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楊甦棣之「跳」看遏制「別動隊」之必要

  「說曹操,曹操就到」!本欄昨日才提到,當年「維基解密」揭露美國前駐港澳總領事楊甦棣,根據澳門一些「民主派」人士的說辭,向美國國務院發出密電,認為何超明是澳門特區行政長官的「最佳人選」的往事;而在昨日,楊甦棣跑到台灣,以前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前主任的身份,出席台灣親綠色智庫「台灣智庫」舉辦的「建構亞太新局下台美關係新架構」論壇。在會場外,楊甦棣接受媒體訪問,聲稱黃之鋒等人的被香港法院判處入獄,使他對於香港的情勢,「覺得很糟」,香港人不相信他們有未來,而香港回歸才二十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已經「踐踏」了鄧小平設計的「一國兩制」制度,這也告訴台灣,中國是「不可信任」的。楊甦棣此語,不得瘋狂詆毀「一國兩制」,而且還惡意攻擊國家主席習近平。無他,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國執政黨中央,領導全黨全國清除了「和平演變」的政治、思想、組織基礎,並在香港特區的捍衛國家主權、領土的統一、完整及安全的鬥爭中,打贏了第一仗。這當然是讓以「顏色革命」為手段,催發一些國家實行「和平演變」,顛覆當地合法政權的「老手」楊甦棣,氣昏了頭。
  實際上,香港法院上訴庭對黃之鋒等人作出的判決,雖然是打在黃之鋒等人的身上,但卻是痛在楊甦棣的心中。因為就是這個黃之鋒,正是他刻意培養的「顏色革命人才」。據英國《衛報》等媒體報導,黃之鋒在二零一二年反「國教」一役中「衝鋒陷陣」,「一戰成名」,被某些勢力吹噓為「明日之星」、「可造之才」。因此,美國人就向黃之鋒招手並計劃將賭注下在黃的身上,要把黃之鋒捧成反對派的「耀眼新星」。二零一二年八月,時任美國駐港總領事楊甦棣,與黃之鋒父親黃偉明、公民黨主席余若薇四次開會,每次長達三小時,討論如何更好地「栽培」黃之鋒等。二零一二年十一月,美國駐港某機構負責教育的官員Tin Dalton與黃之鋒餐聚,探討黃之鋒赴美留學及申領獎學金問題,為倘黃之鋒因為從事「反對」活動而荒廢學業作出「補償」。美國人還涉嫌向黃之鋒「大灑金錢」,二零一二年十一月,「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臨時撥款十萬美元,通過「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葉寶琳交給黃之鋒,作為活動經費。二零一四年三月,美國勢力又通過「陳某某」交給黃之鋒一百六十萬港元。為了讓黃之鋒「義無反顧」地在反中亂港的道路上扮演「馬前卒」,美國勢力還為他的「發展」做了精心的設計和部署。除了是邀請黃之鋒和「學民思潮」的骨幹分子到來港停泊的美國軍艦上參觀,還讓美國海軍陸戰隊員教授其格鬥術,為其孱弱的身軀「充電」和「壯膽」﹔並通過「民主基金會」向黃之鋒承諾,如他被警方檢控,將獲安排全額資助赴美英留學等等,早就為黃之鋒安排的「後路」。
  因此可以說,黃之鋒等人就是楊甦棣及其背後的美國某些敏感機構所豢養的一群「另類顏色革命別動隊」。而如今他們不但被判刑,無法按照其幕後「黑手」的計劃進行各種破壞「一國兩制」的活動,而且還被判處予五年內不得參加選舉活動的附加刑,完全打亂了楊甦棣籌劃的透過參加選舉,混進立法會等建制機構,以「孫悟空鑽進鐵扇公主肚子」的戰術,實行「顛覆香港一國兩制」的戰略計劃,當然氣得「生蝦咁跳」。
