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為選情不妙而實行轉移視線止血停損之舉?

  第六屆立法會選舉的競選宣傳期尚未「開打」相關的「間接」競選宣傳活動就已經此起彼伏。各種遊走於法律灰色地帶的宣傳及拉票活動,各式其適,五花八門。儘管立法會選管會制定了系列的指引及標準,被一些人指為有史以來「管制最嚴」的一次選舉,但「你有張良計,我有過江梯」,或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端的是讓人眼花繚亂,目不暇給,並驚嘆各路參選團隊,從鄰埠學到了不少選舉技巧以至是「奧步」手法。
  日前「新澳門學社」創社成員之一的馮家亮,到檢察院控告「新澳門學社」監事長兼「金主」張樹堅涉何超明貪瀆案」,對「學社前進」的選情造成了一定程度的衝擊。這究竟是「新澳門學社」「內訌」權爭的延續,還是「新澳門學社」新老成員之間為爭奪票源的選戰「互撕」手段?甚或是一宗雖然動機如此但在客觀上卻是具有某種程度的正義行為?就有待人們各自獨立思考。
  但不管如何,此一事態對「學社前進」的選情所造成的衝擊,是顯而易見的。因此,「新澳門學社」隨即發表聲明,認為馮家亮有關針對「新澳門學社」現任和前任領導成員發表所謂「受賄」及「行賄」的指控毫無事實基礎,純屬誣告和抹黑。因此「新澳門學社」將向檢察院檢舉有關人士涉及「誣告罪」。 
  但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高潮迭起。昨日,「新澳門學社」又跑到澳門日報大樓遞信,聲稱該報有關「新澳門學社」選舉部署安排的「不實報道」,已構成誤導讀者尤其是「新澳門學社」的支持者,並對「學社前進」的選情造成負面影響。因而行使《出版法》有關「答辯權」的規定,要求該報作出相應的處理。
  不過,與「新澳門學社」要控告馮家亮「誹謗罪」的氣勢洶洶相比,其昨日的所為就顯得「有氣無力」一方面,「新澳門學社」聲稱「學社前進」的選情已經受到相關報導的「負面影響」,構成對讀者的誤導,但另一方面,卻又只是要求按照《出版法》的相關規定處理,並呼籲該報多加注意、切勿重犯。
  其實,有關的報導即使是與事實有所出入,也不是甚麼大了的事。因為與「新澳門學社」平時的所作所為,尤其是以各種並沒有經過查證的材料,來攻訐特區政府相比,「小兒科」矣。「新澳門學社」不是終日價強調各種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尤其是民主自由嗎?總不能「只准『民主派』放火,不許新聞界點燈」,,對沒有惡意的一時失誤報導興師問罪吧?即使確實是有所出入,按照《出版法》,的規定予以平衡就是了。但也有一條,「答辯權」是由「新澳門學社」行使,亦即是由其撰寫「答辯」的內容,記者沒有自行代其「答辯」的責任。上不了網,上不是線,即使是告到法院,也構成不「誹謗罪」。因此,這只不過是小題大做。
  但為何「新澳門學社」仍然要上演這齣「大龍鳳」呢?因為自從馮家亮控告張樹堅後,「學社前進」的選情就大受影響。以前由「新澳門學社」佔領道德高地的互聯網及自媒體空間,整個氛圍都扭轉了過來,變成鞭撻「新澳門學社」的「拷問場」。這對缺乏嚴密組織網絡,全靠網絡作輿論動員的「學社前進」來說,極為不利其選情,在正式的競選宣傳期尚未開始,就遭到「反宣傳」。擔心會象當年周庭希的選情那樣,上不著天,下不著地。因此,「學社前進」急需尋找機會,進行「突圍反攻」。而就在此時,抓到了所謂「不實報導」的「辮子」,因而就籍此發難,借此實行轉移視線,並挽回損失。
