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痛定思痛謀對策 亡羊補牢應超前

  既可以說是「吃一塹,長一智」,也可說是「痛定思痛,亡羊補牢」,在經歷了「天鴿」襲澳引發慘重災情的深刻教訓之後,特區政府成立了類似頂層架構設計的「檢討重大災害應變機制暨跟進改善委員會」,其宗旨是協助特區政府檢視、制定應對重大災害的危機處理方案,包括改善氣象預報,加強民防工作統籌及信息發佈等工作,並制訂改善方案,提出未來應對危機處理的整體規劃,以加強對危機處理的協同效應,尤其在統一規劃、行動及發佈信息,以提高應對危機的能力,有效保障居民生命財產安全及維護社會和諧穩定。委員會成立後,隨即召開全體會議,委員會主席、行政長官崔世安指示各成員必須因應各自範疇的職能盡快作出檢視,具體工作包括各司轄下部門檢視自身在颱風前、中、後期的職能,其中運輸工務範疇必須全面檢討公用事業及基礎建設。崔世安還指出,五位司長應該充分聽取社會各界對「八二三」風災善後工作及檢討重大災害應變機制的意見,吸納可行建議,作為政府日後進一步強化應對重大災害機制的參考。隨後,崔世安分別慰問民防系統各單位,感謝他們在這次救災工作中做出的重大貢獻。各相關司長也與所對應的社團召開會議,徵求對這次救災工作的意見及對今後跟進改善的建議。予人的感覺,這次真的是「動」了起來了。
  習近平主席以及澳門回歸後歷屆中央領導人都告誡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必須「居安思危」,強調澳門要考慮長治久安,居安思危,解決在發展過程中不斷顯現的深層次矛盾和問題,探索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路子,繼續改善優化澳門的經濟發展結構,實現澳門持續發展,需要特區政府和澳門社會各界繼續努力。當時,人們還是將「居安思危」理解為,必須防範因博彩業發展過熱而形成的單一經濟,對國家安全和澳門特區的經濟安全造成的威脅,而沒有注意到其他範疇的潛在危機。經歷了「天鴿」的蹂躪之後,終於促使包括特區政府當家人在內的全體澳人,將視野擴寬,將思維收細,把防範及應對「潛在危機」的定義範疇,擴延到整體評估澳門特區政府現行各級危機處理機制的功能,加強研究社會上對危機意識的關注度;制訂改善方案,尤其包括統籌危機與安全意識的教育、協調日常預防機制、保障基礎建設正常運作、提高氣象預報的及時性和準確度、統籌信息發佈,以及增強民防、治安、救援的能力;評估危機發生前的預防、危機發生過程中的處理、危機善後工作安排及未來改善規劃;促使資源合理分配,協調政府與民間在危機處理上的人、物及財務安排;制定危機處理的總體規劃,監督規劃的落實和評估規劃執行的成效;策劃危機處理的分級機制並制定相關指引,規範相關執行部門的職責和工作目標;統籌應對危機的基礎設施的整體規劃和建設等方面。
  實際上,過去由於澳門的運作及發展大平順了,使得人們沉淪於「蓮花寶地」的思維定勢之上,認為澳門就像過去戰爭年代,戰火不會燃燒到澳門那樣,各種危機也不會「光顧」澳門。一些人認為特區政府已經做了大量工作,包括制定了《五年發展規劃》,現在是「船到碼頭車到站」,可以歇口氣了。只需按照既定的規劃去做就可以了,無需提出新的舉措。尤其是在《土地法》的問題上,從高到低都只一味強調「依法行政」,而沒有考慮其中的某些規範並不適應現實,甚至與基本法所揭櫫的「行政主導」原則相扞格。在幾宗與《土地法》相關的官司都顯示,該法律的某些規範並不合理,導致當事人的合理權益得不到法律的保障。但在終審法院院長岑浩輝提出涉土地官司是「政治事件司法化」,暗示《土地法》如不根據實際情況進行調適,還將會有更多的失格官司造成不公平之下,仍然對《土地法》中不盡合理的規範無動於衷。 
