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清除蛀蟲把好國門和特區區門的安全關

  警鐘長鳴!治安警察局繼去年一月及今年五月,共有九名警員涉及兩宗受賄濫權案,協助非法入境者大搖大擺經口岸入境被捕後;司警日前再次破獲一宗同類型案件,拘捕兩名於蓮花口岸當值的出入境事務廳警員。據警方案情透露,有關警員涉嫌自去年十二月起藉職務之便,收受偷渡客賄賂,安排在內地及澳門用專車接送偷渡客經蓮花口岸邊檢車道非法進出本澳,每次收取費用一萬至三萬港元,至少受賄七次,收受利益約三十萬港元,司警指初步相信本案與之前同類案件無關連,而兩名涉案警員也供認犯罪。
  治安警察局回應事件表示,對兩名警員涉嫌違法表示痛心,並重申一直重視警務人員的行為操守,對有關違法者必定秉公處理,絕不姑息。又指會積極全力配合司法警察局,於兩局合作下共同展開調查,並依法追究違法者之紀律責任,嚴肅處理有關涉案人員。同時將再深入全面檢討有關工作流程及指引,責成屬下各部門加強監管,制訂措施堵塞漏洞,以免同類事件再次發生。
  保安司司長黃少澤也回應表示,對於再有警務人員知法犯法、涉嫌利用職權實施犯罪活動感到非常痛心,已即時指示司法警察局深入開展後續調查,以及要求治安警察局對涉案警員依法嚴肅處理,並且須全面檢討人員的紀律監督和工作流程的監管,以更加有效堵塞漏洞;同時,轄下所有部門亦應以此為鑑,注重加強警隊管理。他重申,對任何違法違紀行為,保安當局絕不容忍,絕不姑息;一旦發現及證實有人員違反法律和內部紀律,定必嚴懲不貸。絕不容忍、姑息違法違紀行為,且全面檢討人員的紀律監督及工作流程,堵塞漏洞。
  治安警察局出入境事務廳連續有警員涉嫌執法違法,收受賄款私放無證以至是被禁止入境人士,在正式的入出境通道放行其入境的事件,令人痛心疾首。此前,本欄曾經為出入境事務廳及其前線警員,拒絕所持台灣「護照」上加貼「台灣國」貼紙的台灣旅客入境澳門,點個大大的「讚」。並認為出入境事務廳對自己的業務,不但是專業知識嫻熟,而且也具有足夠的政治敏感性,因而建立了高度的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統一、完整、安全的意識,對「台獨」勢力所耍的各種花招保持高度的警覺,平時就注意各種資訊及進行調查研究,並及時地將各種相關資訊及指引下達給前線警員。而那位當值警員在接到上級的指引後,更是保持高度警覺,在某台灣婦人持貼有「台灣國」貼紙的「護照」辦理入境手續時,拒絕其入境,即使她向有關機構打緊急急難救助電話求救,也嚴厲執行相關指引。這就充分證明,包括出入境事務廳的警員在內,廣大警員不但是政治敏感度有了足夠的提升,能夠及時地察覺及恰當地處理各種違規的情況,而且也能堅持原則,鐵面無私,不受任何影響。因此,那位婦人雖然可能在桃園機場出境時,耍了花招,未有使用貼紙,而混了出境;但在入境澳門時,以為澳門出入境管理部門不瞭解相關情況,或是欺負澳門的警員「未見過世面」,就公然在其「護照」封面上加貼「台灣國」貼紙,以為可以混過關。豈知澳門警員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將「台獨」標識攔阻於區門之外,堅守了一個中國原則,維護了國家主權、領土的統一、完整和安全。
  此後,又數位台灣居民持憑貼有「台灣國」貼紙的台灣「護照」,意圖在澳門「闖關」入境,均被治安警察局出入境事務廳的前線警員拒絕入境,以自己的實際行動捍衛了一個中國原則,維護國家領土主權完整。
