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智城合約」基於國家安全可以豁免公開競投

  最近台灣網民熱烈留存一位美籍台灣學人在上海的觀感,謂他僅是相隔幾年重來上海,發現當地已經發生了重大的變化,城市面貌的「硬體」和人的精神面貌的「軟體」都煥然一新,其中最令他感到震撼的,是電子支付的手段,出門只須攜帶一支手機,就支付以至是問路、安排整日行程等,全都「攪掂」,他這位生活在號稱全世界最先進的美國的專業人士,竟然因為不擁有電子支付手段,只得攜帶和使用現金,而成為「鄉巴佬」。另外,也有在北京讀大學的台灣女青年在社交工具上發表見聞及感言,認為在大陸讀書,不但是因為與國際的學術合作交流活躍,而使她的視野及思路大開,這是在台灣讀書完全沒有的經驗的,而且在日常生活上,也是「一支手機走天涯」,所有生活、學習、工作等方面的問題都可以獲得妥適的解決。今年春節她回到台北過年,在出街時無法繼續享受在北京的便利,十分的不習慣,還真的不適應,過完年後立即返回北京,好像北京才是她的「家」,台北的真正的家反而是陌生了,呆不下去了。
  筆者也有同樣的感慨,但遭遇卻是相反方向的。當筆者計劃向內地網購物品時,因為沒有電子支付工具,而「行不得也哥哥」,還遭對方嘲笑,「澳門不是很繁華的國際城市嗎?為何竟然沒有電子支付工具?」因此,筆者早就希冀,澳門早日引進電子支付工具,以方便及豐富大家的生活,。
  本來,澳門有幾家財雄勢大的電訊公司,而且還有著內地國企以至央企的背景,甚至還有與國家安全機關有著聯絡關係的,但都沒有將電子支付工具引進澳門,反而將這個可能會「肥到流油」的生意機會拱手相讓於人。因此,當澳門特區政府日前與阿里巴巴集團簽署《構建智慧城市戰略合作框架協議》之後,就有網友虐笑說,「抵死喇」,某幾個利益集團還以為自己「食硬呢塊肥豬肉」,而遲遲不願發展電子商務,以為到時候特區政府就會主動直接與其簽約。但現在機會已經溜走,簡直就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其實「藍色大街」試行哥時已經響起了警號,但這些利益集團還在想著賣「卡通卡」賺錢。如果我是政府,都不會讓其壟斷澳門「智慧城市」的經營權。
  實際上,人們早就對這些機構的「官商作風」,網速慢卻收費高,極不耐煩,尤其是對其中一家公司的經常「斷網」,導致重大損失,怨聲載道。可能連政府機構也在埋怨,如此的落後的經營技術,令某些政府機構本已不高的行政效率和品質更是「雪上加霜」。而在澳門特區政府去年發佈的《五年發展規劃》,以及近兩年的政府《施政報告》中,都提到政府一直高度重視構建「智慧城市」的工作,並對建設「智慧城市」有著非常清晰和明確的目標之後,這些待仗著自己具有某些「特殊背景」,因而就好整以暇,老神在在,以為特區政府將會自動將「智慧城市」這盤大生意送上門來。但特區政府在必須儘早改善行政的壓力下,不再忍受這些公司的「官商作風」,轉而毅然與阿里巴巴集團簽約。實際上,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柯嵐就指出,在確定了「智慧城市」的發展目標後,特區政府認真參考了其他先進地區的建設經驗,並在經過了充份的研究和論證之下,考慮到阿里巴巴旗下的阿里雲是中國最大的雲服務供應商,在國際上亦處於領先的地位,阿里雲的服務範圍覆蓋全球二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同時也考慮到本地信息安全對國家安全、區域安全和產業安全帶來的影響,阿里雲在這個領域是亞太地區認證合規最完備的雲計算平台,在技術和經驗上都獲得認可。這正是「山外青山樓外樓,還有英雄在前頭」,不要以為自己就是「老大」,其實別人「更棒更強」。何況,阿里雲事業群總裁胡曉明也表示,阿里雲的大數據及深度學習技術已在中國幫助不少城市發展『城市大腦』,改善居民生活。因此,有理由相信,阿里雲的智慧城市項目,是中央政府主導的項目。因此,澳門特區政府與阿里巴巴集團合作,也就是順理成章,甚至是事在必行。