  何況,今日已經不同往日,國際形勢千變萬化,各種極端組織無孔不鑽,就連此前是太平世界的巴黎、倫敦等國際都市,都已有極端組織進行恐怖襲擊活動。而澳門也有不少穆斯林裔外勞在務工,難保其中一些人不會與「伊斯蘭國」有某種聯繫。而由於溫室效應,世界各地的天氣也呈極端化演變,地質災害更是無日無之。澳門雖然並不位於活躍的地震帶,但卻瀕臨海洋,倘太平洋深溝發生地震型海嘯,澳門將難以倖免。而澳門自己及周邊地區的填海造地活動,改變水流生態,形成類似杭州灣生成「錢塘潮」的「喇叭口」效應,再加上珠海前山水閘阻擋大潮吸納消散,導致每逢天文大潮時,內港都「水浸豬籠」。其實今次的「洪災」,就是平時「水浸豬籠」的多倍「升級版」,在「天鴿」風力與天文大潮的疊加效應下,水位升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由此,以往設想計劃的各種「攔水方案」,即使是已經建成也將無能為力,必須有更超前的設計。或許,可以結合「都市更新」,以「破舊立新」的手段,徹底改造內港一帶。在今次血的教訓之下,相信人們將會較易接受。
  誠然,特區政府並非沒有注意「居安思危」,其實也做了不少工作,從《五年發展規劃》到各種具體項目的規劃,都有所涉及,但遺憾的是「淺嚐即止」。比如,《澳門幸運博彩經營權開放中期檢討》就缺少了「居安思危」和「增強憂患意識」的內容,未對取得澳門正副賭牌的某些美資博企,過去長期以來與美國的情治機構的關係極為密切,甚至是聘請美國聯邦調查局的退休警員作其保安主管,嚴重威脅我國的國家安全;及在前幾屆的美國總選舉過程中,有的美資博企從頭到尾,亦即從黨內初選或正式競選,都深度介入,除了是解囊捐資之外,還參與了候選人的競選活動,等於是將美國的黨派鬥爭引進澳門,可能會引發與候選人所在政黨相對立的政黨的不快,或將會採取某些報復手段,從而波及澳門等問題,進行分析並提出應對之策。
  習近平主席在親臨澳門主持慶祝澳門回歸祖國十五周年活動,在提出「繼續奮發有為,不斷提高特區依法治理能力和水平」在內的「四點要求」之後,會見新一屆特區政府主要官員、檢察長時,要求他們在面對特區發展遇到的問題和可能出現的挑戰時,要勇於擔當、敢於碰硬,既要善於早作謀劃,提前化解風險,又要持之以恆、久久為功。其中的「善於早作謀劃,提前化解風險」,在遇到「天鴿」風災之後,更倍感真切。實際上,澳門特區社會現在仍然存在著某些深層次矛盾,其中一些矛盾還很尖銳。這些矛盾包括有:整體經濟發展與仍有部分居民分享不到其成果的矛盾,博彩業一支獨秀與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矛盾,人均「GDP」數據亮麗與貧富懸殊的矛盾,美資賭商帶來新技術與國家安全及澳門經濟安全的矛盾,博彩業展急速與內地打擊出境賭博活動的矛盾,負有保護「澳門歷史城區」責任與城市發展建設的矛盾,澳門嚴重缺乏各方面人才與勞工團體反對引進人才的矛盾,房地產業發展與舖租樓價急升損害中小企和居民利益的矛盾,「有為者無位」與「有位者無為」的矛盾,愛國愛澳事業薪火相傳後繼有人與年輕人「上流難」的矛盾,傳統愛國社團與新興愛國社團的矛盾,老居民與新住民的矛盾……。如果未能及時獲得妥適解決,可能就會成為「天鴿」式的危機事件。因此,籍著「天鴿」風災的發生,也就著「檢討重大災害應變機制暨跟進改善委員會」的成立,是應該痛定思痛謀對策亡羊補牢應超前的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8-30 04:43:07
返回