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換屆將會出現新氣象

  自從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分別在香港、澳門進行選舉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選舉會議成員的等級工作後,香港媒體就不斷刊發消息或評論,報導或揣測哪些人會下,哪些人會上,指名道姓,言之鑿鑿,頗為熱鬧。而其實更早時,香港媒體也曾陸續報導或分析明年三月全國政協換屆,及一月各地省級政協換屆,將會「大執位」,指出根據歷屆經驗,全國政協的百多位香港區委員,大約會有三分之一因年紀及任期屆滿而退下來,因而香港中聯辦和香港建制派將會提早開始人大和政協的協調工作,希望爭取多點時間把事情做好。至於哪些人會下,哪些人會上,也是指名道姓,言之鑿鑿,頗為熱鬧。
  而在澳門,則沒有任何這方面的消息報導。不過,從常理的「明規則」看,某些現任的全國人大代表或各級政協委員,是職能代表或委員,亦即是社團的代表。當其人已經不再擔任其所代表的社團的領導職位時,也就理所當然也要「退任」,讓現在擔任相應職務者取而代之,這是順理成章的事。因此,凡是熟悉澳門社團事務的人,對此都已「心中有數」。
  現在有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就是有一些全國人大代表或全國政協委員。是從回歸後就已經出任的,連跨三屆甚至以上,按規定可能要退下。但其中一些人卻仍然年富力強,並繼續在社會事務上發揮重要作用,倘「全身而退」可能會給社會事務帶來損失。因此,可以考慮讓他們在全國人大代表和全國政協委員的崗位上進行交流調換。進一步,也可將之延伸到省級政協委員的交流。其實,這種做法,過去也已有之,就是在某省政協任滿三屆委員後,就調整到另一個省區市的政協擔任新委員,延續其政治生命,並讓其繼續發揮「雙重積極作用。
  最近以來,在香港的媒體中,陸續報導了中央對人大政協換屆必須注意的事項。包括國務院、全國政協曾經下達關於全面嚴格按照中央有關精神,整頓、徹査港、澳特區各級政協委員若干問題的文件通知,提出在政協換屆時必須做到「五個不准」:一、不准搞傳宗接代封建主義形式。二、不准把職責、使命和授予嘉獎、榮譽混合等同。三、不准違紀、違法搞權錢式交易。四、不准搞「私交」、「人情」等庸俗關係。五、不准以任何藉口,搞所謂特殊性、照顧性等違反準則。也有報導說,中央高層批評,長期以來某些地方把各級政協委員作爲「商品」交易,成了某些部門、有權官員斂財、搞「人情」交易等。披露各級政協委員有「議價市價」。所謂「議價」,是把部分名額在社會知名人士、商賈中「投標」,雖有名額限制,但競爭十分火爆,導致中央部門、省級政府都向上爭「名額」及在本地區增設名額。因此可以預計,明年將產生的各級政協委員中,香港、澳門特區所佔有的名額將會有所壓縮調整。
  另外,也有內地的官方媒體報導說,在今年初的地級及縣級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換屆過程中,首次以「負面清單」形式劃定十五類人士,不得當選地方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包括擁有外國國籍者、曾經被判刑者、組織黑社會團伙者、道德敗壞者、惡意欠薪者、曾任代表委員時履職不盡責者等,均不得出任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
  當然,更應會有「正面清單」,但未見有正式報導,只能是從中央領導人的相關論述中去分析了解。習近平主席在二零一五年的中央統戰工作會議上提出了「大陸內和大陸外統一戰線兩個範圍聯盟」的概念,香港、澳門自然屬於「大陸外統一戰線聯盟」。隨後,一些學習講話的相關文章透露出了「大陸外統一戰線聯盟」成員的部分細節。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在全國政協常委會的工作報告中,提到「支持港澳青年在廣東自貿區發展創業」和「組織以香港委員為主導的青年社團代表赴內地體驗交流」的表述,這都可視為「統戰青年」的具體行動。由此可以預測,全國和省級政協港澳委員的年青化,可能是這次「大執位」的動作之一,那些連任多屆委員、年齡偏大者將進入「落車」名單。也有香港媒體分析,北京將香港作為招商窗口的定位向敵對勢力「牽制遏制的砝碼」轉變,特別是二零一四年的「佔中」行動以及去年具有「泛民」背景的專業界人士進入選委會人數大增,可能將會減少商界、增加專業人士的比例,而且用「捐贈」、「贊助」等潛規則「買票上車」將會成為過去,出任者需要認真考慮的是習近平主席要求政協委員必須做到的「政治擔當」。
  習近平主席在全國政協港澳臺僑外事專委會的一份調研報告中批示指出:「港澳政協委員人才濟濟、群英薈萃,是愛國愛港、愛國愛澳的重要力量。要根據形勢發展的需要,為他們在特區和內地更好發揮『雙重積極作用』創造條件、提供幫助,鼓勵他們為維護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和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多做貢獻。」這個能夠充分發揮「雙重積極作用」,應當是「正面清單」的主要內容之一。而在過去幾年來,包括二百多名全國政協港澳委員在內的五千多名內地各級政協的港澳委員,通過政協組織的凝聚和自身不斷地鍛煉,成為港澳特區維護「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的鮮明旗幟,壯大和整合特區愛國力量的中堅骨幹,推動港澳經濟升級轉型的重要表率和促進港澳人心回歸的引領力量。他們充分發揮「雙重積極作用」,分別在政協委員履職地的經濟,社會,文化教育領域,和香港、澳門「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事業上,儘自己的能力,按照自身的特點和條件,與當地的中心任務緊緊地結合起來,履行政協委員的職責和任務。尤其是在港澳兩特區,他們在中聯辦的協調和指導下,旗幟鮮明地維護「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依法治澳、依法施政、依法行政,在反對「佔中」(香港)及「特首公投」(澳門)的鬥爭中立場鮮明,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的利益,維護長期保持港澳繁榮穩定的利益,反對和遏制外部勢力干預特區事務的行為,與抵觸和反對「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的人和事作堅決鬥爭,為「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的順利實施「保駕護航」。
  但可無否認,也發生了一些不規則的狀況。從已經揭發的消息看,某些地方的個別主管官員,籍著自己手中所掌握的決定或甄選政協委員的權力,進行錢權交易,亦即「出售」政協委員,這就使得某些地方的政協或統戰領域成為腐敗的「重災區」。在中共「十八大」後,有些人不敢對自己個人實施錢權交易了,就改變手法,將決定政協委員推薦名單作為為自己「政績」「貼金」的工具,規定必須捐款某項「政績」工程才能連任或新進政協委員,而且連委員和常委都有具體「價碼」,未能達到標準就不獲邀請為政協委員或常委會委員,即使是曾經充分發揮「雙重積極作用」的原委員或常委,都「吃了無情雞」。相反,某些有劣跡的人,甚至是被港澳警方通緝或已被司法機關判刑的人,卻為了「漂白」自己而「慷慨捐款」而獲邀請為政協委員甚至安排為常委會委員候選人。這不但嚴重玷污褻瀆人民政協的性質、地位和作用,而且也是對港澳特區警方和司法機關的「打臉」。
  由於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央高度注意純潔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隊伍,而且也推出了幾個選舉腐敗的案例以作警戒,因而相信,在中聯辦的嚴格把關之下,今次換屆工作將會出現新氣象。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8-08 04:24:1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