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議員的臨別秋波 特首的中場考試

  行政長官崔世安昨日列席立法會回答議員們的質詢。從立法會議員的角度看,這是第五屆立法會最後一次的質詢會,因而議員們都要在這「臨別秋波」的場域搏表現;而從崔世安的立場出發,則是他在其第二個行政長官任期的一半的質詢會,因此等於是他所面臨的「中場考試」,要看作為「考官」的議員們對他的答卷是否感到滿意。因此,兩造昨日都要有所表現,尤其是正在爭取連任的議員,希望能搏取選民的良好印象,以為自己爭取連任,不枉在立法會的殿堂「走過一會」。而崔世安則也希望在考得好成績的同時,爭取在餘下的任期內拿出「真金白銀,不含水分」的實績,以俾自己在完成兩任十年的行政長官之後,在人們的心中矗立一座豐碑。
  本來,有已經報名參加第六屆立法會選舉的激進青年,以為這場質詢會由於具有本屆立法會最後一次質詢,及行政長官任期過半的因素,可能會有爭取連任的議員為吸引選票而籍著質詢而「合法」地進行競選宣傳活動,決定卸任的議員也因為沒有任何「包袱」而連自己在任時的「面具」也都一併「卸下」,對特首的質詢毫不客氣。但實際情況卻讓他們徹底失望了,據由他們所主持的某網媒報導,特首崔世安出席第五屆立法會最後一個答問大會,但過程「十分客氣」,絕大部分議員照稿問,崔世安同樣照稿答。除了「大灣區發展機遇」和「一帶一路」問題外,較多議員關於房屋政策問題,另外答問會上亦有議員就政府管治、公務員質素、教育、環保、善豐花園重建、電子支付、推動優生多育、社保及社會服務和醫療等內容作出提問,但就無議員提及「民主政制或人權問題」。
  也就是說,昨日立法會的會況,是一片平和,插不出任何「火花」,更沒有任何「出軌」事態。就連反對派議員,也沒有推出任何政治議題,更沒有「刁難」行政長官,而是專攻民生議題。似乎他們已經精確計算好,澳門不同香港,政治議題並非「票房保證」,除了激進青年之外,居民們對政治議題並不感到興趣,行政長官是否應當經由普選產生,並不重要,關鍵是按照基本法的規定選舉產生的行政長官,能為他們的生活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因而民生議題才是選民的切身利益,才是票房保證。那些「怪力亂神」的過激行動,反而是「票房毒藥」。可能這就是澳門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所揭櫫的「澳門精神」,其中一個要素的「民主和諧」,亦即「立法會始終堅持選舉民主和協商民主有機結合,不折騰、不內耗,形成了『愛國愛澳、民主和諧』的立法會文化。」
  也正因為澳門不是香港,市民們希望整體社會能夠和諧平順,看不慣那種「出位」情況。別看有時某些社會議題,好象反對聲音不少,但其實來來去去就都是那「幾把」聲音,其實澳門居民們是沉默的大多數。因此,這就讓惟恐天下不亂的激進青年極不滿意,極力爭取能夠擠進立法會,並將他們所崇拜的台灣「立法院」及香港立法會的折騰內耗文化引進澳門立法會,以打破澳門立法會現時的民主和諧局面,進而衝擊「澳門精神」。因此,他們對其「師兄」在立法會參與建構立法會文化的行為,尤其是昨日沒有提及「民主政制或人權問題」,而是與建制派議員們一道,將關注焦點集中於民生事務,極為失望及不滿,立意要把「師兄」的選票基本盤奪過來,自己好取而代之。但他們能否如願?看來並不樂觀。只要在九月十七日進行投票之前,特區政府能夠穩健施政,讓激進青年抓不到任何可以「發飆」的籍口,他們就無法刺激自己的同道者出來投票。何況,就連某些持有反對派立場的青年,在臉書中也對激進青年候選人平時的行為看不過眼,因而分析判斷,即使是這些激進青年最希望能取而代之的「二師兄」在競選期間犯了政治錯誤,他的基本選票也將不會讓激進青年候選人接收,而是流給「大師兄」。
  由此,這正是行政長官崔世安和特區政府可以「捋起袖子加油幹」的極好時機。因為干擾因素已經消減到最低,在政治上,經過「十五年全落」的措施,主要官員都換上了能與行政長官合作的人選,不再像崔世安的首任行政長官時,留任的主要官員都從心底里認為,其實在此前十年,崔世安與他們同為司長,大家都「咁高咁大」,而且雖然現在崔世安做了行政長官,但他們的司長並非是崔世安揀的,因而都有「資本」不太聽話。尤其是何超明出於個人政治野心,而不顧政治規矩,大搞各種「喇渣」手段,甚至掀起「十幅墓地」風暴,「攪得周天寒徹」。現在,這些障礙因素都已清掃乾淨,形勢很好,其實比何厚鏵任期的後半段還要好得多。因為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爆發「歐文龍事件」後,對何厚鏵的管治威信造成重大打擊,再加上有政治野心家刻意洩露司法秘密,向他身上猛潑污水,對他的施政製造政治障礙,使他的施政不像任期前半段那樣得心應手。但何厚鏵仍然克服困難,履行為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的憲制責任,沒有把這個「難題」留給自己的接任人。現在回頭看來,真是萬幸,因為在此之後,澳門社會受到「太陽花學運」和「佔中」的外來因素影響,也有個人作風內在因素的限制,要為《維護國家安全法》立法,可能就要付出更大的努力和代價。
  現在,主要障礙都已掃除,具有回歸後最佳的施政條件,就連以「民主」為「招牌」的反對派議員,也不提「民主政制或人權問題」。因此,行政長官崔世安和特區政府,就適宜乘此東風,集中精力聚焦於民生議題,尤其是住房和交通問題,這是形成民怨的最大因素。按照「主要矛盾解決了,其他次要矛盾也就迎刃而解了」的唯物辯證法觀點,只要能夠妥善解決好住房及交通問題,民間怨氣就將消除大半,管治就更順利。
  這也正是導致崔世安在第四任行政長官選舉的競選過程中,毅然改變新填海A區的規劃,將之改為主要是興建公屋的主要原因。現在,A區可望在今年底完成填海工程,雖然還需要進行道路排水等基本市政建設工程,才能進場施工興建公屋,或到崔世安卸任時都能出成果,但也要抓緊時間,做好各項籌備工作,至少也要多完成並公佈規劃,讓市民感到並非是「紙上談兵」,「望梅止渴」,而是實實在在的。另外,現在有兩幅土地是屬於熟地,其一是偉龍馬路「禦海南灣」所在土地,其二是慕拉士馬路電廠土地。前者,雖然遇到反對或質疑聲音,但崔世安已經打破「父子騎驢」迷思,下定決心要動工興建。工務局就應當趁熱打鐵,盡快公佈相關規劃,以自身的實際行動,洗脫在「歐文龍事件」中,被人潑上的污水。
  現在的形勢,正如崔世安昨日所言,是大勢向好。這確是如此,賭收連續多月上升。上半年平均每月的賭收,都已超過預期的二百億元,政府庫房應當有保證。「手中有錢,心中不慌」,可以更好地照顧民生,進一步消減民怨。在良性循環之下,本屆特區政府在屆期結束時,就可形成「一國兩制」從勝利走向勝利的大好局面,無負習近平主席的囑託,也不負全體「澳人」的期待。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8-04 05:10:5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