  其實,楊甦棣在澳門也是劣跡斑斑。他在就任美國駐港澳總領事後,一反過去歷任美國駐港澳總領事不談澳門事務的老傳統,經常就澳門事務說三道四。比如,他在抵港履新後才不久,美國發表的《年度國別人權報告》,就首次對澳門特區的人權狀況指手劃腳。其所指責的「最明顯的是限制公民改變政府現狀的能力」,言下之意就是要號召澳門居民「起義」推翻特區政府。又如,在何鴻燊家族「分產風波」鬧得最烈之時,楊甦棣趁機跑來澳門,向特區政府施加壓力,要求盡快批出在美資賭場金沙第六、七期的外勞名額,引發美國政府支持美資博彩業乘何鴻燊「分產風波」之機,爭奪「賭王」地位及增大在澳門博彩業所佔份額的聯想。而在他二零一零年二月上任後,澳門當年的「五一」遊行就隨即變味,變成了類似「顏色革命」的街頭騷亂,也出現了許多怪異現象,甚至還發生了以栽贓陷害的方式,製造「銀河假招工」事件,來作為發動抗議遊行的藉口。由此看來,美國並不滿意澳門特區的平靜穩定,特意向港澳派來曾在其於美國駐吉爾吉斯大使期間發生 「鬱金香革命」的楊甦棣當總領事,非要澳門也來一場激烈的吉爾吉斯式的「鬱金香革命」,或突尼斯型的「茉莉花革命」不可。
  尤其是在對澳門特區行政長官人選的議題上,楊甦棣就高度關注並很活躍,頻頻跑來澳門,並一頭紮進反對派人物的懷抱中。而澳門「反對派」人士出於對「商人治澳」、「公務員治澳」這些偽議題的偏見,提出「法律人治澳」,因而對楊甦棣說了「反對崔世安」,並聲稱何超明才是他們心目中的「最佳特首人選」。楊甦棣將之當作是「澳門主流民意」,按規定向美國國務院遞交了報告。但意想不到被「維基解密」揭露了出來。這讓中央警覺,出於「凡是敵人擁護的」思維定勢,對被美國人推薦並肯定的「最佳人選」產生疑問和戒心,擔心倘果被他當選行政長官,澳門特區政權就將被「反對派」所挾持。而從當時每當澳門警方為了維護社會秩序,將違反《集會權及示威權》法律的「反對派」移交檢察院偵查時,後者卻以「歸檔」處理的情況看,果然是「合作愉快」。
  從楊甦棣在澳門的活動軌跡看,他要向澳門引進其在吉爾吉斯等地獲得成功的「顏色革命」,並結合澳門的實際情況,分做兩步走,其一是針對行政長官人選,其二是扶持「別動隊」。而前一部分,還要「溯及既往」,發動對何厚鏵的「抹黑戰」。這是因為,何厚鏵在卸任行政長官前,排除萬難,毅然為《澳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發動群眾進行諮詢,包括將前來澳門搗亂的外來勢力拒絕於「區門」之外,堅持完成《維護國家安全法》的立法工作,為包括抵禦外部勢力輸入「顏色革命」奠定了法律基礎。也正因為如此,才令楊甦棣及其支持的一些人那麼仇恨何厚鏵,每隔一段時間,就利用偵查歐文龍案的資料添油加醋,在香港拋出來。這些資料,包括「好友手冊」,都屬司法機密,只有參與偵查案件的司法機關才能知悉。究竟是誰洩漏?結合到上述背景,已是昭然若揭。
  「樹欲靜而風不息」。雖然大局已定,但卻仍有逆流暗湧。習近平主席曾經批評香港的某些法官,在審理「反對派」侮辱國旗的案件時,缺乏國家憲法和主權尊嚴的意識,予以輕判甚至是判決「無罪」的現象,並在今年「七一講話」中強調,「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是對底線的觸碰,都是絕不能允許的。」因此,這幾天香港法院就依法對黃之鋒等踐踏法律的犯罪分子判處較為適當的刑罰。而張德江委員長也要求澳門特區的司法官必然學習憲法和基本法。相信,本來就是愛國愛澳典範的澳門特區的司法官,更能全面準確地領悟中央的意向,堅決捍衛國家主權、領土的完整、統一和安全發展的利益,更能維護保持澳門長期繁榮穩定可持續發展的利益。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8-19 05:22:5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