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維護議場莊嚴有必要惟仍需進一步補強

  立法會章程及任期委員會為提高立法會全體大會的莊嚴性及威信性,建議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包括建議在全體會議舉行期間,議員座位上不得使用含有政治或任何性質訊息的牌、條帶、標誌、海報、旗幟或任何其他同類物品,或使用IPAD展示,但不涉及議員的衣著。這意味著以往有議員在表述自己的意見時,舉牌子放在自己座位前的情況將被禁止。委員會主席黃顯輝指出,議員依然是以口頭方式表達意見,這不代表限制議員的言論自由或政治立場。他還透露,章程及任期委員會在討論該建議案時,獲得大部分議員同意,只有少數議員反對。
  立法會章程及任期委員會的這項建議案見報後,社會上的反應較為平順,人們似乎是不太注意或關心,因為此與他們的切身利益無關。當然也有反彈,但聲音不強,只是寥寥幾個人有所表達,並未形成主流聲音。而且,提出反對者,只要一提起其名字,人們就將會條件反射地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因為這些人在人們的認知中,已經被雋刻上「天然反對派」的銘記,因而對其意見的正當性及合理性也就大打折扣。但立法會章程及任期委員會仍然是重視其意見,立法會章程及任期委員簽署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的決議案文後,主席黃顯輝表示,委員會建議所有「政治性」的舉牌,不分正、反觀點都齊禁,亦即並非專門針對反對派議員。而他個人則認同,倘議員議政所需的iPad、物品、法律文本等仍可繼續使用;議員的飾物和衣着亦不受限制。至於可否展示輔助性的數據、圖片等資料,他個人覺得可取,認為值得商討,議員可在大會上再作辯論,找出可接受的方案。決定權在議員手上,獲過半數支持才能通過。他還指出,議事規則中並沒有擬定違反該條款的相應罰則或制裁,有關規範的執行交由立法會主席決定。
  《立法會議事規則》修訂建議案倘獲得通過,在全體會議舉行期間禁止在議員座位上展示含有政治的牌、條帶、標誌、海報、旗幟或任何其他同類物品,是不分正面或反面的觀點,這已經是「一碗水端平」,亦即並非專門針對反對派議員,因而公平合理,也具有很強的正當性。當然,反對派議員可能會說,這還是專門針對他們,因為這些作為幾乎已經成為他們的「專利」,而建制派議員幾乎沒有使用。其實也不完全準確,近年就有若干建制派議員,有樣學樣,也在全體會議上為了強化自己的訴求,使用了紙牌等道具。因此,這項建議是「一視同仁」,沒有歧視任何議員,或是對任何議員的不公平。
  反對派議員們不是整日價叫嚷要維護民主政制的價值觀嗎?其實,這項建議案正是要為了維護民主政制的價值觀,使得議會民主回复當年代議政制發端時的「初心」,是嚴肅莊嚴地議政問政,而不是把莊嚴的議場當作是演戲的舞台,甚至是打架的街頭。實際上,在資本主義民主政制開始發育的英國等西歐國家,當時是「紳士參政」,議員們不但沒有鬧場,相反還要服裝整齊端莊,以至是燕尾服,彬彬有禮,就像法官戴著假髮上庭那樣,都是為了凸顯立法及司法這兩大政權機關的嚴肅及莊嚴。
  當然,西方民主政制發展至今,大多數國家和地區的代議政制,其議員的構成已經普遍地向平民化發展。但這就不等於可以把街頭的痞子無賴作風,也給帶進議場。仍然應該按照民主的真諦,是「數人頭」而不是「揮拳頭」,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以至是「雖然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的發言權」。雖然有時真理是掌握在少數人的手中,但彰揚真理應該是透過辯論,以理服人,而不是以武力壓人。意圖以動武方式來壓服人,只能是壓而不服。既然自稱為「民主派」,就應當懂得這個道理。
