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宜根據澳門實際推廣倉儲停車場

  城規會前日舉行會議,討論三十份規劃條件圖草案。其中一份獲得通過的規劃條件圖草案是立法會建車場,草案建議在立法會前地興建倉儲式的地下停車場,並設地下隧道連接現時立法會的地下停車場。城規會主席、工務局局長李燦烽表示,由於該地段面積細小,興建獨立停車場的車位不多、效率不高,因而政府初步傾向興建倉儲式停車場,以提高效率。工務局副局長張潤民則表示,停車場的地面空間會爭取保留絕大部分綠化功能,將來地面加設消防走火逃生出入口,最大程度維持現有綠化、減少佔用綠化空間。
  立法會前地停車場建成後,可能是澳門特區第一個由政府主導及興建的倉儲式停車場,開了個好頭。遺憾的是,可能容量仍然不大,因而只是供應給立法會的工作人員使用,作為立法會旁邊興建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服務合作綜合大樓,而佔用了一些停車位補償。而到立法會洽公或旁聽立法會全體會議的民眾,仍是停車難。今後立法會周邊的土地都完成利用後,就將是無處可泊車了。
  倉儲式停車場是一種新型的機械化停車場。與傳統公共停車場相比,其優點很多。據相關研究顯示,倉儲式停車場是實現高密度停車的最佳方式,可令車主隨到隨停,縮短車主尋找空位的時間。而傳統公共停車場則需要車主花費許多時間遊走於各層去尋找空的停車位。在空間利用率及土建費用方面,倉儲式停車場的空間利用率高,停放小車層高只需一點九五米,因而通常相同車位與相同的土地面積,倉儲式停車場比傳統公共停車場減少使用一半的土地面積,並可以大大節省土建費用,土建工期也大為縮短。而傳統公共停車場每層層高需三點三米以上,而且光是坡道就佔據了大量的停車面積。當地質狀況不好時,土建費用會成倍地提高。
  倉儲式停車場可以實行無人化與全封閉式停車,是現代文明的停車方式。而且因為是採用無人化停車及全封閉停車方式,使火災因素大為降低,對消防設施的要求也相應降低。傳統公共停車場的通風排煙要求較高,因而造價也高。而且人車共入車庫,火災隱患增加。在出入車程式方面,使用倉儲式停車場的車主,其出入車的動作程式可集中於設置在地面的進出口處前操作完成,不須車主再去繞行停車場匝道。因此也可減少事故及廢氣噪音的產生。而車主在使用傳統公共停車場時,需繞行停車場匝道,因汽車低速運行,所以容易造成事故及廢氣噪音的產生。
  倉儲式停車場在入庫時,因是由自動化停車系統在首層所設的汽車升降機將小車輸送到地下一層,再由智慧搬運器材來進行存取車的操作,因而可以使得入庫時間較短。而且出庫時可先行預約,同樣可以減短出庫的時間。而傳統公共停車場則在入庫時必須到地下層尋找空停車位,較為費時。出庫時需到某一特定地點先交費再下到地下停車場去取車。比較費時。倉儲式停車場則方便快捷與宜人化,司機存取車不需要進入地下層,只需在進出口處刷卡,系統會自動將小車運送到出口處。倉儲式停車場還可存取車胎沒有氣的車輛,存取車裝置靠垂直力托起車輛,穩定性好。在系統設置方面,倉儲式停車場的系統設自動對中裝置,使得每個停車位元的寬度尺寸可以做到較小,車與車的間隙只需二十五mm即可,空間利用率較高,並採用鋼筋混凝土板,壽命與大廈主體的壽命一樣長。
  在人員安全性方面,倉儲式停車場的消防設施較簡單,可以確實做到人與車分離。而且因其平時不允許人員進入,檢修通道關閉,人員無法進出,且車庫內設置監控錄影,在控制室車庫內情況一目了然,故不易遭人破壞與失竊。並因車輛集中留設,故車主出入庫只需在進出口處等待即可,因此車主的人身安全也相對提高。而傳統公共停車場無法做到人與車分離,車輛因處於開放式空間,所以容易遭人破壞與失竊。並因停車位分佈於各地下層的開放式空間,所以在地下容易造成冶安死角,間接威脅車主的人身安全、財產安全,容易發生惡性案件。
  由特區政府出面興建倉儲停車場,衝破了澳門居民的保守思維。其實,特區政府早就有此概念,是在新橋區的羅利老馬路,利用其中一處小型休憩區興建。但在土地工務運輸局及交通事務局進行諮詢的過程中,遭到強烈反對,而帶頭者還是作為特區政府執政同盟的某些團體和公眾人物。而現在,新橋區泊車難的問題更趨嚴重,有時兜了半個小時都找不到泊位。因而僅僅是幾年之間,據說現在已經有當時反對興建倉儲型停車場的街坊後悔了。實際上,如果當時政府的計劃能夠順利實施,雖然泊車位不多但畢竟也有幾十個,「唔止得咳都可以解得渴」,而且更重要的是,該停車場可以起到示範作用,使得人們對倉儲式停車場建立信心,特區政府繼續尋覓適當的地點興建更多的倉儲式停車場,或許對舒緩「泊車難」的問題,會有一定的幫助。何況,羅利老馬路休憩區倉儲式停車場的設計,並不會影響景觀,因為是地下施設,地面仍可做休憩區。
  澳門人淳樸,但有時淳樸可能是保守的同義詞。相對於「小農思想」,澳門多數人的思維可能是「小城思想」,難以接受新鮮事物,看問題只看到自己鼻子尖下面的事物,缺乏高瞻遠矚。比如,現在成為遊客必到之地,對旅遊業作出重大貢獻的議事廳前地行人專用區,當初是兩側都有馬路的。澳葡當局要將其封閉,改建為行人專用區,當時只是嘗試在郵電局大樓的一側「封路」。竟然遭到由傳播媒介帶頭的口誅筆伐式的反對。但當時的澳葡當局也真的是有那麼一股犟勁,沒有「父子騎驢」的心理,根本不把這些「嗆聲」放在眼內,照樣去馬。獲得較佳效果後再封閉原龍記酒家另一側的馬路,將整個議事廳前地改為行人專用區。結果造成了今天的盛景,而且沿街商號的生意不但沒有受到影響,相反還因此而得益。此一場景倘是發生在今日,特區政府相關部門或將會屈服於民粹,優柔寡斷,拿不定主意。
  回到倉儲式停車場的話題。現在這已經成為許多城市的主流停車設備,以至是鄰埠珠海都已經普遍。拱北地區的一些酒店,就設有類似倉儲式的停車場,筆者也有使用過,確實方便,節省不少土地。連土地供應相對較為充裕的珠海,都搞倉儲式停車場,土地資源匱缺的澳門特區,就更沒有理由抗拒這個新鮮事物。政府在推出立法會停車場成功後,應「打鐵趁熱」,繼續努力,在市區各處尋找適合的地皮,繼續興建倉儲式的停車場。以至是與私人發展商合作,將一些面積不大,興建樓宇可能並不適合,但興建倉儲停車場就「啱啱好」的地皮,改建為倉儲式停車場。這將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舒緩市區泊車難的問題。
  習近平主席要求內地的官員要有擔當,同在中央政府管轄下的澳門特區,也應如此。工務局的主官今次就有擔當,力排眾議在立法會門前興建倉儲式停車場。希望能將此成功經驗延伸到其他工務議題去,當然首先還是在全澳各區尤其是停車極為困難的區分,尋覓適當的地皮興建倉儲式停車場。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7-28 05:06:4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