  但也有關注消費者權益的團體,以至是參加立法會選舉的精英俊青,卻質疑及批評澳門特區政府與阿里巴巴集團簽署《構建智慧城市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沒有經過公開招標、欠缺透明度。這就是典型的「只顧埋頭拉車,不顧抬頭看路」了。誠然,「公開投標」是普遍性的道理,而柯嵐所指的本地信息安全對國家安全、區域安全和產業安全帶來的影響,則是特殊性的要求。就此而言,普遍性必須服從特殊性。
  實際上,根據《澳門基本法》規定,澳門特區可以「中國澳門」的名義參加《關稅與貿易總協定》亦即「GATT」。回歸前在中葡兩國的安排下,澳門已經加入了「GATT」,而後來「GATT」已經改組為《世界貿易組織》亦即「WTO」。而《政府採購協定》是「WTO」的主要協議之一,「中國澳門」雖然尚未簽署,但卻仍然適用此協定。因此,由於構建「智慧城市」是一盤標的數碼較大的商業交易,倘是進行公開競投,就得按「WTO」《政府採購協定》的規定,進行國際性的招投,亦即允許外國的公司參與,而且既然有國際公司參與,就得嚴格按照「WTO」《政府採購協定》的規定行事,不能有任何疏忽或自行其事。
  眾所周知,國際上的數碼企業,都有著「情報機關」的影子,甚至就是「情報機關」攉取情報的「白手套」。倘澳門特區構建「智慧城市」進行公開競投,不排除這些「數碼企業」也將會前來,意圖在「分一杯羹」的同時,在中國的大門外打開一個缺口。要知道,外國勢力都在覬覦澳門。在何厚鏵時代,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就曾要求在澳門開設「澳門分館」,遭到拒絕。在崔世安時代,變換了花樣,又要求開「澳門工作組」,也理所當然地遭受拒絕。與美國情治機構有千絲萬縷關係的美資博企,老是企圖繼續膨脹其在澳門博彩業所佔的份額,並提出「土地要求」和「賭台要求」,以支撐其「佔領澳門博彩業高地」的企圖。這就威脅著澳門特區的經濟安全以至國家安全。
  近日又有管理美國總統特朗普商業品牌的特拉華公司,以「特朗普」品牌向澳門特區政府遞交四份賭場商標的申請,分析指或為沾手參與澳門新賭牌競投鋪路。其實,早在二零零一年澳門進行賭牌競投時,特朗普就曾聯同澳門地產商吳立勝投標競投賭牌。盡管特拉華公司的做法,是正常商業行為,但安知道其背後是否有著甚麼政治企圖。因為眾所周知,美國總統一任為四年,雖然可以爭取勝選連任多一屆,但從特朗普目前的政績及民意支持度看,未必能連任。屆時,就可打著曾任美國總統的「高知名度」,來澳門參加賭牌競投。即使是他本人受到「旋轉門」的限制不能直接參投,也可由家人或其商業夥伴代投。這就像澳門某美資博企,仗著當年與美國父子總統布什(父親曾任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的關係,向澳門特區政府施加要為賭場借貸立法的壓力一樣。因此,柯嵐所說的為了「國家安全」而沒有採取公開競投,真是可圈可點。  
  當然,人們對公開競投以外的某些事情有一些疑慮,如個人資料的保護等,是應當予以重視及加以補強的。有必要在一定時間後,根據實際情況,修訂《個人資料保護法》,以增強其在「大數據」的環境下保護局面個人隱私的能力。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8-09 05:26:3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