  但近年來臨近一些地區的議會,出現了與民主政制「初心」背道而馳的亂象。台灣「立法院」藍綠霸佔主席台,「立委」打架等,已經成為世界性的政治笑話。而香港特區立法會,則是另一些「亂」法。一些議員將立法會就職宣誓當作一場醜陋無比的政治鬧劇,而且在選舉主席期間,有議員隨處走動,隨便發言,或搶咪霸佔主席台,或搶奪秘書處職員選票,或撕毀選票,立法會陷入混亂。在議事時,某些反對派議員動輒就「拉布」「流會」,使立法會陷於癱瘓困局,政府政令出不了政府總部。社會各界須齊聲譴責議會那些搗亂分子,守護立法會,要求立法會先要紀律嚴明,下逐客令,懲處那些肆意搗亂、不守議事規則的議員,才能贏回人心,平息市民大眾的憤怒。
  正是在此背景下,澳門特區立法會章程及任期委員會才動念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的,防患於未然。這就像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釋法,及香港特區法院經過開庭審理,褫奪某些辱華議員的議員資格之後,澳門特區在修訂《立法會選舉法》時,也隨之增加「反獨」條款那樣,其實這兩個舉動,都是一樣的性質,連背景也都極為相似。
  正因為澳門居民都極為反感台灣及香港某些民代的極端行為,並希望這些極端行為不要被引進澳門,搞亂澳門和諧的社會政治環境,因而澳門立法會章程及任期委員會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增加不得在議員座位上展示含有政治性質訊息的牌、條帶、標誌、海報、旗幟的內容,大多數人並不反對。這與人們的自身利益沒有關聯,相反可能還認為理應如此,不能讓拿下劣質「民主」作派也被引入澳門。
  其實,到目前為此,公開反對這項修訂建議案的,就正是已經使用這種手法,或是這種手法的潛在使用者。其中高天賜雖然沒有在立法院亂搗,但他卻是口頭上的走火越線者,發展落去難保不會也採取相關行動,以強化自己的訴求。
  而現在並非是議員,但已經報名參加第六屆立法會選舉的「新澳門學社」成員,卻就正是曾經搗亂立法會全體大會議場之人,他們曾經在立法會召開全體會議時,在議場擲紙飛機、發出噓聲進行搗亂。他們未成議員就已把其在台灣和香港的「師傅」和「師兄姐」們的手段拿來「試水溫」,倘果被其當選,就必然會啟用這些手法,甚至還過猶不及。因此,他們的反對,確實是在維護自己的權益,但這種「權益」與全體「澳人」的權益是背道而馳的。 
  實際上,「新澳門學社」中反對聲音最大的,就是在台灣求學時,學到「小英青年軍」的各種伎倆者。而且不單止是各種「街頭活動」手段,還有蔡英文的「兩國論」理念。前不久,此人為澳門特區政府刪掉台灣大專院校的「國立」二字而上跳下竄。近日新華社發出通知,必須嚴肅涉台用詞。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直轄的澳門特區政府的各個部門,當然要執行中央的指示。這是屬於「一國」的範疇,不是「兩制」的範疇,因而必須維護國家主權的完整統一。
  其實《立法會議事規則》修訂建議案雖然立意正確,但卻是「到喉不到肺」,只是針對「靜」的擾亂行為,而沒有針對「動」的擾亂行為,如擲紙飛機、發出噓聲,以至是在議場內隨意走動,甚至是丟椅子、打架等。即使是「靜」的範疇,也有不足,比如並不禁止穿上寫有政治標語的「衣服」等。因此,在提請大會審議時,還需進一步補強。 
  總之,不能因為有幾個人嚷嚷,就猶豫不決,優柔寡斷。澳門特區吃「父子騎驢」的虧多了,今後不能再「耳朵軟」了,應做就去做。防微杜漸,維護立法機關的莊嚴及尊嚴。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7-22 05:34:5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