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在危機處理中要思考適度突破既有思維

  澳門遭受「天鴿」襲擊,損失慘重,引發關注;而澳門官民警消醫護各界奮勇救災善後,守望相助的事蹟,更是傳揚各地。新華社、中新社、《人民日報》、《南方日報》等中央和內地媒體,大幅報導,並為澳門特區打氣鼓勁。澳門中聯辦主動與廣東電網聯絡,要求其盡快克服困難,搶修受損設備,恢復對澳門特區的正常輸電,及員工自發利用午休時間出來清理街道,體現了「我也是澳門人」,「為澳門繁榮穩定多做貢獻」的精神。
  值得注意的是,台灣陸委會主委張小月,昨日在與媒體進行「七夕中國情人節」及「九一記者節」茶敘時,嚴肅鄭重地表示,「天鴿」颱風重創香港與澳門,帶來災害,澳門死傷情況嚴重,陸委會代表政府表達關心與慰問,希望災民生活早日恢復正常,如果有需要協助地方,我們樂意提供協助。筆者在現場親耳聆聽到,頗為感動。這種不涉及政治,而是民生領域的人道關懷,體現了善意,有利於推動澳台之間的民間社團交流,點點滴滴積累善意,作為彌補官方活動「停擺」的補償,符合「兩岸一家親」及「錢七條」的精神。
  澳門特區的救災善後第一線人員,尤其是警員、消防員、醫護人員、民政總署人員,繼「天鴿」襲澳當日冒著危險進行搶救之後,昨日又在家中也受到程度不同的災害的情況下,大公無私,顧全大局,克服疲勞,繼續作戰,搜救失踪市民,清掃路障雜物,被人們讚譽為澳門特區「最可愛的人」,獲得社交媒體如山般的按贊及誠摯的敬禮。
  而廣大澳門居民,也是弘揚了澳門「人情味濃」的優良傳統,除了有個別黑心商人抬價謀取暴利之外,更多的是義賣以至是捐水贈放飯,各團體、個人自覺地進行義工服務,參與清掃路障等,體現了守護相助的精神。在已經商業化的今日,仍然有著當年的純樸厚德。他們都明白到,這是半個世紀一遇的天災,不應怨天尤人,不如行動,自助助人。體現了成熟的一面。
  有人以「酸溜溜」的心態,諷刺其中一些進行義工活動的團體,是「選舉效應」。其實,這些社團平時就做了大量服務市民的工作,在同胞遇到困難時,更為忘我地投入義工服務而已。退一步來說,即使是可能會在客觀上收到「拉票」之效,這總比只懂得尖酸刻薄諷刺別人的勞力要好得多。而且相信,其實那些喜歡「耍嘴皮」及「敲鍵盤」者,倘能有此種實質行為,其所能收到的「拉票」實效,可能比這些社團更強。但是,這些人卻是硬生生地流失了一個將可改變人們對其的固有印象,以利於開拓性票源的極為難得的好機會。
  特區政府各部門繼前日推出多項救災善後的措施後,昨日更進一步,作出更多更有誠意的危機處理舉措。行政長官率領在澳的政府高官召開新聞發佈會,與相關官員代表共同介紹颱風「天鴿」風災善後工作,保證盡快恢復城市秩序,扶助受影響的商戶、市民,盡一切努力將傷害減至最低,用最有效的方法幫助市民重建生活秩序。崔世安在新聞發佈會前,率領一眾出席的官員為「天鴿」風災不幸遇難的人士默哀一分鐘,並表示已批准氣象局局長馮瑞權因私人理由向他提出的辭職請求。澳門基金會代主席區榮智宣布了兩項緊急措施,為颱風受災居民提供援助,整體預算約十三點五億澳門元。各相關部門負責人也分別就中小企業救援、工務、供水、供電、清理街道、醫療及社會支援等方面的颱風善後工作進行介紹。總之,危機處理的效率和品質,有了較大的提升。  
  不過,也暴露出不少問題,而且還集中表現在習慣於安逸環境,缺少居安思危意識,因而在遭逢五十年一遇的重大天災時,仍然以過往處理「小打小鬧」危機的思維定勢,及採用相應的操作手法。因而儘管在主觀上有良好的動機,但所收實效卻是與之並不統一,甚至在某種程度上還形成「反效果」。
  其一、是過於沉湎於澳門是「蓮花寶地」的認知,因而即使是有作出應對危機事件的預案,也是停留於在「蓮花寶地」上發生意外的層次,未能因應當今澳門本身急速發展可能會提示倘有的意外事件的「級數」,及周邊各種極端勢力發動突襲事件的最新態勢,與時俱進地調整及提高應變預案的層級。實際上,從這兩天民防工作的效率及品質表現看,就顯出仍然是以應對普通颱風的級別來操作,因而就顯得準備不及,措手無措。儘管前線警員、消防員、醫護人員、民政總署人員疲於奔命,其精神固然可敬可嘉,但收效與他們的艱辛付出卻不成正比。如果是以「五十年一遇」的餘案來應對,可能會效益加倍,前線人員就更有成就感,而且也不用過於疲備。
  其二、仍然是以「按章操作」的心態工作,缺乏危機思維及靈活「執生」手段。比如氣象台的預測,仍然未能吸取以往的幾次教訓,還是強調一大堆「死」的數據和已經被證實不適宜的計時記錄方式,而沒有根據隨時發生的變化,進行靈活的調整。這次「天鴿」威力之猛,固然是有著「近岸增強」的因素,但只要能夠堅守責任制及崗位,就可避免發生經常的誤判。這種「只顧埋頭拉車,不顧抬頭看路」的工作作風,已經不適宜今日千變萬化的時勢。當然,如果是擔心懸掛八號風球會影響賭場運作,那就是已經超出氣象局長責任的範疇,是政府政策的問題,為了GDP而不顧另類意義的「青山綠水」。
  其三、各級官員仍然存在著「九龍治水,各管一攤」,「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心態。尤其是在「天鴿」正面襲澳的關鍵時刻,只有行政長官崔世安和社會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以及屬於民防工作機制的負責人「身先士卒」,其餘的在澳官員,未能出面「安民告示」以安定人心。倘昨日的「大龍鳳」是在前日上演,可能效果更好些。
  其四、現行機制已經無法適應當今發展的情況,而且還將會在粵港澳大灣區的運行中遇到更大的障礙。實際上,從珠海等地的內地媒體報導看,是出動大量武警部隊,幾百公里奧援,廣東電網從其他城市抽調派近千名工程人員,集中到珠海搶修輸電線路。而澳門本身的應急人員就較少,即使是全部出動也無法應對如此嚴重的災情。礙於「一國兩制,根本不可能像珠海那樣,可能調度外地的武警及工程技術人員。有網民心急,建議特區政府請求駐澳解放軍出動救災。這個主意當然不錯,但卻又未到《澳門駐軍法》所規定的向中央政府請求解放軍出動的層次。
  就以不少住宅的玻璃窗破碎的搶修,單靠澳門自己的技術人力資源,看來沒有幾個月都無法完全修復。是否由澳門中聯辦與特區政府商討,經請示中央批准後,以「特事特辦」的方式,一次過調度內地的專業隊伍,進行總承包處理。相信,今次將不會遇到甚麼「反對輸入外勞」及「貨比三家」的噪音。
  「一國兩制」及「澳人治澳」發展到今日,是應該到了「與時俱進」,根據形勢的發展,突破既有思維定時,尋求新的飛躍的時候了。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8-25 05:43:0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