     其實,正如此前「新澳門學社」屢試不爽的「搶占輿論高地」,以造成「先入為主」輿論態勢,充分發揮「一句頂一萬句」先機效益的效應,「馮家亮控張樹堅」一案,就恰好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讓「新澳門學社」陷於自己解釋「一萬句」,也無法消弭別人「一句」的困境。而且,此前人們所知悉的「新澳門學社內訌」,只不過是「內部家事」,即使全部屬實,也只是個人品質,與公眾利益的關聯度不大。而這次馮家亮控告張樹堅「涉何超明貪瀆案」,則是屬於公眾利益的大事,而且也揭露了這些「職業社運家」們此前所有打著各種漂亮的旗號批評特區政府的行為,因自己「其身不正」而缺乏的正當性,從而使得他們此後所進行的各種「凡政府必反」的活動,也將缺乏毫無可信性及說服力,「新澳門學社」的招牌,也將是鏽跡斑斑的廢鐵。更要命的是,可能會極大地影響「學社前進」的選情。實際上,「新澳門學社」指稱《澳門日報》的報導已經導致「學社前進」的選情受到「負面影響」,其實只不過是其選情受到「馮家亮控告張樹堅涉何超明貪瀆案」影響的「條件反射及「替代出氣孔」而已。
  實際上,這幾天互聯網及自媒體上的言論,對「新澳門學社」極為不利。
  而且,還有認真的網友Lee Aarony,對被馮家亮舉報的張樹堅、蘇嘉豪以及「新澳門學社」、學社御用報紙《愛瞞》關於何超明案的報道、評論,做了一個歸類統計,並對比了他們在歐文龍案上的態度、報道,結果有「不一般的發現」:自廉署宣佈何超明被捕之後,他們圍繞著何超明案的報道和評論的數量,大約上是《愛瞞》五十六篇,張樹堅三篇,蘇嘉豪三篇(包括一期電台節目),學社八篇。
  而自歐文龍被捕以來,涉及歐文龍案的相關報道、評論,《愛瞞》約四十餘篇(註:《愛瞞》是在歐文龍案發六年後才正式登記),張樹堅、蘇嘉豪、學社也分別約有九篇、四十二篇、二十一篇左右。可以看出,數量上,張樹堅、蘇嘉豪、學社以及學社御用報紙《愛瞞》明顯「輕何重歐」。
  而在態度上,更是一目了然。仔細梳理《愛瞞》的報道,發現比如《何超明法庭舉手高呼:我無收過一分錢,我要上訴,依單係冤案》、《何超明庭上交出十四人「推薦」名單包括「雙陳」親屬終院拒收惹質疑》、《何超明反攻?燒到現任檢察院領導》、《終審法院不受理前檢察長何超明提出的人身保護令請求》、《何超明出招!圖阻岑浩輝任審理法官》、《何超明被折磨式落鑊》等這樣的內容比比皆是,明顯在暗示何超明「被冤枉、被折磨、被打壓」以及何超明的「堅強」。從這些報道,似乎不是一個貪污犯在受審,而是一個「英雄」、「正直」的人「被冤枉」了。特別是,一篇名為《雄辯滔滔下的耐人尋味》,更是將《愛瞞》偏何護何超明的態度躍然紙上。
  而張樹堅則是除了發表《抹黑他人、不折手段》為自己辯護外,何超明案的其他內容一點都沒涉及,這與其在歐文龍案和其他社會議題上的活躍表現落差很大。蘇嘉豪關於何超明案的評論、報道,有兩個特點,一方面,除何超明爆出來的「介紹門」,而對何案最核心的工程判給違規、貪汙、利益輸送,則一概不評論、不分析、不轉發,畢竟「介紹門」不牽涉何。另一方面,其在某日的Facebook節目中,以「何超明庭審充滿怨懟」為主題,表達了何遭受的「委屈」,讓人明顯感覺蘇在為何洗罪。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蘇嘉豪為何超明辯解,「佢喺任內(表現)都叫做中規中矩,甚至聲望都唔錯」。而對於歐文龍,蘇嘉豪就沒這麼多顧慮了,天馬行空,四處牽涉,甚至能將歐案與澳門政制相聯繫,時至今日,仍時不時重提歐案抨擊政府,連外出旅遊回澳,剛下了飛機,都不忘提一句,「機場對面涉及歐文龍貪汙案的豪宅遺址」。
  為此,Lee Aarony指出,從報道、評論上來看,無論是數量,還是取態,明顯可以看出張樹堅、蘇嘉豪、周庭希、學社、《愛瞞》對何超明的偏袒和顧慮。按照他們標榜的一貫態度,面對如此大貪,理應窮追猛打,不應該是如此表現,實在讓人詫異!難怪學社元老、前資深社員湯某都話:有一事,我始終不明白。某人當時身為某社副理事長,三軍總元帅,最重要的,是當時理事長的僱主,卻可以連年獲得數以千萬元計的政府合約,而且似乎是不經開標的。
  「新澳門學社」與何超明的「官政勾結利益輸送」關係,不是昭然若揭了嗎?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8-22 05:40:0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