  但與此同時,出入境事務廳卻也有極為個別的警員,卻藉著職務之便,收受偷渡客賄賂,安排其在正式的出入境通道非法進出本澳,損毀出入境事務廳及其警員的形象及職業尊嚴,部分抵消了其同事抗禦「台獨」企圖混進澳門的功績。雖然兩者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不能混淆,但更不能輕怠視之。實際上,現在澳門特區面臨的偷渡形勢,與過去相比,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綜合原因,其一是內地經過三十多年改革開放,居民生活水平大為提高,甚至有部分「先富起來」的群體,其生活品質比澳門居民更好,因而失去了偷渡來澳門以改善生活條件的動力。其二是開放內地居民出境旅遊,他們要來澳門旅遊相當方便,可以光明正大地從各口岸合法出入境,又何須去冒偷渡這個險。其三是澳門特區的身份證明制度嚴謹完善,而且特區政府而且打黑工態度明確,偷渡者來澳後無法正常定居及工作。其四是澳門工業北移,不再需要大量的非技術工廠工人,曾經在各工廠活躍的廉價勞動力現象消失,而且開放輸入勞務政策,內地居民要到澳門打工賺錢,無須偷渡。
  因此,現在偷渡入出境的內地居民,出現了新的情況,一是身著Prada時裝,手提LV皮包,腰上繫著愛馬仕腰帶,動輒十多萬元的行頭的偷渡客,屢見不鮮。其中不乏活躍於各賭場的「大豪客」,但也有混跡於各豪華酒店的「北菇」。二是還有一種「逆偷渡」(在內地稱為「內潛」)的情況。過去,人們從內地的文藝作品中,看到的「逆偷渡」,多是派遣進內地進行破壞或情報活動的敵特分子;現在卻是有些豪賭客,因證件過期等各種原因,而非法越境返回內地。三是因為觸犯澳門的法律,被澳門法院或警方裁定禁止入境者,為了來澳門參賭或其他「業務」,而非法入出境。
  其實,現在的偷渡者,非法越境可能還有其他更複雜的原因,最值得警惕的是如下幾類人員:其一是在中央加大反貪力度後,不排除會有正在受到調查的貪官潛逃出境,以逃避法律的懲罰;其二是中央開展打擊地下錢莊的鬥爭後,貪官們要洗黑錢及將之流出境外,極為不便,可能會利用偷渡的方式將之偷運出境;其三是恐怖組織人員要境外參加「聖戰」,但因內地加強對各口岸的監控,他們要從正式渠道出境不易,就改為偷渡。
  盡管澳門並非是上述人員偷渡出境的主要通道,但在其他通道都已加強邊控之後,不排除也改經澳門。實際上,澳門三面環海,海岸線長,警方人手不足,難以做到「銅牆鐵壁」;而唯一不沿海亦即陸地接壤的地區,目前正在進行港珠澳大橋珠海連接線工程,填平了鴨涌河,偷渡者非法越境人員較為容易。
  而內地的「疆獨」勢力與「伊斯蘭國」的關係漸密,一直意圖非法出境,參與「伊斯蘭國」的活動。但由於新疆防衛嚴密,部分維族青年就選擇經廣東、廣西或雲南偷渡出境,偷渡到「伊斯蘭國」在東南亞的分支,例如印尼、馬來西亞等,並以其為跳板,前往敘利亞等「伊斯蘭國」的地盤。而澳門有為數眾多的印尼僱工,他們中就有不少人信奉伊斯蘭教,這就可為某些「疆獨」分子「遷徙聖戰」的便利條件,進行潛伏掩護。我們並非種族歧視,但不得不防範可能會有個別人「聖戰」戰士提供有利條件。
  加強出入境管理,不單止是事關公共安全,而且更是事關國家安全。包括制止內地貪腐分子外逃,也包括防止敵對勢力內潛外逃,更包括反制清洗黑錢,尤其是避免被外國機構指責澳門反洗錢「不力」等。因此,澳門特區警方必須配合好中央的各項鬥爭措施,包括反貪、清查地下錢莊及堵截資金外流,以及防堵國內外「疆獨聖戰者」合流,抓緊反偷渡的鬥爭。把好「國門」和「區門」,就是神聖的責任。
  而在揭發了出入境事務廳有不肖警員參與組織偷渡犯罪活動後,這個鬥爭的態勢就更為嚴重及複雜。黃少澤司長和治安警察局的表態是對的,但不能只流於「口號」,而必須要落於實處,抓緊對出入境事務廳以至整個警務隊伍的教育整頓。希望黃少澤司長能將他對司法警察局隊伍「革新」的經驗,推廣到整個紀律部隊去。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8-23 05:02:4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