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馮家亮控張樹堅涉何超明貪瀆案說開去

  在過去,就曾有不少社會人士疑惑,「新澳門學社」的幾個「職業社運家」,不從事生產,也為了表達「高尚」而沒有申請特區政府資助,而在區錦新議員宣布退社後,其部分議員薪酬也不再作貢獻繳交,他們沒有收入來源,卻能衣食無憂,並終日攪東攪西,並風風光光地前往聯合國萬國宮「告御狀」,其生活費以至是旅差費用是如何得來的?總不能已經二、三十歲的人了,還在厚著臉皮地「啃老」吧?
  昨日一則「馮家亮控張樹堅涉何超明貪瀆案」的新聞,使人豁然開朗,原來這些「職業社運家」的部分使費,竟然與轟動兩岸四地的「何超明貪瀆案」交葛在一起,亦即是間接地來源於「何超明貪瀆案」的贓款!倘馮家亮的檢舉,獲得檢察院接納並立案偵查,繼而起訴,而法院在開庭審理後,以法律為準繩,以事實為依據,裁定馮家亮所檢舉的案情屬實,那麼,這些「職業社運家」們此前所有打著各種漂亮的旗號批評特區政府的行為的正當性,就將轟然坍塌;此後他們所進行的各種「凡政府必反」的活動,也將缺乏毫無可信性及說服力,「新澳門學社」的招牌,也將是鏽跡斑斑的廢鐵。就像曾經被他們吹噓為「反貪英雄」的何超明,在揭開其華麗外衣之後,竟然是執法違法,毀損特區司法機關形象和尊嚴的「巨蠹」那樣。由此而言,作為創社元老的區錦新毅然退社,是明智的選擇,超越了此前被人們視為「個人權爭」的範疇。
  這宗「馮家亮控張樹堅涉何超明貪瀆案」的來龍去脈是,據報導,法律及社會事務學會主席馮家亮昨日前往檢察院,檢舉「何超明案」中曾為檢察院提供服務的二判商、博多電子用品負責人張樹堅,稱其就相關共犯案到初級法院作證時作假證,及行賄何超明及相關主管人員,藉此獨攬檢察院工程項目,有行賄公職人員罪之嫌。馮家亮另要求檢察院調查張樹堅承接一項價值三千萬及其追加項目的交通事務局工程時有否違法。
  聲稱為「新澳門學社」資深社員的馮家亮亦懷疑,張樹堅涉嫌以非法所得金錢行賄部分「新澳門學社」的領導機關成員,以達到控制「新澳門學社」領導層的目的。因此,他除向檢察院檢舉外,亦計劃到廉署檢舉相關人員觸犯私營部門受賄罪。
  而緊接著,「新澳門學社」發表聲明,認為馮家亮有關針對「新澳門學社」現任和前任領導成員發表所謂「受賄」及「行賄」的指控毫無事實基礎,純屬誣告和抹黑。因此「新澳門學社」將向檢察院檢舉有關人士涉及「誣告罪」。
  一方面,由於《澳門基本法》揭櫫了「無罪推定」的原則,另一方面,由於馮家亮與「新澳門學社」及其附屬媒體《愛瞞日報》之間有著某種私人恩怨,尤其是「新澳門學社」昨日聲明中所指的一宗「誹謗罪自訴」官司,因而馮家亮昨日到檢察院檢舉「新澳門學社」監事長張樹堅「涉何超明貪瀆案」的案情本身,留待初級法院開庭審理並作出裁決,筆者不擬置評。
  不過,趁著現在此案尚未進入司法程序,亦即沒有所謂「干擾司法公正」的問題,我們仍是願意談一些看法。
  其一、是「反對派」經常振振有詞的「官商勾結,利益輸送」,原來真的是有那麼一回事,只不過是事實正好與他們所指的相反,而是有公權力機關而且還是作為「政權機器」的司法機關——「官」,有人與以「商」作掩護的「民主派」勾結,並進行「利益輸送」,為這些專門反對「一國兩制」,反對特區政府的「民主派」「輸血」,端的是「官政勾結,利益輸送」。實際上,已經被終審法院判決濫權、巨額詐騙和洗黑錢等一千多項罪名成立,合共判囚二十一年的前檢察長何超明,不但是自己受賄,而且也反過來賄賂「民主派」,以透過由其兄長控制的公司,間接向「新澳門學社」「泵水」,以維持該「民主派旗艦」的部分運作費用,及供養某鼓吹「公投自決」的分離分子。實際上,張樹堅的公司實力不大,技術資質不高,卻能獲得來自檢察院對技術要求較高的工程,而何超明的兄長又是一介商人,卻願意將口中的「肥肉」「吐」出一部分,為何兩者之間竟然可以勾連在一起?看來這已經不是他的「商業行為」,而是何超明的「政治需要」。
