,無論是聯合國有關反洗錢或反貪腐、反恐的國際公約,還是反制洗錢、反貪腐或反恐的國際或區域組織,都將賭場視為其主要工作對象。而澳門自開放賭牌,博彩業收入曾經如「發熱」般急升,很快就超過拉斯維加斯,成為世界上博彩收入最高的城市,就難免惹來國際反洗錢及反貪、反恐組織關注的眼光。總是懷疑澳門的賭場是否會成為「洗錢聖地」?中國內地的貪官或富商是否會假借澳門的賭場進行清洗黑錢的活動。尤其是澳門特區在某美資賭商施加壓力之下,為賭場借貸合法化立法,更惹來「洗錢活動獲得法律保護」的質疑。
  現在,透過澳門特區政府及其各相關部門的積極努力,持續與海外金融情報組織簽署有關反洗錢及反恐融資的合作協議,並推出或修訂一系列與反洗黑錢及反恐融資有關的法律法規,如《凍結資產執行制度》法律,《預防及遏止清洗黑錢犯罪》及《預防及遏止恐怖主義犯罪》等,以擴大對清洗黑錢上游犯罪的定義、加強強化客戶盡職審查措施、識別最終實益擁有人、採用風險為本的內控措施,以及擴大恐怖活動及恐怖融資的定義以符合國際標準,以確保澳門經濟體系不會被利用作為不法活動及資金轉移的地點。而新的《稅務信息交換法律制度》法律亦有助於打擊國際間的偷稅漏稅活動並隨之衍生的洗黑錢犯罪,《監管攜帶現金和無記名可轉讓票據出入境》法律更有效減低跨境大額現金所帶來的清洗黑錢風險。使澳門特區相關法律框架更趨完善,並符合國際標準,還採取了系列具體措施包括攜帶十二萬元及以上現金入境需申報,並成功爭取到「艾格蒙聯盟」全體會議在澳門舉辦等。這些積極主動而且品質高等的作為,贏得反洗錢國際組織刮目相看,並給予了頗高的評價。由於各項工作都比澳門周邊尤其是也是賭場林立的東南亞國家和地區都做得更好,也就更為凸顯澳門回歸祖國、實行「一國兩制」的成功,對國際社會宣示「一國兩制」更具正當性及說服力。不但是在政治上,而且在打擊清洗黑錢的實務工作中,都對國際社會具有正面作用。就此而言,在展示「一國兩制」優越性時,除了通常的「普遍性」之外,在反洗錢的「特殊性」領域,同樣具有強大的生命力。相關機構為宣示「一國兩制」優越性,再立一功。
  其二、澳門特區很好地配合了以習近平主席為核心的中央的打擊貪污的鬥爭。在此前,不斷傳出有貪官到澳門參賭的消息,包括成克傑、胡長青、馬向東等「巨貪」在澳門賭場一擲萬金的報導,不但使人感覺到澳門各賭場是內地貪官的「歡樂窩」,而且也惹來國際反洗錢組織的高度質疑。為此,中央政府也曾有所行動,經常以收緊通行證簽注等方式,予以「踏剎車」。因而當時具有中紀委委員身份的李剛被調來出任澳門中聯辦主任時,就受到各方面高度關注,並議論紛紛,認為可能是要加強對澳門賭場的監管,及偵查到澳門參賭的內地貪官。此種猜測不管是否捕風捉影,都有其事實背景,在客觀上反映了對澳門反貪腐反洗錢工作的重視。
  但澳門各賭場、賭廳的經營者,卻為了自身利益,猛要中央「放水」,因而就有「中央一收緊就叫救命,一放水就亂」的說法。而在過去的中央領導人,在來澳訪問前為了營造「繁榮」現象,一般都「放水」,使得各賭場都「捷報頻傳」。但習近平主席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九日來澳出席並主持慶祝澳門回歸祖國十五週年大會及澳門特區第四屆政府就職典禮之前,卻是「收緊」簽注,已經是連續多月下跌,絲毫沒有為自己「裝扮門面」之意。習近平主席返京後,繼續實行「收緊」措施,賭收繼續連跌。這才使得特區政府及賭場、賭廳經營者驀然驚覺,習近平主席關於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及避免博彩業過熱發展的指示,是「來真格的」,終於被敲打得清醒了過來,「被迫」自動調整淘汰,某些賭廳收縮甚至結業,不再怨天尤人,也不再大喊「放水」。就連「崩牙駒」也將其賭廳「摺埋」,到內地從事「一帶一路」的貿易活動。王志民調來出任澳門中聯辦之後,中聯辦更積極介入,引導博企發展非博彩元素,並支持澳門中小企業。而中央在放行內地遊客方面,也拿捏得神準,保證澳門博彩業每月有二百億元的收入,不多不少,因此可應付財政開支,並符合基本法「略有盈餘」的規定。在澳門進行自動調整後,賭收又以合理的幅度恢復按月上升。而在此中,澳門也就很好地配合中央的反貪鬥爭。
  其三、促使澳門博彩業健康成長,正而且也自覺地加強了對國家安全的維護。過去某些外資博企為了吸引內地賭客,利用「一國兩制」政策,走法律罅在上海等地設立辦事處,在當地攬客後讓其乘飛機到澳門。但預先為其辦妥美國入境簽證,在澳門機場就直接乘坐商務飛機到美國母公司的賭場參賭。而這些博企與美國的情治機構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對國家安全造成威脅,受到包括本欄在內的澳門各界人士的質疑,因而被內地相關部門取締。最近,又有與澳門某華資賭商合作的澳洲賭商,利用澳門賭場做「白手套」,在內地招攬賭客。而該具有全國政協委員身份的華資賭商,連忙與其切割關係。而內地司法機關對這些在內地攬客的外國人予以判刑處理。因此,這不但是切斷洗錢的新渠道,也是間接維護了國家安全。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7-21 05:19:5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