  實際上,坊間早就傳說,那些「職業社運家」之所以能夠不事生產也活得有滋有味,並有充裕經費從事各種「反政府」活動,其中部分經費可能是來自某些公權力機構巧立名目的「資助」。可以說,是檢察院間接外判給張樹堅的工程款,不但使他可以成為「新澳門學社」的「金主」,從而控制了該「民主派旗艦的所有行為,而且也順帶解決了某些「職業社運家」的「生計」問題。但仍未能完全說明問題,因為「新澳門學社」的現任理事長,並非該公司的職員,卻仍能不事生產卻生活費無憂,「狗上瓦坑有條路」,應該繼續追查下去。
  從馮家亮昨日檢舉的內容看,除了來自前檢察長何超明之外,還有交通局。後者不涉司法權力,只是一個普通的行政管理部門。雖然掌握了部分專有特權,如停車場、咪錶、紅綠燈的管理權,及掘路的批准權等,但與張樹堅所在公司的業務的關聯度不大。因而估計「官政交易」的機率較低,很可能是出於「買佢怕」的主動性「防禦」行為,甚至是被動性地應對「政治勒索」。但即使如此,也不符合習近平主席所提倡的「政治擔當」。這是否導致前任局長辭職的其中一個原因?值得思考。
  其二、何超明與「民主派」的「官政勾結,利益輸送」,已經產生了某種負面政治後果。本欄曾多次批評,當澳門警方為了維護社會秩序,將違反《集會權及示威權》法律的「反對派」移交檢察院偵查時,後者卻以「歸檔」處理。但卻對維護國旗尊嚴,及維護行政長官選舉公正公平進行的人士,濫用司法權力予以立案偵查。其實,這還是「小菜一碟」。幾年前「維基解密」揭露,美國前駐港澳總領事楊甦隸,就根據澳門一些「民主派」人士的說辭,向美國國務院發出密電,認為何超明是澳門特區行政長官的「最佳人選」。而就是這位楊甦棣,對透過選舉顛覆了國民黨在台半個世紀的政權的陳水扁讚賞不已,並聲稱陳水扁是他「最親愛的兄弟」,陳水扁則「投桃報李」,向他頒贈「一級雲卿勳章」——這是台灣當局一九七九年與美國「斷交」後,台灣當局首次向美國官員頒授勳章。也是這位楊甦棣,在出任駐吉爾吉斯大使時,策動了當地的「顏色革命」,顛覆了該國的合法政權。因此,楊甦棣根據澳門「民主派」的說辭,向美國國務院報告何超明是「最佳行政長官人選」,其「司馬昭之心」是什麼?也就可想而知。
  實際上,在第三任行政長官選舉時,時任中共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習近平,拍板支持崔世安參選行政長官,並獲中央通過。而不在中央辦公桌案頭的何超明,卻聲稱他的參選是得到「中央支持」。當時人們就很納悶:難道有「兩個中央」?現在回頭看,與他同屬「政法系」的周永康,當時也是中央領導人,只不過是不管港澳工作。現在的發展態勢不是很清楚了嗎?
  善良的人們,可要清醒了。如果讓受到何超明間接資助的激進青年,透過包括民主選舉等方式,獲得澳門特區的各項建制權力,澳門特區將會淪落成什麼樣子?香港特區立法會和台灣「立法院」的亂象,就是活生生的鑑誡。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8-18 05:19:2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